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梅丑儿唱和篇四首

赵静端
2010-12-14 13:30 分类:现代诗  阅读:817  作者文集
  四、和梅丑儿唱和篇四首
  
  1、月华
  --和梅丑儿之《用泪水种植青苔》
  
  薄霜落下,深秋的那阙词
  渐渐凋零成一卷归雁难拾的残篇
  千帆过尽,有人望眼欲穿
  
  在一首诗里,我选择等一轮明月
  还有身披银色月光的你
  犹疑走来
  
  续上那缕墨香,你的泪
  借什么朦胧那夜的销魂?
  青苔无语,窗外月华如练
  
  
  
  2、霓裳曲
  --和梅丑儿之月华如练
  
  拈起一阙阙小令
  小令里的西风,独自凉了千年
  音韵蹒跚,钢琴或风笛
  凭谁的玉臂和笋指
  在轮回之外,修正大唐的韵脚?
  
  池塘,红叶,眉尖的黯殇
  随秦楼的月色流转
  请不要提及酒心的那滴泪
  不要提及,对影成三人的疏狂
  
  当慢摇吧里的蛮腰
  迤俪成一尾醉人的水蛇
  我如何,在红尘中
  凭记忆找寻,找寻
  最最初的,霓裳羽衣曲?
  
  
  
  3、《帷幕缓缓落下》
  文/李白
  
  那一世梅林里,我没有止渴
  没有收扰那一袖的梅香
  漫天的飞雪飘过唐宋,携
  情怯的剑气,问故乡故人的消息
  
  那时,我身在江南
  长安街的风,带来你依稀的水袖
  倚遍西厢的栏杆,今夜
  折一枝梅,聊赠远方的你
  
  千江月影,千山雪影
  把一杯相思的酒,打湿隔世彩笺
  一壁的青灯,我没有见你
  一壁的词赋,你没有见我
  
  更声微凉,此时夜未央
  此时月色如水,绕过一个梦
  纠结的情事,来不及
  在长安街头卸妆,来不及
  再次化做那株瘦瘦的梅花
  
  
  
  4、回梦
  --回梅丑儿
  
  梦回唐朝,我用否
  扛一袋袁隆平的大米和转基因水果?
  电磁炉在长安街的酒肆里
  貌似水土不服
  
  那张蓝光影碟,非常拉风
  深宫的霓裳曲早已没有看客
  你甩一甩水袖,落后的唐诗自指间凋零
  
  品一杯芝华士,虚拟的绿蚁
  在当年的月光里起起浮浮
  牵你的手滑入舞池
  有梅花三弄,硬生生打乱
  冰河世纪里性感的小蛮腰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和梅妃唱和篇三首

    下一篇:倒影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