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静端
2011-04-19 19:50 分类:现代诗  阅读:886  作者文集
  
  
  
  如果等不到来年花开,等不到
  
  床头的闹钟再次响起,我是说如果
  
  那么,下一句我不说那么可以么?
  
  下一句,我要说的不是悼词
  
  也不是自在的飞花,而是那抔黄土里
  
  渐渐沉底的影子和路上缤纷的女子
  
  
  
  打一方小小的鸳鸯墓,鸳鸯枕畔
  
  亲爱的,不需要放一池秋水和夜雨
  
  十年灯或一生灯,在江湖在墓里不会长明
  
  同样,不能清洗路上的花花肠子
  
  以及过眼的百媚千红
  
  
  
  请原谅那些堂皇体面的祭文,请原谅
  
  我左手,没有告诉右手的那些秘密
  
  忆及那些窈窕的呻吟,那些涌动的春潮
  
  请你把玩我留下的念珠,烧纸幡,焚沉香
  
  然后,原谅墙上失语和失忆的镜子
  
  
  
  多年以后,借清明纷纷的细雨
  
  你可以试着倒过来,读我寂寞的文字
  
  读你和我从少年就在路上的爱情
  
  在饮下孟婆汤之后,我爱
  
  这方小小的鸳鸯墓,宁愿一直空穴来风
  
  一直孤枕而眠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水影,四月

    下一篇:春归图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