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静端
2011-02-19 19:20 分类:现代诗  阅读:761  作者文集
  拆
  
  老家低矮的三间瓦房,父亲一直说
  是我最后的据点,离乡多年之后
  听说房前屋后的滴水,守不住檐头的浮云
  据说所有的失守,缘自一个大大的红圈
  里面,有个血红的“拆”字
  
  充过鸡血的公文,坚若磐石
  父老乡亲在那张纸上伸了伸脖子
  按下一排排零乱的圈圈
  口粮和补偿,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季节
  滑过艰涩的分水岭,滑过
  故乡无色无味的梦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海蓝

    下一篇:夭夭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