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寄唐婉

张相正
2008-04-08 19:09 分类:记事  阅读:3368  作者文集
  
  一个落叶飘零的深秋,我来到了江南小城绍兴,来到了沈园。
  我知道,这是一个千古名园,爱情名园。
  八百年了,我终于来了。
  我来了,不见了肝肠寸断的放翁,不见了葫芦池畔孑然而立的你,唐婉。
  对沈园的印象,来自于你。
  对你的印象,来自于那首《钗头凤》的缠绵凄婉。
  亭台楼谢,碧水回环。
  一遍遍,我摩挲着小桥上那历经风雨剥蚀的栏杆。
  想,八百年前,你那纤纤酥手,是否,曾经在此停留;
  想,八百年前,你那幽幽泪眼,是否,曾无数次地在此帐望……
  
  翠竹掩映的墙上,八百年后,你和放翁的那两首《钗头凤》,左右并列,字迹依然。
  我默默凝望,仿佛看到,八百年前的那个春日的黄昏,你,纤手握毫,泪眼迷蒙;
  我依墙而立,依稀听到,因百感交集,万箭簇心,以至于你梨花带雨,恸不忍言,悲不能言。
  难、难、难;瞒、瞒、瞒……
  那墙上的每一个字,那字里的每一笔画,在我眼里,都是你洇湿又风干的道道泪痕。
  雨送黄昏花易落。悲凄若此,情何以堪!
  凄寂冷落,是沈园的底色。
  我想,这寂寥而空旷的沈园,其实就是你呈现给我们的半凋心情和空空心田。
  
  有爱,无果;有缘,无分。
  有恨,谓谁?有痛,谁知!
  其实,这一切,在八百年前那个别后重逢的黄昏,早已烟消云散。
  然而,因了这段墙,因了这墙上的字,你那一怀愁绪,就定格了——
  定格在了这个芳草萋萋的园子,生动了线装的宋代诗书。
  “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
  那断墙残垣,因了这阙词,成了八百年来这个园子的魂;
  因了这阙词,成了萦萦于来访者心头挥之不去的影......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一首挽歌,唱了八百年。
  为什么,流传千古的,是爱,却,也总是悲。
  梁祝殒情化蝶,而成千古名曲;陆唐泪别所题,遂成爱情绝唱!
  错了,才知道悔么?
  失去,才觉得好么?
  碎了,才想起圆么?
  无奈,就会无悔么?
  
  谁是谁的谁,谁为谁掉泪。
  沈园的草,黄了又绿;沈园的水,淙淙不息。
  而你,一个美如夏花的才女,却是流水、落花、春去。
  在沈园,我用眼,也用心,搜寻着。
  唐婉啊,哪里都有你的影子,然而,哪里都寻不到你的踪迹。
  一段未了情,两阕无言词。
  一把辛酸泪,两个断肠人。
  假如,这情如愿,哪里会有,绵延八百年痛彻心腑的爱的期许!
  沈园,是一个梦。
  沈园,因你这段未了情,让来此寻梦者,一个个,情难了……
  
  
  • 紫陌红尘

    评论于:2008-04-28 13:13:00

          这段凄美的爱情,成了历史的刻骨铭心的记忆,成了萦绕有情人心头的千古绝响。

  • 游客

    评论于:2012-05-05 17:27:33

          HAOYOUHUIWEI haoyohuiwei 好有回味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天 池 山 赋

    下一篇:无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