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土抑或薄土

赵静端
2011-03-23 14:24   分类:现代诗   阅读:1248    作者文集
  厚土抑或薄土
  
  雨水之后,杏花还在墙内开花
  盘根错节下的交易,潜规则
  以及吞舟是漏的公文包档案柜,翻云覆雨
  
  春风还在关外,良人的绣花鞋束之高阁
  开发商自南而北,自北而南,凭一锭锭真金白银
  祭拜和圈定一枚又一枚的印章批文
  
  乡野的农民早已过了传说中的河,后面的干部
  以摸石头为借口,说市场主导说指点江山
  甚至夸下海口说民殷国富
  
  别墅,街心亭,后花园的血统
  要高贵于经济适用或廉租房,更高于小产权
  老家的树根没有证照,乡里乡亲的界石
  一夜间,被一纸公文抹平
  
  三环,四环,五环,掌控着今年的楼市花市按谒期和花期
  城市已经占山为王,近亲繁殖的时势
  乘飞机轻轨越野车,将桃花源的花事反复蹂躏摧残
  
  缘溪花木宜偏远,枝头的春色春消息
  无论如何都有缘木求鱼的写意,受劫一春或受劫一生
  七十年的有效期外,有没有人到我的墓地下一张催费单
  
  借用唐诗宋词描一张支票,遗韵里的留白和飞草
  显然不能通过官方的认证。飞花体是现代诗
  落款不是晚清,不是民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我的后代仍在面红耳赤或低三下四和小吏交涉
  能不能通融一下呢,这诗诗应该可以通用
  应该,能升值到抵付黄泉下三尺薄土的费用吧

上一篇:一首诗的三种解读。飞花读诗之我是探向你怀里的那支柳

下一篇:海啸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