“借诗还魂”,飞花改诗几首

赵静端
2010-11-03 10:00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77  作者文集
  1、《茱萸》
  --飞花,改芷灵儿版
  一直,静候在九月的目光之外
  初夏那片草地上,绿白色的小花
  谁闻过,她飘零的清香?
  
  秋风,把我轻弹成一曲紫红的旋律
  从淡绿到深红,层层音韵之下
  你可知道,岁月
  在年轮上刻下多少印痕?
  
  九月,我终于
  落入你喧嚣的目光里。
  循一丝游弋的秋阳
  谁会,想起那首古诗里
  我的身影?
  
  附芷灵儿原诗:
  
  《茱萸》/芷灵儿
  我一直静候,静候在你们的目光之外
  心,宁静地贴着草丛
  初夏,那片青青的草地上
  那绿白色的小花,谁闻过她的清香?
  
  秋风,从你们那里吹来了
  轻轻地,把我弹成紫红的旋律
  从淡绿到深红,你可知道
  岁月在我身上划下了多少刻骨的印痕?
  
  深秋的九月九,你从喧哗的山外走来了
  我终于落入你的目光里。谁的心
  会颤动?谁会想起那首古诗里的我?
  循着你的目光,一朵白云在远方呼唤
  
  来,靠近我,让我读懂你的
  一切苦难、一切欢乐、一切沉默和喧嚣
  痛饮一杯杯菊花酒,让我抱暖你尘世间的身体
  拾回久远的青草、石头、以及飘流的云朵,清澈的溪流
  
  红丸:飞花这三首借诗还魂旧骨生新肌,别样妍丽。尤如从古诗中走来的女子温婉淑雅,一颦一笑皆有欲说还休滴矜持与娇羞,一字一句诉不尽深意,含蓄委婉回肠九曲!
  同样的情在飞花笔下是隐而不发的,有忧伤,有期待,但不浮躁不幽怨。诉说是保留式的想念是暗示的,就象那首古诗“雨过芊芊草,联云锁南陌。门前君试看,是妾罗裙色”,把想像与感受留给别人。
  “她飘零的清香?”此句中的“她”去掉,不要这个强调,是否整体诗风有略有不同呢?
  而借体则是倾泄式的诉说,把所感所受一点不落的呈现出来,甚至是砸出来,有现代人的率真与迷茫,伤与期待都带着现代人的决然,是一种诗心的坦呈。
  这两首诗已经完全不同,无论诗心、诗魂都已不同。
  
  2、《茱萸》
  --飞花,改山丹芳子版
  
  十月了,你还在身边
  还在雨里风里,把失眠,暗疾
  甚至心口的疤痕,反复诊断
  
  找不到在劫难逃的千金方
  对俗世过敏的我,不能吃药
  漫漫的一生,唯有你淡漠的清香
  可以,暂做我忘记疼痛的药引
  
  总是担心,担心九月山路上
  蜿蜒而出的命脉上,和你擦肩而过
  当一抹茱萸红,逼退黑白无常交错
  念念有词的秋风里,我知道
  梦,会一直酣然
  
  附原诗:
  《茱萸》/山丹芳子
  
  十月了,你还在我身边
  还在雨里听风,把失眠,暗疾
  甚至心口的疤痕,反复诊断
  我不能吃药,对俗世过敏
  唯有你淡漠的清香
  让我忘记疼
  
  你总是担心,担心九月山路
  蜿蜒出的命脉,不能相遇
  你口里念念有词
  逼退黑白无常,梦就一直酣然不醒
  就有蓝天下的麦穗金黄
  就是艳阳天,秋风清,伊人回归
  就是每一天晨钟暮鼓
  温暖的橘红
  
  红丸:这首诗与其说还魂不如说镜像,因为它与原诗在意境与情愿抒发上有了许多相通,只是比借体更洒脱自我一些,等是一种痛,缘是一种痛,但痛也是快乐的,很喜欢诗结尾那句“梦,会一直酣然”,透着暖意的执著!
  
  3、《茱萸》
  --飞花,改阿雨版
  
  辟邪,或思念别人
  故乡登高的老叟和他乡
  登高的我,怀抱一样的红
  怀抱一样的茱萸
  
  两处的天空,有雁阵
  撞破一样的宁静,多年前
  梳妆盒里的咳嗽
  在九月的夜里,被那轮山月
  抑或薄霜,拨弄醒来
  
  
  附阿雨原诗:
  山道旁,一株孤寂的茱萸》阿雨
  
  秋朝着弯弯曲曲的古道,步履越来越深
  
  你被孤零零地遗弃在一个荒山野岙
  
  樱桃小嘴纵然红润,也激不起大山的欲火
  
  一条溪水流过,无视你的存在
  
  深深的凉里,你可以听到小鱼儿微温的呼吸
  
  细若游丝,却比天籁之音更为天籁
  
  可鱼儿的思念不属于你,就像登高的老叟
  
  都拿你作为工具,或用于辟邪,或用于思念别人
  
  你的天空因此结满青藤,丝丝缕缕倒映在清泉
  
  惟蚱蜢与你同怜,那扑翅撞碎的宁静
  
  是多年前梳妆盒里的咳嗽
  
  那个梦啊,何时被晚归的飞鸟摇醒
  
  红丸:这首飞雨版(飞花阿雨简称)还魂该叫提纲浓缩版更合适,借体有做了许多铺垫与渲染,为主题铺路太多容易走过或迷路,语境影响情,所以这首诗还魂浓缩主题之后,情依然免不了寡淡了些许!
  
  四:
  茱萸
  --飞花改木槿子版
  
  这是九月,是等待的九月
  自君离别后,一度的露水
  被一弯新月,反复说起
  
  山顶的云参差不齐,我
  坐在秋天的边缘,年复一年
  一如既往地,整理茱萸的残影
  趁重阳的酒温,锁进箱底
  
  把野菊,或者过路的风
  搁进你的天空,淡淡
  慰藉失散多年的风雨
  
  已是重阳,梦里梦外
  茱萸早已插遍,翻翻身
  却有人,无处登高
  
  附原诗:
  茱萸
  文/木槿子
  
  这是九月,这是黄昏,这是模糊,这是等待
  这是一个人对孤独说孤独,对寂寞说寂寞
  
  自你走后,一度曼妙的夜的清韵,被一弯月,反复说起
  门一直是关着的,好象你曾经从来就没来过
  
  秋天参差不齐,我坐在边缘,一如既往地整理
  夜的残片,将你遗留的词句一一串起,锁进箱底
  
  把野菊,搁进去你的天空,让那些摇啊摇的星辰
  和过路的风,看着九月,慰藉失散多年的风雨
  
  已是重阳,窗外血红的茱萸都已插遍了
  却有人,无处去登高
  
  红丸:飞木版滴典型的你诗诉我情还魂招式,借体是女子笔触哀伤细腻,自说自话自怜自惜,很有些自我有些小资,而借体还魂之后,删繁从简后多了一种理性一种淡泊明显感到本位发生变化,面貌依稀人非昨的感觉!
  从结尾可以明显感觉出不同:“已是重阳,窗外血红的茱萸都已插遍了
  却有人,无处去登高”用血红做定语透出几分寒意,让人有些绝望有些怕情而生怯步之念。
  “已是重阳,梦里梦外/茱萸早已插遍,翻翻身/却有人,无处登高”改动之后便有暖意,让人心生怜惜疼惜禁不住想靠近!
  
  五:
  茱萸
  --飞花改落花版
  
  买一壶烈酒
  醉倒在悠远的菊花中
  低吟的山东兄弟
  从那枝茱萸里,抽干九月的乡愁
  抽干那抹夕阳中的薄红
  
  南来北往的游子啊
  斟故乡徐徐入盏
  杯影中,新坟的荒草越来越长
  乡梦里,任谁
  也无力,插进一株当年的茱萸
  
  附原诗:
  茱萸
  
  街头买得一壶烈酒
  
  呷一口不求放逐行駭
  
  却醉倒在恒远的菊花醇里
  
  满脸通红
  
  颤颤悠悠酒盅
  
  举起放下尽皆诗篇
  
  在喉低吟咏山东兄弟
  
  从王维的狼毫泄泻
  
  一路抽干九月芳菲
  
  独占山头刚阳气势
  
  把一种无敌的渴念泼洒
  
  南来北往的步履
  
  馥郁渲染瞭望重阳
  
  飘飞的故乡徐徐入盏
  
  新坟的芒草梦乡除却
  
  红糖糯米的茔顶越发乌亮
  
  任怎样穿凿无力插进一株茱萸
  
  重重的长在心窝
  
  红丸:这首忍不住要赞下,还魂滴语句更加精练而主题却并未受到影响似乎还更深化了些,诗的意境也得到延伸,花体的思乡尤如湖畔少年总让人无尽遐想,诗亦做着诗的美梦!
  
  6、《茱萸》流星雨
  --飞花改流星雨版
  最好,插进一个人的口袋
  最好,一个人消失
  然后,一个人
  回到几十年前
  甚至,更远一些的老地方
  青山,绿水,一叶扁舟
  
  当年的情话
  飞过这条河以及这座山
  飞过红色的秋天
  而今,你眼角泛起的波浪
  却撑不起九月的帆
  
  你的名字被一再提起
  在这个重阳,最好
  还是,一个人起身
  最好,还是一个人
  咽下茱萸
  不为人知的酸涩和秘密
  
  附原诗:
  《茱萸》
  --流星雨
  
  插进最好一个人的口袋
  最好一个人消失
  然后,我们回到几十年前
  甚至更远一些,老地方
  青山绿水,一叶扁舟
  亲昵我们额头的,哦
  甜蜜的蝴蝶,飞过这条河
  飞过红色的旗帜
  而今,你眼角泛起波浪
  名字被一再提起,最好一个人
  起身。布口袋消失
  
  红丸:飞星版属于填补还魂式,原体诉说语气语境都很平淡,情淡、意淡、诗淡很象生活的平淡,而借体还魂填加一星半点的佐味后,整首诗就象花一样散发出淡淡的诗香,充满了诗意化,还魂版把生活诗意化了!
  
  7、茱萸,
  --飞花版
  
  残阳依偎的那枝茱萸
  紧抱一抔你指尖遗失的时光
  嫣然浅笑
  
  对望,摘一枚薄红
  在心口研磨
  故有的清香
  粘染九九的重阳
  和着风车回环
  
  荡尽纤尘,岁月的河
  在茱萸的梦里,签一枚箴言
  案头,心头
  有谁,久久地唱和?
  
  附落花原诗:
  茱萸
  --落花
  偎依残阳的茱萸
  紧抱时光一抔土
  浅笑嫣然
  
  对望,拉近空间
  摘一个味蕾和着薄红
  在心口研磨
  故有的清香一波波
  馥郁九九艳阳天
  拽着风车转
  
  岁月的河荡尽纤尘
  焕发书签一枚箴言
  在案头,在心头
  绝版留声机缭绕
  久久的唱和
  
  红丸:花的这首诗不止还魂,甚至有些生魂塑魂味道。原体飞花已经做详尽评论,原体意象用滴很丰富笔意也很新巧,就象一个雕像,美则美矣但缺乏生气,寡情不动人,不能感染人产生共鸣。同样的字句经飞花点染后,使文字注入灵魂而活了起来,关于对望、关于时光、关于人生的许多感慨由然而生,不禁让人有些小小唏嘘,可见诗魂的重要!以上个见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桃花逝水-怀念茜茜公主

    下一篇:青沟湖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