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知音论坛知音管管之“火”

赵静端
2011-02-12 09:04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73  作者文集
  悲从中来,不可断绝,此诗虽然以火喻心,但行笔处处却不掩悲情与无奈,实乃想找寻一种浴火之后的重生,浴火之后的陧磐。全诗以蒲公英为载体,喻其轻微,喻其被动,喻其无可奈何风吹来,喻其夕阳渐近两徘徊的尴尬境遇。三月的蒲公英更是不谙世事,不懂迎逢,更进一步拉伸主旨孤落落立尽夕阳,立尽笔端。诗中借梵高的向日葵把蜡烛点燃,这种想法自有新奇之处,中间转借一折三叠,一咏三叹,其中的意蕴亦令人唏嘘,因为梵高本身就是一种落魄的符号,本身就是一种郁郁不得志又桀骜不羁的音符。援引到诗中,诗者必然是引以抒怀状情,达心表意。
  全诗在一团如麻的矛盾中纠结,挣扎,彷徨,以致到最后情愿或不情愿的归化,以致到最后找到祝融这个导流口,所有的纠结都随火神浴火而去。伤情,望不断轮回,悲情,写不完不甘。浮生若梦,到最后,所有的繁华不过是一场烟云,不过是一场空。
  全诗在手法上借,跳,搭,飞。意象开合甚妙,像弈子一样,布局环环相扣,妙尽所思,妙招连连,主旨和主腰仿若在淡淡春山间,仿若在隐隐绿水中。若隐若现中风姿绰约,诗意尽出。
  但综观全诗,问题也是很大的,有很多硬伤是诗者没能绕过去症结,一是通感的运用生硬,还是上面那句,“梵高的向日葵把蜡烛点燃”前面我说的,这种想法新奇,思路也很好,但具体到此诗中,却很难在读者心中形成一种圆润的通感,有种不通硬通的梗咽,这就说明我们没有找到最合适的喻体和本体,以致诗成之后的观感和作者自己心中下笔时的心感有很大的落差和出入,那份心中妙不可言而笔未尽意的冲突在此处突显出来。这种弊病其实不只在知音姐姐这首诗里,当下很多习诗者均多多少少有这种问题的普遍存在。
  这首诗若比做一件摆饰家具,那就是形有了,神也有了,就是接口,楔子,勾连不够流畅,以致边角生硬,容易挂衣,伤人诸如此类的问题发生。还有就是少一种音韵美,如“零落意志,读我的发,”等等,读来于不该止处嘎然而止,异常生涩,却没有那种音韵美。最后一节诗在意上做了极好的提升,但读来散乱至极,如一把没和成的泥巴捏就的泥人,有粗糙之憾。飞花乱言,不当之处,请诸位探讨。谢谢!
  
  火
  --知音姐姐
  
  
  蒲公英
  在梦里伸展开了腰肢
  零落下一地意志
  幻想春风驮着鸟鸣声飏了
  梵高的向日葵把蜡烛点燃
  
  这时一袭黄衣三月里
  无端中夕阳读我的发
  蒲公英的种子爬上笔端
  
  把如烟告诉了念想
  娥眉下窗户茫茫
  地平线遥远在一团团澎湃中
  我的名字归祝融
  • 北元村

    评论于:2011-02-14 14:57:18

          我看到了大海中的小舟,看到大海的惊涛,当然看到了小舟被大海托起的温情

  • 月朗昌谷

    评论于:2011-02-16 03:29:38

          雪花扭动着腰肢 你不仅仅是我的情人 大地上多多眼睛 把你看醉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情人节

    下一篇:石吻鱼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