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诗之落花4篇

赵静端
2010-11-09 10:03 分类:现代诗  阅读:969  作者文集
  24\落花
  
  今夜不说茱萸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
  今夜不谈茱萸不写诗
  一个人一壶浊酒一张泛黄照片
  微微醺,跌开记忆闸门
  一盏豆油灯兀自暗红
  
  缓缓,清晰一幅画面
  孤瘦的身影冷清了老屋的窗
  一针一线描绣灯下风景
  密密缝补流逝光阴
  偶尔笑意泛上纵深纹理
  拆开是疾驰的一节南开列车
  向着春天的汽笛荡落鬓角的霜花
  留一个背影定格村口的蒿草丘
  
  叮咚,谁家钟摆拨正午夜刻度
  豆油灯暗下去,暗下去
  筱忽间复又璀璨
  一个熟稔祥慈的笑脸
  
  郁积的思念背负酸涩
  无力抚平褶皱,割断
  两个轨道的交集点
  汲不起身后流年的遗憾
  凝结在一张胶片
  
  飞花读诗:
  落花,前面已经写过一个,这次,又调皮地说不忍让我闲着,哈,这样说来,读诗也的确成了飞花的一种荣耀,闲话少说,下面继续读诗。这首诗想来就以排山之势,想在外形上给人以霸气的印象,开笔蜻蜓试水般探个虚实,就直接引用主席的词领驭全诗,然后以回忆的笔法让心中所寄一一浮现,一一显出卦相,流年显影之后,再迂回反复,交集,纠结,一笔笔下来,表现出人生的三种境界,那就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后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到最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穿透轮回之后,是明净的本质。全诗转承启合,衔接错落而紧密,非常不错。
  诗的问题出现在重叠,无论从语到句,从情节到经历,无一例外地重叠闲套,像一个丰满的少妇,韵味和风致有了,但身姿的叠影和浮华也同时存在,瘦身,对你的诗来说是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诗意疏时,可走马可渡云,诗意密时,不透风不渗音,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以上飞花个见!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读诗之憨菡草篇

    下一篇:飞花读诗之南闽老茂篇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