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语漫游天池山

赵静端
2008-04-10 21:24   分类:记事   阅读:2680    作者文集
  花期如潮的三月已经过去,花儿退潮般空蒙而去.又到了花期如汐的五一,空气中传说了千年的杏花雨,早已在梦中沾衣欲湿.在朋友的张罗安排下,结伴前往天池山游玩,路上,空气中弥漫着桐花的蜜意,甜丝丝的空气,在一点也不张狂的清淡中扑鼻而来,任你屏住呼吸,也躲不掉这村落边桐花的淡香。人间四月芳菲尽,是呀,人们都来山中寻找这初始盛开的山寺桃花.山路蜿蜒迤逦而去,直逼大山深处,快到山门时,眼前横卧着一座大山,同行的人都有点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感觉,可峰回路转,车刚拐过一个弯,眼前便豁然开朗,直抵山门。
  走在二郎沟的清石上,遇见疏疏落落的山桃花或杏花,简单的花形及色彩,铺张着平凡的美丽,站在树下,粗砺的花枝和娇嫩的花瓣搅的心也变得感慨起来,偶有桃花在小溪里清冷的随波而去,一如我们逝去的光阴,流走的华年,溪水中没能留下任何的痕迹,亦如苏东坡所言的“事如春梦了无痕”。是呀,当你稚嫩的脸走过少年走过青年,眼睛中明亮而清澈的欢喜日渐变的混浊而忧郁时,人生便开始了一场或华丽或落寞的戏,无论如何,你都别无选择,你都要坚韧的唱下去。
  在这远离暄嚣的山上,树木张扬的葱绿起来,在恬静中凸显出生命的活力。阳光很明亮,暖暖的隔着树叶折落下来洒在身上,像父母温和的眼神,从小到大,一直默默在自己身后照顾自己,一直不曾离开。山涧的流水很清,可以看见水底游鱼碎石,悠哉游哉的小鱼则和我们的童年那样自在无拘。
  山林间杂生长着油绿油绿的龙柏芽树,树上那白色的碎花成片成海的夺人目光.很普通的花朵,满山遍野地开在一处便有了一种华丽和张狂,淡淡的香气很是霸道,散落在空气中,漫山都是,养眼且怡神。仔细想想,其实所有的人不一样是花树吗?无论男人女人,守侯着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为了关爱或被关爱,为了把生活改善的更美好而尽力的盛开,尽力的奋斗着,尽力光鲜着自己,尽力的奔波着自己,尽力的展示着自己的价值。
  四周很多很多外地的游人,休闲的衣着背着休闲的背包,用漫不经心的眼光审视异地的风景,和大多数游客一样,我的思绪和沉思也带着漫不经心的味道,一步步的到了山顶,看,是飞来石了,是公心峰了,眼前的游人,或惊喜,或惊叹,或站在绝顶长啸,或眺首远望,游客脸上那千山万水外的倦意被造化的精妙涤荡一空.看,飞来石横看面岭,侧看则象金蟾望月,转过飞石西北面,回望过去,飞来石下的山岩则酷似毛主席他老人家在那安祥的休息,而飞来石压在他的胸上,传说是他老人家的一块心病。绕到飞来石边上,西南遥遥相对应的是公心峰,郁郁葱葱的山林中,有几片不毛之地,而这不毛之地,天然造化构成“公心”二个字的行草,此山此景,你不得不感叹造化的恩宠,绝妙的寓意。
  回头在玉女溪的路上,见到几棵长在岩石上的松树,它们的盘根错节,顽强的扎根在无所谓有缝的岩石上,任你是谁,这一刻你会为生命的坚韧而感动,而我要说的问题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根的和谐,那么狭小的石缝,那么多根挤在一块,它们没有谁伤害了谁,也没有谁挤的别的树根无立锥之地,它们友好的,谦让的相互缠绕在一块,休戚与共,生生相息的生长。由此,我想到了人,想到了我们,想到了夫妻,生活总是艰辛的,每个人都不容易,我们不断承受着生活压力,不断来临的苦难像一把把嵌制人生的锁,而这锁,唯有相互的关爱相互的帮助才能开启。夫妻也一样,我把你锁在心里,你也是我此生唯一的钥匙。我们的生活有着太多的厚重和无奈。我们在时光里穿行,平淡细碎的寻常百姓生活,有争执、斗口、吵架,有分歧,甚至走错方向......这些都在所难免,但我们为什么要相互掷气一分高下呢?我们为什么不象这盘根错节的树根一样相互谦让,相互包容,相互依靠,相互体恤呢?为什么不甘守平淡呢?你要明白,酒再淳、再浓,再刺激,但人这一生喝的酒永远没有,远远没有你喝的水多,水之于感觉是平淡的,水之于生命本身是绝对的组成部分,我们可以拒绝酒却不能拒绝水,婚姻也一样,生活也一样,无论它如何平淡,也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真水无香,婚姻和生命本身也是经不起跌宕起伏的。爱情,必定是从激情到平淡的过程,经过激情之后已不再是单纯的感情,它变成一种亲情,一种习惯,一种依靠,一种跋涉千里之后的深度相知,一种如水一样本质的内容,我们走过万水千山,走过时光漫漫,你是我永远的伴侣,是我的另一半,如同我生命里最自然的呼吸一样,虽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却也一刻不能离弃。我们因为相知才能坚守住曾经拥有或正在拥有的蓝天。我们早已将彼此的生命融合成为一杯纯净的水,它值得我们相约着一起慢慢饮用,慢慢喝下,慢慢的滋润着我们的生命和生活,让彼此的生命像树根一样绵缠在一块,相扶相搀,忧患与共,直到双双漫步夕阳中。
  夕阳在山,林影散乱,人影散乱,缓步下山,山上的林林总总,人生的的林林总总,我把它们认真的记录下来,文字里那或看破红尘或倦恋红尘的忧伤的和清婉,虽不能醉人,却可以自醉,可以自己悠然体味,可以在秦砖汉瓦的脉络里,在唐诗宋词的碧波里,游弋着自己的灵魂,自己的文字。

上一篇:天助者自助

下一篇:杏花之前世今生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