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烛光:之二

明月居士
2008-04-26 12:09 分类:记事  阅读:2910  作者文集
  让那泥土散发出来的幽兰般的清香深深地沁入我的心扉吧
  我的灵魂,将在这虔诚的期待和永恒的赐予中得到无比完美
  的净化
  
  隔岸的灯火次第亮起。仿佛海风中我期待已久的情人的裸足,
  正踩着柔软而妩媚的沙滩轻轻走来,叩响我的心之壁
  
  泪光中
  我举起爱的酒杯
  
  随你流浪,在你目光的海面上漂泊
  从此我的心永远不会迷航
  
  动物是单纯的,只有本性
  人是复杂的,因为多了一些理性
  
  枝叶伸出手掌,想捉住风
  却意外捉住了雨点
  
  夜的潮汐缓缓漫过我的额迹,化为一片静谧的梦之沙滩。由远及近
  的情人恬美而安详的呼吸,如潮湿的海风,从遥远的地方为我送来
  了数不清的灵感和遐思
  
  笼子里的小鸟哦
  你是在唱一首忧伤的囚徒之歌么
  
  那清晨花园深处娇羞的花瓣上轻轻留下的
  是你的名字吗
  
  忽然,我心的湖面上
  掠起一双美丽的白鹭
  
  草原上高飞的雄鹰啊
  你要把牧人流浪的心带向何方
  
  那午夜时分静静开放的花蕊里
  是谁在独自低语呢
  
  我坐在角落里
  看那些骗子们在舞台上得意地表演着
  
  小鸟的翅膀
  把天空描绘的丰富而又辽阔
  
  我看见那些从屋子里走出的人
  纷纷戴上了生动的面具
  
  爱哦
  你这伟大的囚徒
  
  圆了又缺的,是月
  补了又破的,是帆
  
  昨天已经失去,那又怎能留住今天
  年复一年,多变的是季节,不变的是爱的诺言
  
  秋雨哦,你可以洗掉我脸上的泪痕
  又怎能洗去我心头的清愁
  
  心的四周堆满了忧郁
  既然无法走出,就只有等待那轰然坍塌的时候
  
  我该送你一些什么呢
  是芬芳的茉莉,还是含笑的玫瑰
  
  生命是一条河
  潮起潮落,都是我的歌
  
  花落了,叶也要落
  浪漫走到尽头,总有一分苍凉,一分萧索
  
  屋檐遮住了雨水
  遮不住的是淡淡的忧愁和寂寞
  
  寂寞不识春风暖
  却道天凉好个秋
  
  对人生,如果你决定去应付
  便无疑于一片秋叶,季节的风一吹,就落的无影无踪
  
  你微笑的时候,我仿佛听到黑夜的脚步正悄悄走远
  黎明已披着绚美的礼服款款走来
  
  让傍晚时分霞光从天边投射下来的梦一般迷人的光影,透过
  幽暗的窗棂,匀匀普照在我沉思的脸上,如一尊智慧的神灵
  永驻我的心间
  
  晨光的雨点音符般叩打着我的思想,发出清脆而透明的谐声
  静谧的黎明之岸哟
  
  那搭救你上岸的不是别人
  而是你自己
  
  锁的愿望是找到门
  然后,掌握它的自由
  
  花朵对绿叶说
  “让我成为果实”
  
  绳索对纤夫说
  “给我力量”
  
  剑鞘对剑刃说
  “我不是囚禁你,而是聚敛你的锋芒”
  
  光阴贴着我的耳朵说
  “孩子,不要久停,上路吧!”
  
  晨露醒来
  发现自己正躺在黎明的草叶上
  
  火把燃起来了
  黑夜象一群落荒的盗贼,纷纷夺路逃去
  
  残雪和断枝
  是春天结构的另一部分
  
  锁,制造着问题
  钥匙,总是解决着问题
  
  永恒的神灵哦
  我看到了你在黑夜里点燃的无数星星的火把
  
  灰尘不停地向扫帚申辩
  “我是无辜的”
  
  鲜花在我们眼中唤起的某种愉悦
  是一种类似于音乐的东西
  
  有是运动的
  无是静止的
  
  我看见阳光在阴影的对面舞蹈
  如一位静美的少女
  
  财富对爱说:“对于你的背叛者,我的光芒足以照亮他们的世界”
  爱对财富说:“飞蛾投火前也是这样认为的”
  
  空虚者以无聊为玩伴
  充实者将寂寞当食粮
  
  幻想永远年轻者将镜子摔成了碎片
  于是,连他的心也苍老了
  
  我问上帝:“孩子们看来是幸福的?”
  上帝说:“因为他们是真诚的”
  
  风在绿叶间逗留着
  想找一个筑巢的地方
  
  春天以为在鲜花的烂漫中找到了自己,流水以为在瀑布的飞泻中
  找到了自己。于是,世人以为在生命的浮华中也找到了自己。上
  帝默然。
  
  黑夜问我:“你在我的沉默和静谧中看到了什么?”
  我说:“我看到了白昼自以为是的炫耀和轻狂”
  
  让我拨响手中谙哑的吉他,用全部的真情为你唱完最后一首歌
  然后,我将开始漂泊
  
  从你的目光中,我感到了寒冷的世界里闪烁的温暖的亮光正从遥
  远的地方冉冉升起,照亮心之路
  
  属于这个冬日的所有的寒冷和寂寞,都已被心中这把爱的圣火照
  亮了哦。在这无与伦比的时刻,天使手中的竖琴从旷远的天界拨
  响了悠扬的曲子,宛如一瓣瓣洁白的梨花从天而降,纷纷扬扬散
  落在我的身上
  
  我忽然梦见自己化为一只流血的太阳鸟,火红的羽毛在飞翔中骄
  傲地燃烧着,火苗刺破黑暗笼罩的天空。我周身的伤痕,在这辉
  煌的洗礼中感受着永恒的愉悦和快慰。一刹那,我卑琐的灵魂得
  救了。属于我的整个的灵与肉,都和这个博大的世界一下子融为
  一体
  
  黄昏,在海面上降临了
  海水在岸边轻轻地打着旋儿,跟礁石窃窃私语着。海风吹起了悠扬
  的口琴。远处柔软的沙滩上,鸥鸟们舒展轻盈的翅膀自由地掠飞着。
  黄昏,我痴恋的情人!
  白昼以她热烈的拥抱和光芒的语言向我表露爱情,在我的脖颈
  上戴上了象征富贵和荣耀的繁花缀成的环饰,让鸟儿们围着我
  歌唱,让蝴蝶和蜜蜂绕着我翩翩起舞,让豪奢的东风为我奏响
  了喜庆的婚礼之曲
  然而这一切不能给我快乐。我对她轻轻施完一礼,就走开了
  黄昏哦,我痴恋的情人!如今,我却再也无法遏止内心甜蜜的
  震颤。你的柔情已源源注满了我爱的酒杯。在你宁静的微笑的
  光影里,在你匀匀的呼吸的音韵里,我已深深的陶醉了
  
  风暴啊,你这十恶不赦的刽子手!
  你强迫黑夜用疯狂之手弹奏出鬼魅般淫邪的乐曲。你霸占群星
  的光芒,缀成绶带和胸前一枚枚荣耀和显赫的勋章。你不择手
  段,使尽蛊惑、淫胁、恫吓,甚至杀戮,妄图成为主宰世界一
  切的残暴的国王
  你驱动野蛮的战车,肆无忌惮地四处施虐。车轮辘辘轧过田野
  和村庄,发出可怕的声响。那些房门已被扭曲和撕成碎片,所
  有的灯光都已熄灭。善良和屈辱,蜷缩在墙角里呻吟。你在野
  心和贪婪中享受着愉快和满足
  于是,你开始举办隆重的胜利庆宴。不幸者匍匐在地上,颤栗
  地吻着你的脚趾。你用唇角卑贱的微笑装饰着丑恶的灵魂,你
  将无辜者的血腥燃烧成罪恶的狂欢之炬
  远方,废墟和血渍中,黎明的号角已经吹响
  
  由于苦难和仇恨
  才使爱晶莹而又纯粹
  
  暴虐是一种灾难
  而伪善比瘟疫更可怕
  
  高大尽可以嘲笑矮小
  但智慧却足以蔑视无知
  
  有时候,我想点燃一根火柴
  然后看它静静燃烧
  
  音乐之于思想
  正如面包对于饥饿一样
  
  戴着一副沉重的爱的镣铐
  我朝地狱之门从容走去
  
  镜子对我说:“无论你怎样看待和评判我的存在,你最终将无
  法回避苍老!”我向镜子施礼,然后面对岁月和流水
  落叶对我说:“让我在你的目光无比深情的注视下,完成生命
  的最后一次飞翔吧!”我对落叶承诺,然后膜拜苍穹和泥土
  
  如果你的爱是奔腾的江河,我不会选择把自己塑造成为堤坝,
  而是成为浩瀚的大海
  
  没有雨,屋檐的表情是一种聊懒;没有风,旗帜的脸色是一种
  忧怨。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集》序

    下一篇:心灵烛光:之一

    >>>  返回作者明月居士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