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浑历险

罗飞
2008-04-07 20:56 分类:记事  阅读:3040  作者文集

  那时我还在县里读高中。有一天,在两个会水同学的撺掇下,略识水性的我,和他们一起逃出了校园,来到了不远处的陆浑水库。
  我们在坝区农民家里租了个汽车内胎,以备水性最差的我做“救生圈”用。然后就下了坝一头扎进了水库游了起来。当时坝区周围人声鼎沸,我们游着游着,耳畔就渐渐只剩水浪的呼啸声了。离坝区越远,我们相互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大。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追逐着,最后变成两个黑点直至消失,只剩下风中起伏的茫茫水波。
  这时我的危机感来了。风越吹越大,水浪一掀一掀地扑过来,打湿了我的眼睛,把大轮胎卷起,并翻来覆去地掀着,忽而让它套在我的脖颈上,忽而又让它翻身欲脱去。极大的孤独与恐惧攫取了我。
  轮胎如不驯的野马上跃下腾,我也随之在水中起起伏伏。不断有水冲进我的喉咙,把我呛得咳嗽起来。坝区上仍可看到游人,他们在欢笑,谁会想到,在茫茫的水波中,有一点黑影在苦苦与危险搏斗挣扎呢?
  我已经精疲力竭了,不断随轮胎被抛入浪中。水开始往肚里灌,眼睛几乎睁不开了,喊又喊不出——就是呼救也没人听得见。我逐渐晕头转向,感到马上就要这么无声无息地身沉水底……
  就在这时,轮胎忽然在水面上安定了下来。尽管身体仍在随波起伏,但我还是感到了一种着陆般的平稳,不禁精神为之一振。睁开眼睛,只见有个人水淋淋地趴在轮胎的另一半上,正好给了轮胎一个平衡力。他一边腾出手抹着脸上的水,一边悻悻地骂道:“这鬼天气,风还怪大哩!”
  就这样,我俩一人扶住轮胎的一边,相互鼓劲艰难地游回了坝区。上岸后跟他攀谈才知,原来他也是游得远了。回来时风大,碰到我这个大轮胎,就“搭乘”上了。言语中好像有感激我的意思。但我却一直没对他说,是他无意中捡回了我的命!


(2001年原发于洛阳日报)
  • 游客

    评论于:2012-04-28 20:34:58

          真是险!!小时候也学过游泳,大盖能游三四米远。有一次游船底下去了,半天出不来,呛了好多水,后来再不敢游了。。。

  • 游客

    评论于:2013-06-01 08:38:27

          文章虽短,却有点嚼头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小城初雪

    下一篇:无

    >>>  返回作者罗飞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