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联,春联……

万志敏
2011-02-03 18:36 分类:情思  阅读:2033  作者文集
  贴春联、包饺子、放鞭炮、穿新衣、除夕阖家围火守岁……这些都是中原农村千百年流传下来的过年风俗。提起过年,便总有这些老风俗在心里头影影绰绰的掠过,有一份非常温馨的感觉,特别是春联给我留下了一份独特的记忆。
  早年的农村能识字、会写字特别是会写毛笔字的人不多,一个村落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或是学校的教师、或是在外的公职人员年前回家,为村人捉笔写春联。我的外公解放前上过私塾、解放后上过初级师范,在他们村他常常为人写春联。我的父亲尽管只有初中二年级的学业,但他自幼好写好画,也能写一手在农村看起来很不错的“好字”,因此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每到腊月二十以后,只要父亲在家,总是人很多,等着父亲排队写春联。我上初二以后,父亲写不过来的,就让我另找个小桌子,来涂鸦抹写那些小帖儿。
  父亲每年都备好两支笔,一大瓶墨汁,一把长柄的裁刀和一本春联集子。每到年时,外边事儿忙活完毕,他便不再到厨房给母亲打下手了。村人都是胳肢窝夹着几张卷起来的大红纸走进家门的,少数细致的人也会拿着一小瓶墨水。我家要陪上七八个小凳、两三条长凳和一团烧旺的火,让大家坐着唠着嗑儿。还要把院子和房间打扫干净,晾晒那些墨汁淋漓的春联。
  父亲坐在长桌前,轮到谁家,就问几副小“对子”(乡俗称春联),几副大“对子”,几扇门,有没有单扇门等。一问清楚,便在桌面上铺开纸张,两张对叠,用手折起纸来,折毕用裁纸刀先把对联裁下,再裁横批和门框儿,剩下的纸裁成各式小帖儿。写前,先把对联按六字对、七字对、八字对、九字对等字数,折起等距的印痕,平摊在桌面上。然后,把架在墨碗上的笔拈起,在墨中浸入,再拿起在碗壁上轻滗两三下,让村人扯着“对子”上头,在红纸上悬起腕来,徐徐而写。父亲的字属行书,也很规矩周正,但好像看不出属于那一家的字体,近“颜体”多一些吧。
  其时或天晴,移桌在院中,阳光从稀疏的树枝间洒下,三五只鸡在桌旁凳间穿来穿去,黄狗在门口听到人进来时,也有两三声的狺狺。写好的“对子”由村人小心的掂起托着,整齐地归置在一块儿,地面上铺满了红纸黑字。或下雪,摆桌于正屋,火盆时而滋滋有声,腾起一两点火星,村人有的炽手近火,有的笼手看写,满屋的烟雾缭绕。或夜晚,六十瓦的灯下,父亲垂首运腕,母亲在屋里屋外拾掇着过年的食物,不停的让村人尝尝。我和伙伴们不时的在外面放上一两个炮仗,那燎亮的响声能传到很高很远的地方。
  上高中以后,我在家也能自立门户了,每年过年我也要扯上一摊写“对子”,帮父亲的忙儿。父亲总是对我说,不要慌,要把笔画送到位置,别急于转笔、收笔。我也不大听他的,但写得多了,败笔的地方忖度着,还是父亲的话对,自觉不自觉的就有些改进。一般农家“对子”,我还是很欣赏古对的,也很爱写这些“对子”,如“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虎行白雪梅花五,鹤立青霜竹叶三”、“观松柏不知冬去,看杨柳方知春来”、“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又是一年芳草绿,依旧十里杏花红”、“一冬无雪天藏玉,三春有雨地生金”、“松梅竹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等等。写不同的“对子”或帖儿,还有不同的讲究,如老灶爷和老灶奶奶的是“二十三日去,初一五更回”、“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等,土地爷的是“土能生百金,地可纳千祥”,有的人粗鲁就只一张“供奉天地全神之灵位”,有的人细致就财神、送子奶奶、圈神、龙王等各类神都有个供帖儿。床头上是“身体安康”,箱子上是“衣服满箱”,电表上是“安全用电”,梯子上是“步步登高”,锯锛上是“开锯(锛)大吉”,车子上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老树上是“根深叶茂”,水缸上是“龙王在此”,粮囤上是“五谷丰登”,鸡窝牛圈上是“六畜兴旺”、厨房是“小心灯火”、“讲究卫生”,正屋里是“捷报岁至农历某某年万事如意大吉大利”,院子里是“满院春光”,门口是“出门见喜”、“迎禧接福”。村人的瓦罐上都是斜方块的“春”、“福”、“禄”、“寿”、“祯”、“禧”,连牛角上都贴上“吉”、“祥”。
  除夕日正午以前,各家都要贴上“对子”,放鞭放炮,一洗或多病或拮据或遇灾的陈旧之气。不管穷富尊卑,高屋蓬门,家家门前贴红,户户院内纳“福”,那一色的大红纸、黑墨字“对子”在泥沙小路、干枯柴垛、土坯院墙构成的环境中别有一番喜庆出彩的光亮。
  我喜欢春节至正月十五前,走在村路街道上看各家各户的“对子”,特别是手写的“对子”,有的意义丰富,字句佳美,有的字体遒劲,功力不凡。老祖宗传下来的贴春联的风俗,实在有别样的内涵哦。
  时代变化的太快,如今过年穿新衣、吃美食、走亲戚已成为人们的累赘,信息的快捷、交通的便利、物资的充裕没有为我们增加多少的幸福指数,连“神马”都成了“浮云”了。包括春联在内的老民俗已经变成走过场了,我们的“过大年”还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今天走在正月初一的大街上,看到了千篇一律的红纸黄字的印刷体春联,满眼都是模模糊糊的烦红和燥黄,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也没有用心去看。而我自己也在劳心役形中,数年没有写过春联了,昨日除夕才慌忙去快收摊了的铺面上买了几副春联,中午十二点前匆匆贴上。
  由是怀念“年”,怀念记忆中春联里透出来的那股“年”味儿。
  • 游客

    评论于:2011-02-03 20:32:30

          新年的第一天就读到了你的大作,新年快乐.李清竹.

  • 游客

    评论于:2011-02-04 10:19:23

          今天我值班,打开电脑一口气读完佳作,同感油然而生,实在是激动不已啊!小学时不敢逞能,从上初中开始我也试探着给写春联的父亲打一点下手。在老乡们尚未拿走之前,父亲总是起身,有时还手握毛笔,在我写好的一大片对子上先端详一下,再说:“拾走吧,腾腾地方。”。其实,此时,他根本没有时间看我写的字好不好,而是在看有没有错字。因过去我写出的对子,曾经写过错字,闹出过笑话。还有,不识字的老乡,有把灶火的“五味生香”贴到牛圈上的;有把“六畜兴旺”贴到厕所上的......为了避免此类事情发生,我都写一般春联的内容,如“人勤春早”、“吉祥如意”、“风和日丽”等内容,贴到那里都行。是啊,火盆里的树疙瘩烟得人两眼泪、有火烤不成而干脆把桌子搬到院子里写对子的事经历了;盛墨的碗边上一圈小冰茬子、笔毫铺不开的情况经历了;有风时满院子对联压满破柴、木棍、碎瓦片的情形经历了;雨雪天满屋里床上、箱子上、粮囤上摆满对子的情形经历了......尽管如此,现在想来真是其乐无穷啊!借此机会,建立携全家向志敏老弟和众同仁送去新春的祝福:家庭幸福,万事如意,兔年旺运,艺术精进!

  • 游客

    评论于:2011-02-04 17:58:13

          喜欢 枣刺

  • 万志敏

    评论于:2011-02-05 08:08:32

          在新的一年里,祝愿扫花网各位新老文友万事顺吉,锦程远大~祝愿菲萝如烟弟,云徘徊兄,飞花弟等编辑身体健康,事来有成~

  • 游客

    评论于:2011-02-05 11:31:25

          品读佳作,回忆记忆中那浓浓的年味。新年吉祥!爱霞

  • 游客

    评论于:2011-02-06 10:00:52

          年味就在一点红,吉利吉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有着美好的寄托啊!教书人

  • 云徘徊

    评论于:2011-02-06 17:50:16

          呵呵,我挣扎着还在年年写,真不想贴那印刷的。你的字很不错,得空给我写一副呗!

  • 游客

    评论于:2011-02-06 19:39:51

          二楼体会得也是如此深刻和细腻,富有感情啊!对生活体验的越透,文章就越耐读耐品,文人们都要从这一点上努力才是啊!好文配好评,拜读了。

  • 伏牛狼

    评论于:2011-02-08 01:03:01

          春联是文化,能够这样坚持下去;其实就是在传承国学,继承好的国学素养。学习中……

  • 李白粉

    评论于:2011-02-08 06:50:38

          我小时候也写春联,哈,每次写后给父亲看,问父亲中不中,父亲总是那句话:“啥瞎好。”想想那时手指冻得红红的写着扭三撇四的春联,还是蛮有意思的!看你文章,倍感亲切,问候你和所有文友新年好!李白粉

  • 小麦哥

    评论于:2011-02-11 06:43:08

          写春联是一种文化,卖春联是一种挣钱过年的幸福,而我,就将这种幸福持续了好多年…

  • 飞花

    评论于:2011-02-12 09:09:40

          娓娓道来,如在眼前

  • 千雨荷

    评论于:2011-02-13 09:55:14

          明年春节家里的对联,你要提前给我写好!还是贴着手写的对联,能感受“年味”。

  • 游客

    评论于:2012-06-04 16:42:44

          过年是一种气氛,一种心情,一种形式,一种寄托。春联是具体的标志,


  • 共1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江山也要伟人扶

    下一篇:元旦,在张沟的晴日下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