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之恋》

赵静端
2010-12-14 13:48 分类:散文诗  阅读:1323  作者文集
  《唐宋之恋》
  
  
  --给李白(赵匡胤):飞花兄,文字:护花铃
  
  
  大宋的后宫空虚。夜宴小周后,金缕鞋上未干的露水便是最好的明证。此刻,这位大宋首席CEO,却把目光投向自己身后:谁说“历史的单行道上/没有回头的路”“那些山山水水无法转身”,我却可以乾坤大挪移。于是,他择一漫天飘雪的夜晚,借着晃动的烛光,脱去黄袍,换上一袭旧时月光,横渡宋唐之河,直奔大唐而来....
  
  这回,他扮作李白。其实,我更愿意相信他是宋太祖赵匡胤。
  
  自称来自牡丹城、又被唤作神都洛阳的飞花,也许骨子里就带那么一点王者之气。并且,还另有一种牡丹的从容与淡定。他的诗歌,语境悠远、张弛有度、雄浑大气且克制,读来赏心悦目有丝丝入扣之感,可见胸襟已成。
  
  其实,评说诗歌,我极少谈及所谓技巧。因为,我以为技巧是诗歌所必须的,也是极个人的东西。就像谈到一个侠客,尽量避谈他之内功心法与具体武功招式,而更多地去关注,他在江湖上的昭昭事迹以及形成的一贯行事风格。
  
  故此,作为赵皇帝的飞花,是温存的。他的江山开始柔软:“在清明上河图上,轻轻抛低那枚玉玺/抛低一生一世的江山”。又如:“你随意的一个转身/江山都会为之而风云变幻/一袭皇袍裹紧你我的身躯/治好害了多年的相思病”。而作为李白的飞花,是多情而犀利的,尤其当他遇见,咸宜观里的那个鱼玄机。此时,他身体仅存的那点赵皇的影子,也在大唐的月色里,随之化去了:“香火之外,我不敲木鱼/不击暮鼓晨钟。捡起你鬓间的雪色/这一生啊,我/爱山,爱水,爱风尘”。
  
  后来:“枯禅和青灯,只是百媚千红之外/心不由衷的素衣”。再后来:“回眸一笑,是隔代的玄机/窗头的春风为谁,曾一度销魂?/望穿诗赋之下的风烟/牵一只盈盈的小手,星光深处/我不卿卿,谁复卿卿?”,这时之飞花,与其说是李白,我看倒更像那月下的张生。他的诗歌,也有了江湖上盛传的“飞花摘叶”的绝技。
  
  不过最后的飞花,终归还是落于李白的魂里。或许,那也正是今世的自己:“凌波微步,只是传说中的招式/这一生,只相信你住在诗里的日子/无风无雨,褪去锦衣/今夜,让你我在一首诗里归化”。这多少有点让我感动。不记得哪个成都诗人这样说过:诗人不是一种职业,只是一种灵魂存在的方式。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我却相信灵魂的存在。至少我坚信,诗人是有灵魂的!
  
  终于,李白与鱼玄机在诗歌里归化,一曲唐宋之恋亦在一场盛装集会上修得圆满。
  
  
  15:042010-11-25
  二、《修道的鱼》
  
  --给鱼玄机
  
  
  兰亭集会已经过去千年,而无数只酒杯,依然漂浮于时光之上。群贤穿越毕至,竞相换上唐宋宽大的衣袍,掩去眉目,浅斟低唱而来...还缺少管弦吗?不,诗人和词人都是心藏琴音与鸟鸣之人。阳光下,会自鸣。
  
  宛如一次时空之旅,置身于宋唐的悠悠岁月。一出好戏,就此拉开。
  
  在大唐近三百年的繁华中,我赫然发现一只佯装修行的鱼,当然,还有一片月光。此刻,它正无声无息涨了上来。
  
  那鱼,自然是咸宜观的鱼玄机。那月光,也自然是唐朝的孤本李白。今日,我不能装作视若无睹,今日,我要为他们优雅的诗步击节叫好。
  
  鱼之诗歌,通篇读来气韵流畅、开阔、干净利落。词语婉丽的背后是内在的大气。从历史烟云中走来的鱼玄机,诗中自然也离不开历史的痕迹,但她绝不过多纠缠其中,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提及烟花/长安就只有晚唐的记忆”,只一笔带过,便让人回味悠长了。夕阳红尽处,最美是长安。最爱这样畅快淋漓的句子:“江山,自古只是一幅画/美人,必是那画里的魂,画里的魄”。内心若非足够强大,断然难发出如此强音。
  
  不再一一列举,只因精妙太多。于是,众人看见那只鱼儿对着那片月光,开始修炼。最后,鱼儿不再是鱼儿,成了精,诗歌的精灵。而李白,也不再是那个疏狂不羁的李白,他开始变得温柔而克制,仿佛唐朝一片月光,如水。
  
  文字之内,鱼玄机和李白,终于修成正果。红尘之内,却仍是玄机,悬而未决。或许,多年之后,他会是她的床前明月光。而她,是他心头一粒朱砂痣。
  
  
  23:152010-11-24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自在飞花轻似梦--- 舞会花絮

    下一篇:帷幕缓缓落下 ——给李白(飞花)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