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青活动补记

罗飞
2008-04-08 00:56 分类:情思  阅读:2743  作者文集
  
  3月31日,风雅洛阳文学网一干文友在站方组织下,到何村乡万亩小杂果基地踏青赏花,大家走田垄、穿花径,品酒赋诗,野炊闲侃、兴尽而返。其详细过程,李清竹的图文报道,教书人、伏牛狼的归来游记都述说甚详,龚坚、长歌采薇、亮剑等人也都赋得美诗相庆。未去者如赵静端、赵爱霞等也都或诗或文表示欣羡。在这里我就不再重复视听,仅将活动前后一些小故事讲出来,有些是参加活动的网友所不知的,有些是未去的网友不知的,就算是为大家所记的“正史”补遗吧。
  
  两次到何村“踩点”
  
  为保证踏青赏花活动的顺利进行,此次活动的发起人、组织人李清竹、付险峰曾于3月27日、3月30日两次躯车到何村乡阴坡村“踩点”,第二次我也参加了。这个“点”不是那么好找的,我们理想的活动点是:一、有一大片连绵的花海,花色红白间杂;二、离住户不能太近,免得受人烦扰;三、附近有水源,可以取水野炊;四、地势平旷,适合网友们席地而坐,开展活动。3月27日,清竹、险峰等人先去转了转,拟定了几个可去的地点。
  3月30日,我新婚回城,两人约我前往确定地点,清竹摩托车轰隆着将我托到阴坡村。谁知到了原定的地点一看,短短两三天,原来盛开得花,现在都谢得不像样了。当地桃树稀少,多李子树,而李子花细小灰白,在花谢花稀时秃儿吧唧十分难看,再加其树多是新长两三年之树,树干矮小,下少荫凉,多不能容人,不由让人大失所望。最后在阴坡小学后山腰上终于见到有几丛桃花灼灼,走近一看,桃花生在一片新被烧过的荒丘上,统共有五六株,有两株未开或是已经谢得干净。所满意者,这几株桃花俱长得高大挺拔,有两株花开正旺灿若云霞;所不满者,几株桃树孤零于荒野,桃下荒丘荆棘满地、满是黑灰。带着失望在下来山坡要走时,忽见公路旁之花带内李树高大齐整,中间显出一道长长的花廊。往里再进几步,眼前豁然开朗,只见深处花带更加干净齐整,枝繁花茂。地上油菜花和不知名的野草一簇簇、一片片,绚丽静谧。“就是这儿了!就是这儿了!”我不由高兴地大喊起来。
  地点有了,大家又为天气担忧起来。根据天气预报,31日可能有阵雨。出游时间是早在几天前就拟好并发在网上的,今天如果没有雨点落下来,是不能唐突改动的。于是只好祁祷老天爷明天给张好脸。
  
  出游活动差点“黄”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31日老天爷确是很给面子,但之前的晚上,由于种种原因,活动还是差点儿“黄”了。
  30日下午,我还到打印部做了一面上写有“嵩县文学网文友团”的旗子,又买了一喊话小喇叭做节目时用,兴致勃勃地为活动筹划一些细节。但到晚上时,随着几个电话打来打去,我的心绪一下子又变得非常消沉了。
  消沉的原因有:一、活动报名者寥寥,原铁定能去的几个人一个个打电话说不能去了,由原定的二十多人,最后算来会去者仅七、八人。二、车辆的原因。原来考虑人多,专门让当乡长的明月居士准备了一辆依维克,后来一看只剩几个人了,觉得不好意思用人家那么大的车,就推掉了,想骑车去。后又发现能骑摩托车去的仅二三人而已,托不走全部的人。三、天气阴晴不定。四、阴坡的花已在已开败,实无可观处。五、编外原定共去的几位艺术界能歌善舞的朋友都推说有事,不去了,活动一时乏节目。六、经济原因。每人10元的活动经费如果再雇车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七、站长一位亲属碰巧病重住院,需要照料……
  诸多原因中,去的人比预想得少得多是最主要的。其它的诸多顾虑也主要是因此生发的。晚上险峰又到洛阳赴会去了,说是第二天早上赶回来参加活动。和清竹相约出来,走在伊河大堤上,风凉嗖嗖的。“明天不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气。”我幽幽地说,“人越来越少,我觉着活动组织不下去了。”
  “都不去了光咱们去,人去得越少越好组织。”然后清竹跟我说,电视台的几个伙计是铁定要去的。
  “那去了安排些什么节目呢?花已经没什么好赏了,吹笛弄箫的人也不去了,几个在一起,干巴巴地玩些什么呢?总不能打牌吧。再有野炊,炊些什么,如何生火,何处提水做饭?炊何饭菜……”
  “车到山前必有路,不用想那么多,到时候该咋咋。”清竹显得自信极了。
  清竹看出了我的沮丧。举例说,组织活动确是件很难的事,然后又跟我分析一些人的观望心理。有这么个成熟自信的人在一边撑腰鼓气,我顿时有了信心。
  
  
  照片的故事
  
  
  先有旭波帮人推车,后有野炊结束后带走丢下的垃圾。文友们良好的道德素质值得一书。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清竹给孩子们送照片的故事。
  活动前一天,我们到阴坡村“踩点”,走时已近中午,青竹见三、四个孩子爬在麦场的石磙上做作业,就照了几张相。又摆拍了几个孩子们蹦跳着从李园里穿过的镜头。那几个孩子甚是可爱,顽皮地争抢着从地里掐来油菜花非要往险峰的车蒌里塞,只至装满蒌。又缠着青竹看相机里拍过的数码照,问,能不能洗相片?清竹说:能。能不能洗出来给我们一人一张?能。能不能明天给我们送过来?能。能不能这个时候送过来?能。那好,我们明天就在这儿等着啊!孩子们欢呼起来,然后又围着清竹反复地说,我们明天在这儿等着你啊!
  我不由得觉得好笑,觉得清竹不该这样敷衍孩子们。这样的欺骗,对他们纯真的心灵是一种伤害。于是就笑着说,可不能骗孩子啊,人家古人为不失信于孩子,把正长的猪都杀了。清竹只是笑笑。
  没想到第二天活动时,清竹果然带了赶洗出的照片过去。遗憾的是,几个孩子都失约没来。小小年极,他们已经识破了太多大人们的欺骗,加上那童年的欢乐,他们早已将这件小事忘怀了。
  活动结束走的时候,清竹在一商店门口忽然跳下车,将照片交给门口坐着和人闲话的几个农妇,她们,知道该将照片给谁去。可以想见,孩子们见到这些照片后会是怎样的激动和欢乐!
  
  
  意 外
  
  
  返回的路上,走在最前的那辆面包车里出了点意外事故,美丽的雪受了伤。
  那辆车是美丽的雪的老公开着的,他们家的孩子急着上学,在来接我们的车还未到时,就先急匆匆地走了。
  等我们的车走到半路,坐前面那辆车的教书人忽然打电话来,车过一个水沟时由于跑得过快,美丽的雪头撞在车门上,眼镜镜片都烂了,现正往医院赶。
  本来一车人正在说笑,一听这个,空气立马紧张了。不知道美丽的雪伤得如何,伤着了眼睛,那还了得。
  匆匆到了医院,看几个网友都围在急救室门口,美丽的雪的老公拿着纸务忙着去交费。听说美丽的雪现在三楼眼科,大家便急急往三楼赶,一眼看到美丽的雪站坐在诊室的床上,单手用沙布捂住左眼,沙布上渗了不少血。
  “你们咋都过来了,呵呵,没事儿,只是眉弓这儿碰了下,受了一点小伤。”美丽的雪不好意思地笑着冲大家说。
  她本人就是医务工作者,又笑得那么自信。大家提起来的心,多少放下了一些。
  在确知美丽的雪确是仅受了点轻伤,又看着她左额上缝了三四针,大家才散去。
  事故虽小,教训确是深刻的。那就是在今后组织活动时,一定要把“安全”考虑周全,再不能出这样的事了。
  
  沙 龙
  
  队伍原本已解散,因为赵爱霞从田湖来,大家在兰泣露儿家里又聚了一次。
  赵爱霞老师是网站最热情、高产的女作者之一,又笔力不凡,众人仰慕已久。因离县城较远,彼此一直未曾见过。赵爱霞与兰泣露儿相熟识,故而来县城后先停泊在兰泣家里。一经通知,龚坚、教书人、明月居士、云徘徊、长歌采薇、亮剑、李清竹、旭波等等,一个个网友赶来了,沙发坐满了坐凳子,凳子坐完了就站着。屋子里挤得满当当的。
  赵爱霞脸红扑扑的,眼睛在镜片后扑闪扑闪,显然为这么多热情网友为她而来闹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的儿子更是腼腆,在妈妈身边蹭来蹭去,一言不发。
  兰泣露儿忙个不停地烧水、倒茶,到门口接人,又拿出她参加起点中文文友活动的光盘放给大家看。
  主人略显简陋却干净整齐的客厅一角放着一架大钢琴,大家就让兰泣露儿来一曲。兰泣露儿大大方方地坐在钢琴前,很专业地抚了一下琴,然后就是一首旋律优美的《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有几个人开始跟着唱和起来。一曲终了,余音绕梁,众人俱都鼓掌。兰泣露儿又弹了几首。此时客厅里,有人闲侃,有人听曲,有人低唱,有人看光盘,热热闹闹,吵吵嚷嚷。一直在旁听曲的明月居士找个机会坐在钢琴前,也弹了起来,边弹边唱,原来是一首《葬花呤》:“花谢花飞飞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明月居士琴音凄越、嗓音洪亮,真把黛玉的葬花词演绎的淋漓尽致,众人俱都跟着唱和。这场面让我感觉进入了17、18世纪欧州贵族们的沙龙。又使我想起李白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诗句。人生得以滋情畅意如此,夫复何求!
  
  2007年4月7日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乐酒·苦酒

    下一篇:网名意象

    >>>  返回作者罗飞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