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扁担(组诗)

龚坚
2008-04-22 12:01 分类:现代诗  阅读:2040  作者文集
  
  
  
  老屋,珍藏着一根
  柳木扁担
  时不时地我把它搂在怀里
  就像趴在父亲的肩头
  
  一个柳芽吐嫩的早晨
  儿子把它塞进炉膛
  我“刺溜”抽出火光青烟
  泪水瞬间涌出眼眶
  砸湿地面
  
  从此,我把它放在床上
  在每一个清晨和夜晚
  阅读它历经的苦难
  父亲小的时候
  就用稚嫩的肩膀
  挑起全家人的饱暖
  一头挑着爷爷治病的药锅
  一头挑着奶奶忧虑的视线
  还有那老少三代殷殷的期盼
  沉甸甸沉甸甸
  
  后来,父亲的扁担
  一头挑着我的学业
  一头挑着姐姐的花布衫
  父亲坐在夕阳的余辉中
  眼巴巴地张望
  渴望自己的孩子
  也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
  露出开心的笑脸
  每一个周末的晚上
  我抚摸着父亲结茧的肩膀
  总是禁不住泪水涟涟
  
  
  如今,父亲已离我而去
  临终时,还紧搂扁担
  说扁担是我
  我就是这根扁担
  今夜,我搂着扁担睡了
  梦中,扁担走进田野
  一头儿深深地扎进黄土
  一头儿高高地伸向蓝天
  
  枝杆上冒出了枝丫
  枝丫上冒出了嫩绿嫩绿的叶片
  父亲在一株老柳树下微笑着
  对我说活着就要扁担一样
  宁弯不断
  任劳任怨
  
  
  柴禾就是儿的小命
  
  飘着雪花的冬夜
  我突然患病
  父亲翻遍了所有的衣兜
  只搜出几分硬币
  父亲摸着我哭了
  捶着头说爹无能
  
  半夜时分
  父亲背起扁担
  拿起柴绳
  踩着雪光的清辉
  迎着刀刮的寒风
  要去为我挑回康宁
  
  父亲在雪地里砍着柴禾
  野狼在他面前张着血口
  荆棘在他身上扎着钢钉
  他全然不顾呵
  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柴禾就是儿的小命
  
  弓脊弯背的父亲
  喘吁地挑着山乡的黎明
  扁担压弯了山道
  也压响了腹内的饥鸣
  山路把他鞋底啃透
  他赤脚挑着柴禾
  任脚跟的血把冰雪染红
  也不停下歇歇脚呀
  要早早地挑到集市
  为我换回生命的跳动
  
  扁担的叙述
  
  把扁担放在父亲的坟头
  大把大把烧着冥币
  哭喊父亲起来
  狠狠咬我几口
  把我鼻脸打肿
  
  你不该走啊,父亲
  你生命的太阳才刚刚偏中
  脑膜炎不是什么绝症
  医疗及时还会丽日当空
  你在床上哼了三天
  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我说就是把扁担压断
  也要为你挑回生命
  你说人活到啥时也得老
  拉住不让我去踩雪踏冰
  
  我的泪水喊不起父亲
  却把睡着的扁担喊醒
  它说你走得无怨无悔
  只要我好心就安宁
  
  我恨扁担无情呵
  扁担怨我无能
  我双手抓进了坟土
  头撞着扁担
  任额上的血滴进坟土之中……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纪念晃磨(组诗)

    下一篇:走进天池山(组诗)

    >>>  返回作者龚坚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