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诗之鱼玄机

赵静端
2010-12-14 13:46 分类:现代诗  阅读:1272  作者文集
  飞花读诗:
  
  这次天府论坛诗临天下唐宋怡情诗会上,认识了很多才情纵横的朋友,也向各位学习到了很多东西,受青鸟依依朋友之约,飞花非常不揣浅陋,简单挑几位朋友的诗做简单的解读,不当之处,故妄听之。
  
  首先我想说的是鱼玄机,鱼玄机不知其何许人也,亦不知其华服背后是怎么样一位冰雪聪明的女子。为什么我先解读她呢,因为飞花在天府有幸和她对手联袂对诗若干,对她的诗很有感觉,所以先说说这位青灯之下的绝妙人儿。
  
  大家都知道,诗中的质感和张力是至观重要的,有质感才有内涵才有深度才有让人读下去的欲念,有张力则有空间感,有想像,有意境,让读者能不自觉浸淫其中而感受那份空阔。鱼的诗在这二方面是兼备的,所以让人读来很舒服,每一首诗都措辞老道,笔风清雅,不同本体和喻体之间的通感运用自若,行云流水般恰到好处,让人有一种新奇的感觉,为什么她能这样互喻呢?真是个鬼灵精怪的丫头。
  
  对诗讲究的是互补和互现,对到极致,两个人的心神是交错的,是默契的,是心有灵犀的,要像一龙一凤,相互攀缠,诗中既相依相附,又相抗相随,依附处心气同声,抗随时恃才骄字,其中的感觉妙不可言,不足于外人道也。而和鱼的对诗就有青风过水面黄鸟踏青枝的感觉,不粘不滞,不停不涩,很是可人。在好几首诗中,她能准确在捕捉到对方诗有走向,在把握诗心的同时又自然而然地把诗导向更高的境界和层次。我有好几首诗就是明显得益于她的诗而衍生诸多妙语妙诗,不是基于她这种相抗的力道,我显然出
  不了那么多颇为流畅的诗作。
  
  诗这东西,不单单是诗,是平时诸多知识积淀的产物,唯厚积薄发者,方能在写诗时如茧抽丝,绵延不绝,从鱼的诗里同样可以看出她的知识量很大,知识面也很宽,所以才能得心应手,一直对下去而不觉词汇及诗点上的匮乏。她的诗不失粘,逻辑上亦没有断层,一环一环层层写下,转承启合如海中波浪,一波又一波一直把自己的情绪推向澎湃的高潮,不无病呻吟,不为诗而诗,诗中感情饱满,主线分明,行文若奔雪飞瀑,满纸烟霞。
  
  当然她的诗同样有自己的缺点,那就是用词用字不够斟酌不够精炼,诗于诗的过渡及引渡所用介词连词过多,从而在气息上和音韵上略显生硬。还有一点就是在用典上同样生硬,在你没有为所用典故打造好配套的语境和舞台之前,就把一些典故嵌入,从而就像一件精美的家俱,而中间契接的地方突兀扎眼,所以,虚化或造化一个典故,要比直接楔进去要自然的多。但这些问题毕竟瑕不掩瑜,不影响鱼诗的精彩。以上个见!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帷幕缓缓落下 ——给李白(飞花)

    下一篇:结语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