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逃过路费被判无期的思考

赵静端
2011-01-12 21:21   分类:时评   阅读:2387    作者文集
  1月10日,从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传出一则消息,被告人时建锋因偷逃过路费构成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判决已经生效。偷逃过路费被判无期徒刑,从媒体的公开报道来看,在全国范围内还尚属首例。
  
  被告人时建锋于2008年以亲友名义贷款购买了两辆“斯太尔”自卸货车。买车后,时建锋在禹州的路边看到办理假军车手续的电话,“为了不交高速的过路费,多挣钱”,他以河南武警总队许昌支队的名义购买了两套假军用车牌“WJ19-30055”、“WJ19-30056”,还购置了假军装、假军车行驶证、驾驶证等物品。2008年5月至2009年1月间,时建新在郑州高速经营运送沙石业务,主要是从鲁山县下汤镇运至许昌长葛,偶尔也从下汤运至禹州。据其交代,每天跑有二三趟,大概挣有二十多万元。
  
  根据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通行信息统计表显示,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两车共计通行2361次,合计逃费金额为人民币3682110元。2010年12月21日,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时建锋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该案的审判长娄彦伟介绍,“主要是被告人逃费时间长,涉案金额比较大,还专门办理了各类假手续,从手段、行为、后果来考虑,经过合议庭和审委会的讨论,最终做出这一判决。”
  
  依据报道,时建锋在超载的情况下并且在偷逃巨额通行费之后,从2008年5月到2009年1月,每天出车二三趟运输沙子、石子等,8个月内大概盈利20多万元。
  
  也就是说,如果时建锋老老实实缴费,将面临巨额亏损!8个月辛辛苦苦挣了20多万,但却欠下368万的买路钱!太不可思议了.这样算来,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逃费?倘若不逃岂这个人是不是该破产了?难道这不是一个滑天下之大‘畸’吗?
  
  近300万的过路费,怎么就挣了20多万这么少呢?这都给判无期徒刑了,我倒是要问一问,如果拉活儿的都这么缴费,每8个月负债280万,还有人敢去拉活儿吗?为什么不从体制本身找原因,却生生的去把一个靠劳动谋生的平头百姓送进了监狱一辈子啊?这是什么混蛋逻辑?这是什么狗屁制度?

  你可以为他假冒军牌判它的刑,可以因为他假军人的身份判他的刑,但当你以国家的身份公开他的收入与偷逃的过路费数字时,等于把国家的嘴坐实在国家的屁股之下。
  
  如果有背景,这点事儿出可能就是毛毛雨啦;在中国没有什么不是门路不能摆平的,看看马路上面对红灯却呼啸而过的军车和公车、看看马路上乱停的军车和公车,充分告诉大家权利的重要,现在不是有钱可使鬼推磨,而是有权可使鬼推磨!
  
  其实以小见大或以大见小,这件事,即经营一辆货车的代价,是我们更多底层营生境遇的真实写照。无数的人们抱着梦想在从事着低端生计,一步步绝不会受到优惠政策,只会受到被榨的血淋淋,也不会有谁怜惜。
  
  捕蛇者说上曾云:苛政猛于虎也!而现在,何止是一只虎啊。而这件事的最后,这二位老实的农民竟然没有上诉,这么温顺这么逆来顺受的公民真的让那些动则贪污上亿上千万的贪官们汗颜,从刑期对比上也是非常滑稽,这件事的搞笑结局说明,我们民众的生活是多么的低下,多么的悲哀,多么的无奈!
  
  

上一篇:无

下一篇:不意之遇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