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龙凤舟诗赛】活动赠诗篇第二部分

赵静端
2011-07-12 15:41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31  作者文集
  雪馨点:烟花、浪花、雪花三朵花
  
  如冰点:水花、霜花、雾花、雪花、浪花、雪花、冰花五朵花
  
  
  
  1、烟花
  文/赵静端
  
  
  烟花三月下扬州。我是从唐朝时
  打马,从洛阳启程
  大运河的两岸,陌上花开无数
  你知道,我不仅仅是为了尾随一条河
  不仅仅是,为了尾随一段花香
  
  烟花里的时光那么柔软,多么绚烂
  那只鹤没有飞来之前,我不会折柳
  折柳如烟一样的女子,藏身于斑驳的画卷
  你和我不提天荒,不提地老
  
  十万贯的白银,在通货膨胀的霓虹灯下
  够不够请你喝一盏茶,够不够轻博一笑?
  肯爱千金,扬州的房价
  被涂改的面目全非。而你清澈的笑意
  依然清澈
  
  烟花三月,你和我是那座城池里
  无力挣扎的囚禁者。烟花的影子和我的影子
  试图在云上,逃离春风十里扬州路
  逃离千年后的某朝某代,某城某池
  以及某灯某火,某花某人
  
  2011-6-2009:46
  
  2、浪花
  文/赵静端
  
  秀水亭,碧云街,梅花弄,扫花巷
  动笔之前,我会在你的双眸里
  虚拟一片海,虚拟描摹一朵浪花
  
  红尘半卷,余生里
  我是不是,只能怀念一场花事
  不能奢望,切入那朵浪花清澈的身段
  
  抱抱你的腰,你看
  那微微的星光,就能在水面
  砸出朵朵浪花。你同样
  能在我心中砸出,一生的爱
  一生的无怨
  
  2011-6-2123:29
  
  3、雪花
  文/赵静端
  
  有足够的冷和足够的云
  使你相信并相象,雪花已经很近很近
  关于你所有的秘密,水知道,云知道
  雪也知道
  
  那座山双手合十之前,雪花和你的掌心
  只隔着一个冬天的距离
  我和你啊,却隔着一生的距离
  
  生存是一种转瞬即逝的挣扎,一如
  转瞬即逝的雪花。在因果不甚明显的季节
  我更愿意,说一些酒色花色,谈一些山色水色
  爱一些月色雪色
  
  2011-6-2123:58
  
  4、冰花
  文/赵静端
  
  
  
  洛阳朋友若相问,一片冰花
  当然不会辜负那个冬天,不会辜负
  那滴水的念想。
  
  在哈根达斯流行的季节
  我对你,重提那个玉壶
  很有点西出阳关
  或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味道
  
  不必在冬季,不必在掌心
  当一朵花吸满所有的月光和极光
  虚掩的门内,肯定
  有一个人,一直醒着,一直
  不肯睡去
  
  2011-6-2016:44
  
  5、水花
  文/赵静端
  
  女人似水,女人花
  当然,这只是文学上的修辞和比喻
  当然,那时我离你撩起的那朵水花很远
  离你也很远
  
  水花,从离开你指尖的那一刻绽放
  又在离开你指尖的那一刻凋零
  这微秒毫秒的花期,可能比
  传说中的昙花还要刹那
  
  你是女人,你同样
  是某个人指尖唯一的水花
  我的问题是,你盛开的时间
  是不是也与距离,风向有关?
  
  开与不开,我无法把握
  女人花和水花间的递进关系
  当依入或远离一个人的怀抱
  你会不会,象晶莹和剔透的水花
  遇爱而开,遇伤而谢?
  
  2011-6-2108:53
  
  6、霜花
  文/赵静端
  
  千年后,穿西服的男人不擅饮酒
  点一枚叫念奴娇的词牌,丢入那杯月光
  芝华士的酡红里,有轻霜落下
  
  三两片相思,随子时的薄霜潜入愁肠
  你微鼾的气息里,我不是
  醉卧床前地上霜的那个人
  选择一朵霜花,点染你绝伦的身段
  
  那个冬天的谜咒,还隐藏在悠远的青衫上
  浔阳江头,能倩谁弹一曲瑟瑟的琵琶
  滑入你玲珑的水袖
  
  2011-6-2110:40
  
  7、雾花
  文/赵静端
  
  
  
  沿一排排芦苇,掉进一朵雾花
  在温柔的怀里,我找不到来时的路
  你,找不到归去的路
  
  走不出那杯酒香,我同样
  描摹不出你眉目间那朵雾花的容颜
  守着层层迷雾,我在等花开的声音啊
  你知不知道?
  
  等待一场风,吹开潮湿梦
  朝朝暮暮,我反复咀嚼沾衣欲湿的往事
  咀嚼彼时的月华。这样的夜
  我可能老去,我已经老去
  
  2011-6-2110:52
  • 游客

    评论于:2011-07-12 21:18:43

          精品推荐栏版,总共只有10首精品,而飞花版主却挂了5首。好意思啊?

  • 飞花

    评论于:2011-07-12 22:43:49

          楼上少见多怪,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可以挂满你的诗。我这几组本是在天府论坛别人点的诗。你水平高的话咱们可以就诗论诗,只对文字就行了,不必名和姓也不挂在一边说异音。朋友可以用真身上来和飞花论诗玩,扫花是兼容并包的环境,并不是一言堂。再说了,几个星对我来说都一样,一星和五星没什么区别,我也不在乎这些。是真朋友就探讨诗,OK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龙凤舟诗赛】活动赠诗篇第三部分

    下一篇:飞花:【龙凤舟诗赛】活动赠诗篇第一部分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