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继续吹

赵静端
2011-06-03 22:00   分类:情思   阅读:1309    作者文集
  
  我一直相信时光是可以打结纪事的,一直相信,时光会在一个人的梦里溜个弯,然后穿越一些很久很久前遗失的因缘与思念。邂逅显然不适合那时的月光,显然不适合一阙阙词里静默如初的平平仄仄。当那些小令、长调,或者春花、春雨披一袭十几年前的春衫,在浩瀚的时间之海里再一次恍然重逢,滴答滴答的刻度里,你才会发现,有一团心火,从来没有熄灭;你才会知道,有一个人,你从来未曾释怀;你才会明白,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你始终魂牵梦萦;你才会相信,那个街角,就是梦开始的地方......
  陌上花开无数,似花还是非花也许只契合了彼时的心境和心情。缓缓归来的云影,细雨才是回眸时不能躲闪的遭逢。梦随风万里,在苏东坡那阙我最最喜欢的词里,我不能提起无边丝雨细如愁,不能提及自在飞花轻似梦。小银钩、宝帘是不是还闲挂着当年的漠漠轻寒,我无从打探,无从诉说。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千年后的今天,面对你眉目间似曾相识朱砂痣,我又如何忍心说出点点离人泪,如何能从容说起掌心落下的是不是杨花。
  
  当整季整季的风吹过那片山峦,当大片大片的人和你无声擦肩而过,你终于会将信或相信,有的人,和你相处一生,同食同酒同疯狂,同样会感觉心与心隔着一座山,再也找不到年少时惊鸿一瞥的清澈;有的人,和你相交一生,同玩同游同消磨,同样会感觉相互抵达不了对方的内心,你有事情的时候同样感觉向他开不了口。有的人,你和他只见过一面,电光石火之间却会发现,有些话一出口就成滔滔的汹涌之势,生死可托,契若金兰。这个人可以是她,可以是他,也可以是那片沉静的星空,那片静默的水面,更可以是一棵树一朵花,甚至是一棵树一朵花虚无的倒影。
  挑琴或击缶而歌,水调歌头的那片水域里,执相牙板的红衣女子如何懂得大江东去?如何懂得故国神游的星星华发?四十岁了,没有什么酒可以随便倾入那潭月色,没有什么山可以无可救药地走进那片梅林或虚无的风。心猿意马的西子湖还在,泛舟浣纱的西子呢?江东美轮美奂的山河也还在,那江东临风的小乔呢?江南可采莲,那必须在合适的季节;对影成三人,也必须是有月的夜。当过尽千帆,这世上,除了变的我知道没有不变的,包括那阙词那段你紧紧攥在手里的时光。同样,这世上除了不变的我知道没有变的,包括徘徊的云飘萧的雨。
  绕过时光的或绕不过时光的,一切终究会一样成尘;爱过的和不爱的,终究一样会成为渺渺的尘埃。当你实在说不出一个名字时,我相信是因为你怕说起来,就会澎湃如潮,就会汹涌如雪;当你实在不能忘怀一段时光,我也相信,那不是因为不舍,不是因为放不下,那是因为所有的点点滴滴早已和那段时光融为一体;当你实在放不下一个姓氏,夜夜只能在心底里心底呼唤,我相信,那不是你怕别人听见,而是怕不小心被夜风吹走......
  
  四十岁了,我知道,每一天,风还会继续吹,梦,不管是卑微还是堂皇,我还会继续用生命和人格来践行。每一步,我纵使走不了最好,算不得最好,但我一定会在自己的年轮上,走出独有的水色、纹路、印痕以及风霜。

上一篇:洛阳红

下一篇:一群次瓢老君山受骗记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