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诗之阿西篇

赵静端
2010-11-09 09:59 分类:现代诗  阅读:927  作者文集
  17\《茱萸》
  文/十字阿西
  
  流年急急,风举着长袍儒冠
  呼喊而来。我十指淬毒,在登高处
  扣挖砖缝。蒲公英裂荚散去
  多年的兄弟,彼此落于石尖蹊跷
  三十年植株,开花,结果,根须微毒
  在异乡的月光里漂洗,喝不下半碗薄酒
  我把九月折叠,藏于内心,留待来年
  解析,屋檐下水滴石穿的命运纹理
  
  2010.10.14
  飞花读诗:
  十字阿西的诗,一直不会困守和拘泥于外在的形式,他的诗也一直以幽默诙谐的冷笔调来述说那双眼睛的所得。冷眼向洋,每首诗的骨子里渗透着似轻描淡写而实际力道筋纯的愤慨。
  这首诗同样从一个则面述说人生,述说人生的艰难。大有赠卫八处士那首诗的风格,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全诗一气呵成,气息上没有间断,没有横枝商出,非常不错。
  这首诗的个别词语有些夹生,影响了诗的透明度,也影响了诗意纯净,第一句非常失败,但到后面渐入佳境,越来越好。个见。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读诗之落花篇

    下一篇:飞花读诗之怜儿篇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