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诗之涵水篇

赵静端
2010-11-09 10:00 分类:现代诗  阅读:922  作者文集
  19\茱萸/涵水
  
  好吧!
  我已承认忽视了九九的重阳,
  你便无须在门后躲藏,
  记忆中早就留下温情的味道:
  儿时祠堂香台的烟叶,
  游子枕边安眠的芳草,
  还有祖父坟前迟到未了的心愿,
  被风沙从青绿吹到枯黄。
  
  飞花读诗:
  
  涵水这首诗正应了一句老话,那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是第一首契合我出此标题时心意的人,他也是第一个由茱萸延展至孝道,延展至亲情的人。茱萸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内涵也是非常浩瀚的,这要看作者是捕捉哪一个角度,哪一种生活的场地景。茱萸,爱亦可,恨也可;思乡亦行,离思也可;给了大家很大的舞台。涵水,整诗的诗眼在于尾句,在于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悔恨,在于那份迟来的领悟,那份欠疚的孝心。从角度和广度上来说,这是很漂亮的一首诗。
  但诗的起笔却很不出彩,用眼下诗人中惯用的套路开局布篇,“好吧,什么的这种常用老套的句式。”在很大程度上亵染了诗的格品,后面几句连环套似的小场景具有明显的时代印记,很容易把诸的思乡拉回去,但正是这种拉近的过程,让诗暴露出了一些问题,问题就是水至清则无鱼,意至纯则无境,近乎直接的表白使诗滑向于没有劲道的开水。另外,这首诗稍显单薄,也没有对比,冲撞,所以反差很小,感动也很少。个见!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读诗之孤独星篇

    下一篇:飞花读诗之落花篇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