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次瓢老君山受骗记

赵静端
2011-05-29 23:26 分类:记事  阅读:1279  作者文集
  
  
  今天和朋友及孩子们到栾川老君山玩,有座很巍峨的老子铜像,出于对道德经的仰望,我们走进更巍峨的大殿,有貌似道者引进,像正常程序一样,自己随意捐些碎银,烧香许愿。礼毕,有未染仙风道骨而身着道服者热情拉我手到一香案就座,然后煞有介事地拉一红色授带披于我的脖颈,然后翻开一札礼单模样东西,上一格格书云,某某某某年某月某日捐善款多少,后启借神明之衣循循善诱,大意说积德行善云云,时大殿高阔空濛,香雾缭绕,瞬间感觉头顶若有神明,仅出于对老子的崇敬,我二话没说,捐百元入功德箱内。
  
  
  道士旋拉吾手,以看手相为由头继续深侃,滔滔然有契合心境者亦有逆离心境者,看我欲信不信,遂拿出一把卦签,洗翻过后,让我随便抽一签,拿至眼前一看,此签乃青龙签,属上上签。那道士遂言之凿凿,说:施主,这卦签整整九天没有出现了,上次出现是九天前洛阳一位施主,大吉啊,这签值钱。极力怂恿我继续捐款。说实话,我此时已有些将信将疑,且一向也未将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想想一个大男人,捐就捐了,就又有一百元入箱,那道士指签下所书三千银两什么什么的,说要凑够那数。其时我心有忤意,几欲起身拂香案而去,奈何拉我云捐款消灾什么的,不捐灾难消之类话语,遂再捐百元碎银。折身欲行,那道士拿出刚才推天命所记之纸,说施主再捐一百,到外面把这灾烧在香炉里,灾就留下了。我微愠云:不用烧了,我自己有破法,你不用管了。拂袖而去。同时时,老婆也在另一香案捐款百元。环视大殿,同行者的黄智毅,李新榜,卫培华亦散坐香案,听另外一些假道士滔滔驴诱。呼之,亦被纠缠起身不能。
  
  
  殿外再度群聚,言及此事,方知这些假道士对众人所言大同小异,说少近女色,说不要赌博,说你品性善良,说你白手起家等等。所抽卦签也具是上签。看来这中间肯定有很大的问题。卫培华说,中间几欲离开,一有起身之势,那道士就言灾生不熄之辞,恶心的你欲走不能,遂乖乖就范。临走之时,道士极欲让卫再捐善款,卫起身给道士让烟抽,道士看劝捐无望,遂说送施主一句话:“不要抽烟,不要喝酒。”大家哄笑说,“八个字二百块钱,好贵的八字箴言啊。”沟通后发现众人程度不等均被讹诈不少钱财,分人计之,卫培华二百元,黄智毅一百二十元,李新榜二百元,乔伟猛一百元,我及老婆四百元,计约千余元。卫培华喟然长叹说:“他们办这事真不道德啊!”我接说,“这第一百元还是道德的,因为那是出于对道德经的一种尊重,后面的钱简直太不道德了,是被讹诈的。”想想在老子的铜像下还有这种明目张胆的不道德圈套,真是社会的悲哀啊。这种事情,钱倒真不是问题。我们纠结的也不于这点钱,能放下能拿出的也不会在乎。关健我在想,这些香火钱神灵是否能接到?这些钱会不会下班后被那伙假道士用口香糖偷偷粘出来一部分?
  
  
  
  在古代,庙宇的香客都是随心的,大门都是敞开的,庙宇也是从来不收门票的,现在倒好,一切都颠覆了,凡有寺庙的地方,稍有名气便有相当价高的门票,近者如少林寺,远者如。。。。一切都披着神灵的外衣在搞一些阴暗的东西。在神灵脚下明火执仗的这种诱诈讹诈充分说明现在的寺庙内什么都敢亵渎,什么都敢蹂躏,像栾川老君山这种手法,一天之内不知道在吭害多少香客,不知道要在神灵的铜像下加重多少罪孽,悲哉老君山,悲哉那两袖清风的老子铜像。当这所有的一切都被这样蹂躏,还有什么道可道?道可道,非常道,今天的遭遇可真是道非道,非常道也。
  
  
  
  后据了解,这座大殿是承包给几个所谓的道士来运作,据研究分析所有上香香客或抽一抽二或抽三,总能抽到好筌,类若魔术或障眼法的把戏,你抽过后那些假道会瞬间换牌,让你看剩下的签全是下下签,你那枚上签则有幸被你抽中,此中猫腻可想而知。更可恨者,同行黄某明明捐善款120元,后来同行者前去翻文案时却摇身被恶道改做100元+200元+400元,如此伎俩诱后者入套。若道可显灵,请随同那缕香烟归引至栾川县旅游局,长此以往,将严重影响栾川的形象,并严重影响栾川的旅游业,同时会严重伤害那些慕名到栾川旅游的朋友。一笑,一乐,一群次瓢也。聊笔言之,资赠笑耳,别无他意。我故妄言之,人家故妄骗之,大家故妄听之。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11-05-30 19:35:49

          连老君山都是假的,呵呵?老子何曾到过栾川。然而老君山一花钱,学者道士们都把老君山和老子拉在一起了。

  • 游客

    评论于:2011-05-30 19:49:14

          特别是谭杰还写了老君山赋,不过写得透美!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风继续吹

    下一篇:单车行者之天池山环线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