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轻似梦--- 舞会花絮

赵静端
2010-12-20 15:46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04  作者文集
  自在飞花轻似梦---舞会花絮
  ---文:红丸
  一个抖动窗口如一瓣自在的飞花飞来,这家伙就是喜欢飞来飞去。紧跟着好象从悠远的时空里弹出三个马甲一个网址。又是活动,我有点漫不经心。
  
  看下这活动,我是李白和赵匡胤,那个阿蛮给你穿越时空去吧。
  
  又是“赵匡胤”,这人皇帝当出瘾了,四月份中国诗人论坛那场唐宋风烟诗会,赵天子一亮相就很霸气的说:“把大宋的江山装入行囊/在一个漆黑的夜里/我独自回到唐朝和宋朝的拐弯处”这样打包了江山,居然还说“谁窈窕的腰身,今夜/肯随我气吞山河的词韵/摇金步回暖一个朝代的迷梦?”
  
  结果那一局他不止是回暖了一朝迷梦,简直就是把诗当做烟花来放,满天满眼满场都是炫美空灵的词句。古诗典故随手揉捏,笔走龙蛇谈笑自若的应对着各位才子佳人挑战。风烟落定时盘点战果,谈笑间居然对了21个人,写诗近百首。我笑言很有点赵子龙于百万军中七进七出的潇洒。
  
  这回又选了赵天子的衣裳,看来这家伙是又要拿江山去博红颜一笑了,还好他不是帝王,更不是文人,他是赤子之心的飞花。
  
  单行道上的风景我一点也不陌生,赵天子龙吟千里凤舞九天之式也早已见惯。我更知道单行道上的风景从来不会寂寞,亦如天子也不会寂寞一样,寂寞的是女人花
  
  “当盛唐的华服掩去/无限的心事女人最悲哀的不是生得不美/而是在最美时/无人欣赏。”倒是梅妃的这句诗很让人感叹。而这首诗轻而易举就重温了唐宋风烟旧情,一对马甲开始了热身。
  
  我更关注的是李白的亮相,参加这么多次活动看过许多高手选用李白这个马甲,对飞花的这件华裳免不了多了期待。
  
  隔世的月光:赌一壶大唐的月光,会不会/醉倒千年后的一首诗/或者赌那个美人,能不能/重新设一局桃花宴/而你和我,还是桃花宴上/那一对守口如瓶的花烛。等待时光倒流,等待一个人/再次,穿越时光的河流/再次,穿越轮回的爱恋。
  
  只赌这一壶月光我就禁不住叫好,这份洒脱飘逸风流,就象李白的影子慢慢在月光复活。亮相诗一发出急急去看反应,驻足的,惊叹的,暗赏的大有人在,甚至有人直接拿了首句做标题,还有人惺惺相惜,拓印这首诗的意境:“设下一个赌局:月光之下/我和你,哪个醉卧东篱?,,,,词榭赋阁里,等待时光倒流与你共舞一场旷世爱恋”
  
  这些反响说与他,他只淡淡一笑说:拈花一笑的事。这样的话听来很有点狂妄的找抽。但我却知道这是大大的实话,他写诗写文字从来都是快的惊人,且一心多用,若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慢慢的描,怕是他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
  
  两个马甲亮相结果和我预料的一样,李白得到的注目多些,“借/你墨香缕缕,借/星星掌灯,我用泪水/种植,一片青苔”梅丑儿翻墙而来种了一片青苔。而这个李白却轻轻松松回下一首妙诗:“拈起一阙阙小令/小令里的西风,独自凉了千年/音韵蹒跚,钢琴或风笛/凭谁的玉臂和笋指/在轮回之外,修正大唐的韵脚?”
  
  修正大唐的韵脚,诗微意远,别致清新。梅妃也不示弱“我用棋盘打赌/猜拳行令的吆喝声/喝被令官辖制/命中的桃花开始泛滥”设了一个棋局紧接又煮起了香茶。看来这家伙不是命犯桃花而是与梅有缘。而李白,则用欲擒故纵的招式:白黑或者白,在松下,厮杀成两条龙的影子/风烟未散/奔走相告的/是桃花带来的谎言。薄情之言可见一斑。
  
  虽有二梅相对,仍然觉得他过于悠闲,这个嚣张的家伙,从来都是发贴走人,没办法寻花这种美事的前战还要我来做,去论坛侦察一遍发现有个鱼玄机的才女很是了得。说与他听,他说他也已经看到。而他发给我那一首“香断”可真是锋利暗藏,没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始乱终弃一段传说,枕上并排的低语/渐渐飘散。半身不遂的长安街/早已吟诵不出,当年的华章。/那多如过江之鲫的才俊,又如何/能在寂寥的时空,为一场优雅的诗会钤印或留白?”但却扣着历史上的鱼玄机,单论诗是很客观,只是这华服后的人看到了犀利的讽问会不会生出辣手摧花之念呢?
  
  “自古才俊多风流,何须青烟空寂寥/穿越唐宋遗风,涅槃替身/为孤烟?为书生?/为一场优雅诗会里的顾盼?/——只道世间“弦为知音断,知音为弦死””好一鱼玄机,诗答的不急不燥不见半点烟火气,不止文笔轻灵,胸襟亦阔,不失一个好的对手。我知道一场风云盛宴的高潮就要来临了。
  
  果然飞花与鱼玄机三天对了十九首诗,赵天子的霸气与李白的不羁完美的融为一身。他说“并蒂花开的北宋和南宋/是谁掌中的一株水莲?/一句隔世传唱的诗,能否/将大唐的月华脱口而出?/能否为你,再一次/反弹浔阳江头的琵琶?/”
  
  李白的月光赵天子的江山被他兴重若轻,万里江山被他轻轻一拟做一双并蒂莲花,真是让人有耳目一新,惊艳的感觉。放在手里随意一捏就极尽柔美与沧桑。
  
  个人认为这相对的十九首诗中,“出走”与“癖爱”是对的最好的,这两首诗对出的效果就象一个人双手写梅花篆字,华美而和谐,浑然一体一气。
  
  “出走”中,鱼说“倾杯赌下华年。半醉半醒/用文字建一座绝世亭台/临风,临水,临君侧”。李白对道“描摹一首诗,描摹一段秋色/香火之外,我不敲木鱼/不击暮鼓晨钟。捡起你鬓间的雪色/这一生啊,我/爱山,爱水,爱风尘”。
  
  这两首诗的对的精彩不是指字句和整体布局的相称相和,而是说情线上的起伏共鸣,鱼的诗在整体上感情稍显矜持,带着古代女子的含蓄所以她说“临风,临水,临君侧”。飞花身上是有李白豪放,他的文字有婉约有绮丽,所以他把情感在词句上象建塔一样一层一层粘合堆积,最后集于一点爆发,“这一生啊,我/爱山,爱水,爱风尘”,这一句的感慨引起的共鸣不止震到了今天的我们,你会觉得这也是千百年前李白的人生写照的一个侧面。
  
  飞花对诗擅设迷魂阵把自己很好的与华裳契合起来,掌控诗的走向,定力低都常会晕晕乎乎不知所云陷入被动,若遇到高手辩音辩形张合有度,赠答中真的感觉那些文字都活了起来,舞了起来,或者就是传说中的琴瑟共鸣吧!
  
  鱼是高手,在与飞花的过招中,她没被迷魂阵迷倒,但也没有彻底攻破飞花的大阵。而是时而阵里时而阵外,阵里是情意绵绵,阵外则眉来眼去,阵线上则明显的貌合神离。往往情浓之际走偏,忽古忽今,说曲终说落幕,导致两个人对诗整体情感内线曲折太大,是完美中的缺撼。
  
  阿蛮对诗歌是外行,不懂修辞技巧也不会写诗,看到喜欢的说些个人感受,而飞花的诗最打动我的不是文字的唯美与空灵,是字里行间的透出的情感,那么的饱满细腻,看诗我只看心,心若一动,泪就千行,飞花的诗有此魅力!
  
  这次和飞花来天府很冒昧说了些个人观感,不妥之处请见谅。
  
  
  
  
  PS:阿蛮第一次和飞花来这里玩,一个水平有限一个忙于中诗的活动没能尽兴和大家玩,很是遗憾,感谢这里的朋友热情招待!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幽兰

    下一篇:《唐宋之恋》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