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行者之天池山环线

赵静端
2011-05-11 09:17 分类:游记  阅读:1459  作者文集
  
  五一放假那几天什么地方也没去,这周他们说骑车玩,线路就是从县城走天城路到天池山,然后从德亭返回。听到这个线路时发怵了一下,不是为我,是为老婆和毛旦他们。因为去年经常到漂池那个村买树根,经常走这条路,净路35公里,从陶村水库开始,就一路上坡上很陡的坡,海拔也急速上升,光那段坡路有17公里远,骑铃木GS125摩托车去时,有两个坡段只能用一档才能爬上。
  
  没有什么可准备的,说走就走,上午10点钟,建峰,李刚,老婆和我一行四人从县城出发,今天阴天,太阳已经很给我们这些外出游玩的人面子了。前十几公里,大家有说有笑,甚是轻松。上去陶村水库后,路渐渐变味了,没有一点下坡,一个个蹬车子蹬的精疲力竭。行至天城路27公里处大坡时众人皆有怠意,回顾身后绵远低矮的山峰,李刚这小子竟然萌生退意,说调头冲下坡这会肯定是今天倍爽的事情,退堂鼓一敲,我家老婆也想随声附和。我和建峰在前面动用长征跋涉时毛主席老人家的招式动员他们,千哄万哄,都换成一乘一档往上蜗行,一路走走停停,总算冲顶,这时已经下午一点钟了。众人这会皆为误错早饭所累,饥肠如鼓。
  漂池,这是我原来经常淘树根的地方,错落落三五人家里炊烟早已落定。我领大家一溜烟骑车滑入这个小小的村落,小敏是我淘根的主要供货人,看我们满头大汗而来,说:“你咋不开你车呢,骑个车子跑到这?”笑曰:“先做饭,饿死了,蒜汁捞面条。”小敏的老婆和有身孕住娘家的女儿立马进灶火和面擀面条,一家人忙的筛子布罗乱动弹。而我们,坐在他家院内的杏树下海侃,青杏已经很大了,他说是“里美杏”,麦熟时就能吃了。可以放眼望去,放怀回看一路上疏落的麦田,因今年大旱,只有10几公分高的麦子已经抽穗扬花了,灌浆估计今年对麦子来说是件很勉强的事情,年后和年前,几乎没有一场像样的雨和雪。这些麦子也许是为了完成生命中某些必须完成使命,在诸多条件都不合适不具备的情况下拼出最后的力气结籽,挣扎着完善生命中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担当。
  
  炊烟再次从小敏家的吸灶的烟囱里升起,面条里续的青菜是从院子里的菜地刚摘的,一家人忙活一阵后,面条端了上来,面条上面绚黄绚黄的笨鸡蛋炒的实在诱人,我们四人胃口大开,每人进食两碗捞面条,悠悠哉喝了面汤后,那滋味真叫舒服。这时,我想起自己很不懂事,经常来山里玩,什么东西也没给人家带过,每次来还总是麻烦人家。记得前些时有天早上我刚睡醒,接到小敏电话,说来城了,给我带了点野韭菜和香椿芽尖。等我在街上接过他带的东西,拉他去喝羊汤时,小敏死活不去吃饭,说你忙你的,倔然转身去办别的事了。我说那你中午回来到家啊,他说行。那天忙,中午我竟然忘记给他打电话。晚上想起来打电话问时,无论我心里和口里是多么真诚的歉意,我自己都觉的是一种心虚,是一种事后修饰的面子话和套话。再想想人家今天对咱的热情,我那一刻真的很汗颜。老婆叮嘱我说下次你一定要带点鲜奶和方便面之类的东西过来。我说:“一定。”
  
  与小敏家人道别后,没骑多远就登顶了。回头,都是我们已经征服的山峦,看着高高低低的山路,真的很崇拜和佩服自己了。这一路的慢上坡多像我们一生奋斗的经过,艰辛、吃苦受累之后,只要你肯坚持,只要你能坚持,只要你是个有心的人,只要你是个认真的人,你一定能抵达你最最初的期望和蓝图。
  
  前面,是蜿蜒的盘山公路,放眼绵延下行的坡路渐渐隐入山林之中。我们大喊,我受够了一乘一档。换档,变速,急冲,刹车。因弯道过多,始终不敢放开,冲了一会,我提议下来检查刹车,我们下车检查时,发现刹车盘已经因反复急剧刹车而变色。李刚摸了一下刹车盘,手指立马烫出两个小泡。好景不长,这段下坡路一共四公里,中间歇了三次刹车,很快就到底了。上坡,费了三个小时,下坡,也不过是十分钟不到的事。这和我们大多数人感知生活中快乐和艰辛的比例是差不多的,快乐总是很快就过去了,艰辛的奋斗总显得要比快乐多很多长很长。
  
  下去坡后,前面有个小小的上坡路,我对李刚说:“这地球又要对不起你了啊,不小心又长了个小小的高包。”大家立马引申到众口难调,是啊,连地球长的高高低低都达不到所有人的满意,别说人间百态百事了。到天池山山门口做应景式的拍照后,我们选择从德亭往回走,这条路车少人稀,我开始教李刚和建峰双丢把,两个人学会后玩的不亦乐乎,他在前面甩开双手骑,我在后面或侧面甩开双手给他拍照,在相对同步的高速行驶中,拍了一些犹如魅影的相片,偶尔也有倍清倍精彩的镜头跌入我的指间。过一个村庄时,路人惊呼前面李刚,你看这人骑车骑的多好,双丢把。等他风一样过去,我接着飓风一样闯入那些人眼中,又听高声惊呼:“天啊,这人在后面双丢把给前面人拍照呢。”我笑言李刚,你的水平好不容易赚得路人的喝彩和敬仰,我从后面一闪出,你那些喝彩就如萤火之光了。他大笑说,反正这招是跟你学的。我在想这时有第三人在边上拍下我甩手骑车拍李刚做为风景,那肯定是非常引人的风景了。一路上,骑在车上,或轻松扭腰,或侧身间摆手给别人拍照,或自若甩双手把玩相机,那自得和从容,不敢说一骑绝尘,但至少相信在我们这片,就是老骑手也难以企及了。
  
  原计划是从梅子沟回的,但到杨河时,考虑到过完梅子沟后有个上七里下八里的蛮峪岭,从体力上确实难于逾越,就临时改变线路,顺杨河而行,从干碾沟走小道避开那座高高的山。不管是汗血宝马,罗马,奥巴马,只要你能骑上,只要你记得路,同样能回家。生活中我们有时也可能会遇到不可逾越的屏障,或是以卵抗石的不对称的对抗,其实这时我们完全可以绕行,可以规避,可以换一种方式抵达自己的目的或目的地。所谓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路转是也。
  
  从老母庄出来,经段坪约十公里,绕至下来蛮峪岭的坡下--五里河爬。这是前几年儿子养蚕时经常来采桑叶和摘桑椹的地方。这里有一片山坡全是桑树,每年会引来很多小孩子的家长带他们来摘桑椹,采桑叶。大家在河边休息的当口,我放下车子上山采桑叶。儿子一大盒的蚕,早在家急的没啥蚕食了。上山一看,几年前大片的桑林现在几近颓废,在这里采桑叶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了。几年没来,山上的桑树被破坏的非常厉害。现在的采桑叶者早不是几年前的我们,每一枝上,摘几片叶子,留下新抽的芽子。现在好多采桑者就是直接把树枝弄断,带回家里慢慢摘叶。木犹如此,人何以堪?这个词我用在这里,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摘了好久,也仅仅是弄了一点点桑叶。回家后让儿子裁蚕或送人一部分,看来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了。这些养蚕的困境和某些公司企业的困境多么相似。
  
  到家时已经6点多钟了,一天下来停停走走8个多小时,行路76公里,按里程说不算什么,但对于骑行者来说,这是一个相对来说非常苛刻非常高难度的线路,因为坡度和强度都要超出平时120公里的效果,海拔也近1500多米。整整一天,我们绕了一个大回环,一个大圈,回到了出发点。这一点,和我们人生的诸事多么相似,绕一圈后,发现我们会回到原点,发现除了享受过程的苦与乐之外,并没有失去和得到什么。人在旅途,有时我们费尽心机,历经万苦,最后的结果也有可能归零。
  
  包括生命不也是这样吗,我们来世上一遭,或幸或不幸,或富贵或贫穷,或得意或失意,或相爱或离弃,或钟情或积怨,最终,最后,我们都要归于沉寂,归于尘埃,归于生之后的死,尘归尘土归土,桥归桥路归路之后,最后的结果也有可能归零。所以,我们有什么理由斤斤计较沿路的那些不如人意的羁绊呢?有什么理由对某些人某些事耿耿于怀呢?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家人爱人朋友呢?放下应该放下的,担起应该担起的,珍重应该珍重的,快乐应该快乐的,记得你应该记得的,悲伤值得悲伤的,甚至流泪那些值得泪流满面的,才不枉我们这世上的一趟行程。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一群次瓢老君山受骗记

    下一篇:老槐树下的絮语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