帷幕缓缓落下 ——给李白(飞花)

赵静端
2010-12-14 13:46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36    作者文集
  文/梅丑儿
  序:天府论坛诗歌舞会帷幕即将拉下,一场精彩纷呈的演出宣告结束,此刻,丑儿倚在自家这座烂尾楼前,不禁感慨多多......当初选择“梅丑儿”做为自己此次陌生“诗舞”的马甲,一是觉得她没什么身份甚至没名没姓,便可天马行空,撇开历史随心涂抹;二是莫名喜欢上这个名字。
  许是陌生,许是胆怯,也,许是矜持,舞会虽已开始两天,却一直不敢涉入舞场,直到瞥见李白带着一首气宇轩昂、几丝细柔的情怀间依稀透满豪气的现代诗,此刻的丑儿放下矜持贸然前试,遂在李白《隔世的月光》里留下一段青涩的文字,晃若楚楚几行泪滴......诗仙就是诗仙,前辈就是前辈,丑儿遂在当日收到李白的回诗,于是,在这场面目皆非的化装舞会中,梅丑儿开始轻挪自己怯生生的脚步。
  静静地感受着这种新奇:穿越时空、游弋大唐、赌一场轮回的爱恋、暖一壶千年前的月光......源于对文字的喜好,源于喜好以文字堆砌对美的遐想,更源于一种神秘感的驱使,倘若不出现意外,我想梅丑儿已探进舞池的脚步绝不会就这样早早地终止。除了那几日工作上事多,终止舞步也还有些个中原由,这个中原由现在想来是那么幼稚可笑,此时不便再提及,放它去也。
  退出这场“诗舞”,放弃了与李白对诗,失去了一次绝佳的学习、练习及提高写作的机会,丑儿心底自是遗憾莫及......丑儿清楚,丑儿还欠着李白一首诗未回。此刻,帷幕已缓缓放下,大唐的月华已隐至天幕,丑儿紧拽幕布的一角,携上几行文字,如数奉还与诗仙。
  
  《帷幕缓缓落下》
  文/梅丑儿
  
  那一日梦里,我
  穿越唐宋,携
  一轮郎月,挂在长安街
  挂在长安街的西楼,风
  拂过我的水袖,我在
  你窗前翩翩起舞
  
  悄悄,抛一袖月华
  潜入你的窗口,看它
  如何打湿
  那,一壁的青灯孤影
  那,一壁的诗词歌赋
  
  更声三过,惊醒
  前尘旧事如昨,回头望
  长安已逝,今夜
  月色成冢
  
  再回一个
  《帷幕缓缓落下》
  文/李白
  
  那一世梅林里,我没有止渴
  没有收扰那一袖的梅香
  漫天的飞雪飘过唐宋,携
  情怯的剑气,问故乡故人的消息
  
  那时,我身在江南
  长安街的风,带来你依稀的水袖
  倚遍西厢的栏杆,今夜
  折一枝梅,聊赠远方的你
  
  千江月影,千山雪影
  把一杯相思的酒,打湿隔世彩笺
  一壁的青灯,我没有见你
  一壁的词赋,你没有见我
  
  更声微凉,此时夜未央
  此时月色如水,绕过一个梦
  纠结的情事,来不及
  在长安街头卸妆,来不及
  再次化做那株瘦瘦的梅花

上一篇:《唐宋之恋》

下一篇:飞花读诗之鱼玄机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