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忍”

罗飞
2008-04-08 12:17 分类:时评  阅读:2920  作者文集

??国人推崇一个“忍”字。经常可以在人的书案上、墙壁上发现当座右铭书写在那儿的“忍”字。有的人衣服上、皮带上甚至身上的刺青都出现了“忍”字。“‘忍’字当头一把刀”、“小不忍则乱大谋”、“忍片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等等有关忍的俗语名言更是在国人的口头上非常流行。返观中华民族的历史,也是一部忍辱负重的历史。
??
??“忍”是一种生存的方式。生活中“忍”的目的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欲待“有为”的忍,如韩信的甘受胯下之辱,越王勾践的卧薪偿胆。一种是息事宁人、自图心安的忍,如这首谣:“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就形象的描绘了生活中那种大大咧咧“没脾气”的人。有道是“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我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忍,在一定时候,是一种积极乐观有益的生存方式。
??
??后一种“忍”在国人中的流行,跟佛道避世思想有莫大的干系。在佛家的《圆觉经》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这对世俗之人来说是如何一种高难度的“忍”让呀,恐怕也只有修练到一定程度,达到“无我”“我空”的高僧才能做到。
??
??“忍”字写着容易,说着容易,但是现实生活是是不那么容易做到的。要不就不会有“忍”字的流行了。人总有忍无可忍的时候。一个人能“忍”程度的大小由此人“气性”的高低、胸怀的大小、修为的深浅来定。“忍”也要看面对的是什么,大丈夫在世要根据现实情况当忍则忍,不当忍则不忍。“不忍”有时候是一种血性和骨气。像《水浒》里的林冲那样老婆受了衙内儿子的调戏他还能忍的住,我就非常鄙视。武侠电影、小说里也经常有极有功夫的老和尚被一帮废物活活打死、烧死的情节。我认为这不是能“忍”,是愚,是心理上的变态。终于在一部描写少林寺的国产电影中,让人看到了这样让人振奋的一幕:
??
??一队官兵在少林寺飞扬跋扈、神气活现的辱骂、拷打一群身怀绝艺的武僧,并架起了雄雄烈火想威胁要把寺内主持活活烧死。那个作为主角出现的武僧就问其师傅:当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时当如何?师傅答: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然后方丈被丢到火堆上,寺僧一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那武僧又高声问师傅:当人打我、骂我、烧我、杀我我当如何。师傅一边受刑,一边仍是平静的答道:耐他、敬他、由他、不要理他、一再忍他。熊熊大火将主持吞没,一些体质弱的寺僧被打昏了过去。官兵们仍狂嚣着没有停手的意思。此时那武僧一脸焦急的再问师傅:忍无可忍又当如何?!师傅曰:起来打他!于是众僧一跃而起,将官军打了个落花流水,救出主持。僧人尚且有忍无可忍的时候,何况我等凡胎。有时候,一再的忍让反而会助长别人的欺我之心、凌我之意,“老虎不发威,别人会以为你是只病猫”,得寸进尺,导致欺我加重越来越难忍,所以忍到一定程度就要拍案而起果断的起来反抗。
??
??什么时候当忍,什么时候不当忍。这似乎是由感性决定的,但智者往往能从大局出发将其控制在理性范围之内。比如我国在一些国际关系的处理上就使用了一个“忍”字。这也是我说的第一种有所为的忍。我称其为“智者之忍”。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贾政是“假正经”吗?

    下一篇:“三年无改于父之道”作何解

    >>>  返回作者罗飞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