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生活的哲学

王海洋
2010-11-04 22:21 分类:记事  阅读:1050  作者文集
  
  童年时期,在山村里,我家虽不算太穷,但也绝对称不上殷实和富足。比如,鸡蛋这东西就不是想吃就能吃上的。家里养了八九只鸡,我仿佛天天听到母鸡下蛋后夸功炫耀的咯嗒声,也常看到此时母亲小跑到鸡窝旁收蛋时欣喜的神情。但记忆中,那时我的确很少吃蛋,蛋都到那里去了呢?纳闷了很久,后来我终于发现是母亲悄悄积攒起来卖钱补贴家用了。
  总之,记忆里童年岁月我是多么的馋呀,因为我常常渴望吃蛋。
  偶有一天,小小的我病倒了。体热面赤,高烧不退,四肢酸软,精神萎靡,食而无味,寝而不宁,梦语连连。这一下父母慌了,父亲小跑在崎岖的山道上去喊赤脚医生,母亲不知从哪个旮旯里类似古董的陶罐中摸出了一个比金子还珍贵的鸡蛋,拌上青翠的葱花,还有姜末、荆芥粉,煎成了天底下一道色鲜味美的佳肴。瘫睡在床上,先是耳闻厨房里炒勺与铁锅碰击的叮当声,持续的炒蛋时的刺啦声,尔后一缕奇异的清香便飘荡到我的床前。
  一会儿工夫,母亲端来了金黄中点缀着翠绿色的炒鸡蛋,她先用手以世间最具柔情的母爱抚摸一阵我的前额和胸脯,估量着我体温的高低,然后便是把我扶起,催我吃蛋了。“海娃,烧得不轻呀,快吃吧,趁热吃!蛋里加了姜末、荆芥,能散热治病的,吃吃就好了!”她不无疼爱地絮叨着。
  我慵懒地倚靠着枕头,无精打采地拿起筷子往嘴里塞了一小块,慢慢地咀嚼着,品尝着,天呢,我不知道怎么味同嚼蜡,索然无味!平日里,我不是向往吃蛋吗?这不是我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奢求吗?这不是我童稚的心灵中总也无法狠心拒绝的诱惑吗?我沮丧地放下了碗,对母亲说不想吃。母亲温声细语地叮咛着,三番五次硬要喂着我吃,但我吃了一点点就想呕吐,无奈母亲皱着眉头只得作罢……
  年过而立,今天我时常想起童年时这一情景,沉浸在往昔岁月虽清贫而也不乏朴素温情的记忆里。虽然那时我终究还是很少能吃到鸡蛋,这多多少少是源于母亲的苛刻和吝啬吧,但现在想来,也并不责怪母亲,因为她何尝不爱自己的子女,她的勤俭节约,节衣缩食,何尝不是对一个家庭美好未来的憧憬!也许正是她的勤俭持家才点点滴滴地积淀成今天我们兄弟姊妹生活的殷实和幸福啊!
  生活就是这样,没有的东西,当然就无从谈起享受;有了的东西,有时也未必敢大肆挥霍、铺张。我们常常需要量入为出,细水长流,瞻前顾后,惦记着明天,盘算着将来,常将有日想无日,莫待无时思有时,要好好过日子,用今天的话说,就叫做“可持续发展”。“今朝有酒今朝醉”,那是纨绔子弟的作为,我们世俗的凡人大多没有这样的福气,难得这样的潇洒,其实我们也鄙夷这所谓的福气和潇洒,当然要申明我们这可不是什么酸葡萄效应。也许,这就是母亲教给我的朴素而深刻的普通人生活的哲学吧。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在宁静淡泊中收获幸福

    下一篇:秋雨潇潇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