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裁春色,漫卷诗香浓―――读飞花春色行有感

赵静端
2011-04-19 20:57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86  作者文集
  妙手裁春色,漫卷诗香浓―――读飞花春色行有感
  
  文/红丸
  
  
  
  身居东北,这边的三月还没有春的迹象,依然会结霜,冰河没有解冻,树木没有绿意,一切都还有着冬的萧瑟。看到飞花的这首题图春色行,忽然觉得窗外飞舞的雪花是被春风吹来的,哦,原来已是春天了!春的气息就在这首诗里毫无保留的挥霍,春色绵绵、春意隐隐、春情悠悠,春愁默默……那情、那景、那三分春色九分愁都被这数行诗句晕染出一种不忍触碰的美,委婉的,青涩的,带着“欲说还羞”的含蓄,弥漫的是一种春天才有的悸动。闲言少叙,言归正传,且去探寻下飞花的春色行,看有什么样的美景等着我们。
  
  全诗分柳、绿、鸟、水四个部分,不知道为什么飞花会这样分,感觉这样的分法很不好,把画面切散了,但好在飞花笔下能挽回这样生涩的四分法。个人认为此诗精妙之处在于四节分则单独成篇,合则浑然一体。诗的紧密性连贯性非常高,四部分分则行云流水般自若,合又衔接的滴水不漏,每一小部分都雕琢精细又不失自然。且内韵气息上亦相互呼应,段落间埋下伏笔相互勾连,照应了一幅图画的四种意向,合说一个悠远而伤情的爱情故事,当然,这幅画,这组诗只表现了一种小小的情怀,呈现了一种内在和外在的完整美!
  
  
  
  柳
  
  章台上,依依的杨柳
  始终没能逃出一年一度的春风
  我,同样没能躲开那场在劫难逃的遭逢
  掌心涌动的春潮,我一直相信
  是轮回外做壁上观的杨花
  随一笺红字,转世
  
  
  
  “章台上,依依的杨柳/始终没能逃出一年一度的春风”,只一个“逃”字便让我们感受春的浓烈勃发不可阻挡气势,然这一句远不止字面上的状物咏景,更没有停留在简单的比兴和抛砖引玉之上。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这一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似润物无声悄然出世,千年前的曲折与纠缠都是命定的缘,而“我”的那份情缘亦如是,千回百转,朝朝暮暮,百般煎熬。这一化用直接物人转换,拟物拟人,诗句里有羡慕,有找寻,有试探,有深深切切的思和浓烈刻骨的念,都借几分春色随苏东坡那点点离人泪的杨花转世,而诗意亦随之流动延伸-----并宛转到-----下一节的“绿”
  
  
  
  绿
  
  说到你眉心的鹅黄,说到
  那半杯蒙尘的绿蚁,以及
  半怀伤春的离索。那半简残词半轮残月
  又如何能撑起你梦中的犹疑
  如何能润色你,隔岸落寞的绿罗?
  
  
  
  这一小节诗题为绿,却是从“鹅黄”切入,“说到你眉心的鹅黄”,这一句顺承上节的转世,也在延续思春的暗线。“鹅黄”是个百变精灵,当它安卧女子眉间时也唤作“额黄”。
  
  “谁记当年翠黛颦。”这眉间隐了一段春愁,而在此处用了它的元神“鹅黄”,无意中让我们领略了它的多面性,“含风鸭绿粼粼起,弄日鹅黄袅袅垂。”这是指新柳,自然影射着绿意盎然的春天。“小舟浮鸭绿,大杓泻鹅黄。”这里指酒。当把这三种含义叠在一起时,便产生一种妙不可言的效果,会有一组画面在我们脑海里推敲繁衍而出。这个“鹅黄”亦人亦春,亦柳亦水,亦景亦情,读诗至此,不得不赞叹用的精妙!
  
  鹅黄醉红颜,绿蚁遣春愁,这是怎么样的伤呢?“半杯绿蚁,半怀离索,半简残词,半轮残月”,作者一连用了四个半字,或者别来也是春半,虽然这些丰盈不了一个梦,却润色了一个别致的画面。
  
  “又如何能撑起你梦中的犹疑/如何能润色你,隔岸落寞的绿罗?”此处的“犹疑”是全节的眼,此句亦是整首诗的腰,后面两节的内容都是由这个词派生开来。而此节最精彩的地方也是由此词界分出来,就是明写“我”,实则写“她”。而“她”由虚转实的功劳则要归咎“绿罗”。
  
  “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由“绿罗”的出身反推到“又如何能撑起你梦中的犹疑”,我们便看到了一个深爱着又怕被遗忘女子的聪颖、娇羞、痴嗔及“我”对此情的疼惜,因为疼惜才会想传书,也便有了信使---鸟。
  
  
  
  鸟
  
  不是传说中的青鸟,我同样
  不能等待云外的雁字。选择驭风的姿势
  切入杨柳岸那枚难舍难弃相思子
  风未起,翼下的涟漪
  为何,总搅乱一池春水?
  
  
  
  这一节是上节中“犹疑”作答,整个节表达的就是一个“念”----想念。想你,时时刻刻,心心念念。
  
  “不是传说中的青鸟,我同样/不能等待云外的雁字。”这一句虽然脱胎于““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却于傲视中勃发豪气,柔婉中突现刚毅;“选择驭风的姿势/切入杨柳岸那枚难舍难弃相思子”这个意用完全脱去了“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婉约,而这两次的化用衔接了然无痕,共同合作传达了一种急切、迫切,想你是如此的让人不能忍受,我不要被动的劳烦信使,我要“驭风”来传。这“驭风”大胆想像,让感情再又一次叠荡起伏,呈现一个小的高潮。同时情诗沾染了一些大气很是难得!
  
  “风未起,翼下的涟漪/为何,总搅乱一池春水?”这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的反用,不止扣着画面上的鸟儿,也扣着“我”的心,引向下节水,心如春水等闲波澜起。
  
  
  
  水
  
  木质的相思里,请你相信
  一定包涵着水色的温润。当春来
  江水再度绿如蓝,江花再度红胜火
  那清澈的梦里,必定有一抹浅影
  属于当年的你,当年的我
  
  
  
  这一节是全诗的高潮部分,所有的纠缠相思将由此疏导,犹疑在此得到慰藉与肯定。
  
  所以作者写道“木质的相思里,请你相信/一定包涵着水色的温润。”这是一句诗非常清新柔美,有着水样的温柔。但我要说不是诗的表面养眼与温软,而是一种潜在诗句后更强烈的情感。木质的相思与水色的温润,这里水与木是一种什么关系?不说水的博爱,只问水是什么?水是生命之源,水滋润了木,由物及人,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难看出作者设了一个高强级震感的比兴。
  
  “当春来/江水再度绿如蓝,江花再度红胜火”一句诗词的引用在全首诗中是最平常无奇的,甚至有人会觉得这一句通俗导致整节诗走向平淡。其实不然,作者在此处用了跳空手法,《忆江南》的最后一句,也就是日出江花红胜火的下一句是“能不忆江南?”,这是一个反问句,作者故意把这个空间留给了读者,而在此故意隐了一个“忆”字,是不忆自忆啊,这样手法远比直白的说出我想你高明的得多,要荡气回肠得多。这是写诗中含蓄手法的最高境界:不着一字,尽显风流!而结尾的梦里浅影是在表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心声,也是对二节中“梦中的犹疑”最有力的回答。
  
  总览全篇,这首诗是从古韵中走来的现代诗,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悠远、深沉、内敛、含蓄,和现代人的激情澎湃。
  
  读诗我喜欢抽茧剥丝一样去探寻文字里的美,一首好诗一层层剥下去,山路十八弯,柳岸花明,不断的发现意外、不停的惊喜,一波一转的美所带来的愉悦是不可言表的。所以很感谢飞花给我一次美的享受,所言不当之处还请见谅!
  
  
  
  附:
  
  春色行
  
  ---文字:赵静端
  
  柳
  
  章台上,依依的杨柳
  始终没能逃出一年一度的春风
  我,同样没能躲开那场在劫难逃的遭逢
  掌心涌动的春潮,我一直相信
  是轮回外做壁上观的杨花
  随一笺红字,转世
  
  绿
  
  说到你眉心的鹅黄,说到
  那半杯蒙尘的绿蚁,以及
  半怀伤春的离索。那半简残词半轮残月
  又如何能撑起你梦中的犹疑
  如何能润色你,隔岸落寞的绿罗?
  
  鸟
  
  不是传说中的青鸟,我同样
  不能等待云外的雁字。选择驭风的姿势
  切入杨柳岸那枚难舍难弃相思子
  风未起,翼下的涟漪
  为何,总搅乱一池春水?
  
  水
  
  木质的相思里,请你相信
  一定包涵着水色的温润。当春来
  江水再度绿如蓝,江花再度红胜火
  那清澈的梦里,必定有一抹浅影
  属于当年的你,当年的我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风姿

    下一篇:赶在花开之前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