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

赵静端
2011-07-11 08:43 分类:现代诗  阅读:972  作者文集
  风向
  --回雪莲之如何
  
  布满疼痛的肉身,在佛门在木鱼声里
  极难入定。各自为痛的掌心
  学不会合十的姿势
  有些爱有些恨,可能分道扬镳
  也可能合二为一
  
  涌动的月光,卷不起千堆雪
  我的梦还守着一个地方
  是寒山寺,是杏花,春雨,江南
  是吴侬的软语
  
  烟花三月,我披青衫,揣状元证书
  在小弄堂,丁字街,一步巷招摇过市
  对面的女孩不屑一顾
  
  柳如是的郎君,穿西服,戴领花,开宝马
  早已衣冠楚楚。我的竹马多么寒酸
  远上寒山石径斜,我无车可停
  
  这个朝代和那个朝代,只有一纸的距离
  冰冻的风情,在的士高的高分贝里
  极有可能,被披长发,刺青龙的贝司手倾倒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在路上

    下一篇:晚琴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