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火神庙到黄柏树

万志敏
2011-07-30 10:20 分类:记事  阅读:2463  作者文集
  
  
  三月十三日,星期六,农历辛卯年二月初九。
  昨天下午,赶到乡里,因三月份县、乡各种会议多,只好趁星期天回来处理一些紧要的事情。夜里及早睡觉,早晨醒来,考虑到新年后还有三四个村没有转到,就决定去东南角的火神庙和黄柏树村。联系了火神庙村支书老马和黄柏树村支书老杨,两个人都在街上,等他们把事情办完动身出发已是上午十点多。同行的还有老马家的小女儿,瘦怯怯的,在街东边抱着一大块折卷起来的塑料膜上车,准备回家搭香菇棚用。
  一路上,新修的省道宽平如镜,泛白亮光,路下侧的白河河道较往昔宽阔了许多,去年灾后的印痕在初春的山树背景下格外的寥落,大片大片的圆溜河石堆在河床上,临路的堤堰被冲得豁豁牙牙的,不时有劫后的枯树断枝干卧在白沙乱草上。
  沿下寺村道入沟,益发看见往日蜿流的河溪变为了乱石滩,河两边的高低丛树已荡然无存,时而有河底黝得发青的连山石如微缩的山脉,时蜷时伸蜿蜒在路旁。穿过下寺村上坡,走去火神庙村的路,见到数处断板路面,人工用沙石填平。路上遇到了十几个背着行囊的驴友,弯腰前行,看见我们驶过来了,他们停立在路边,一个穿红上衣的青年人还摆着手势,捏着嗓子说:“劫,劫,劫个色呀。”我们笑着向这群勇敢的探险踏春的人们招了招手。
  村道蜿蜒在高山峻岭间,左旋右盘,走了一阵子,回望山下草绳样的弯路,心想,初访者或恐高症者到了山顶俯瞰来路,定会有一阵目眩。
  快到山顶时,发现有几个群众在摆放锯沫机,身边放着一堆从山顶上溜下来的鸡蛋粗或虎口粗的木料。看到有车上来,一阵惊慌。瞅见支书老马下车,方才转安。我们下车往前边走,让司机小张等着腾路过车。
  因处于林区,林政管理政策很严格,群众种了十几年的袋料香菇,先前县乡大力推广种植,还有指标任务。近些年严刹严禁,不许动一草一木,因此群众生活保证受到极大的损失。我们积极向林业部门反映,以外购料发展食用菌,但还是有群众私自盗伐。靠山吃山,只一味地宣传青山绿水,一味地宣传政策,毕竟不能完全禁止。这里山高林茂,人口稀少,应该下放一些间采计划,让群众有序地采伐,既得生态也济民生。可是年年向上面反映,一直没有得到采纳。上面怕一开口子,便不可收拾。没有办法,只好让林业公安驻乡监管,对乱采盗伐者处以罚款等处置。先由各村统计上报,然后由林业公安统一处罚。
  我问老马,这些登记过没。老马说,登记过了。我说,登记过了,马上让林业上来处理。处理完了,就不操这份心了。这个村和黄柏树村地处偏远,外购料路远山陡,运送难、运价高,群众习惯还是上自留坡上砍树。群众有自己的道理,说砍一棵,发五棵,只要不刨根,山上的树五七年,又长得很粗了,但是乡里毕竟不能拿这些道理老去和上面说事。只能让林业上以罚代管,逐步来规范。只有让群众在产业转型、外出打工上寻门路,更长远的开发全乡休闲旅游产业,才能真正减少这些与政策冲突的地方。
  由山顶下村,道路更加陡峭,有些弯道又急又猛,生手上来还真不敢开车哩。下坡至平缓处,便看见去年洪灾的痕迹,好几处道路都冲断了,简易的平整了一下。河流基本上改道了,冲刷了堰坪,冲刷了房屋墙角,小沟壕变成了大河滩。
  离村部还有三四里处,我们下车而行,边走边看,至西幢河处,但见这河冲宽了三四倍,大石乱堆,小石密铺,真是一川碎石大如斗。河道边处,有细细的小塑料饮水管时出时没。我知道老马家就在对岸住,便一同向他家走去。
  老马家隐在几簇杨柳树中,正屋和厦房土墙瓦面,外涂灰水。院门外堆着伴着麦麸和营养素的袋料,他老婆、大女儿正在和两个帮工的人翻着袋堆。我和老马、老杨到家里正屋坐下,只见中堂上挂着毛泽东、周恩来两位伟人合立的画轴,还泛着新,估计是过年买的。
  我和老马聊了起来,问家里的生计等等,老马说,要不我就五个孩子哩。我感到很希罕,知道他儿子在县劳务输出公司上班,还有两个女儿。便问他咋回事,他说,刚才车上的小女儿原是三胞胎,今年十七岁了。那年村里架高压电,我领着村上的人干了多半年,只知道媳妇怀胎时肚子大,不想产时,生了三个,一男两女。当时我正在下寺架电杆,听捎信儿,一路小跑赶了四个小时跑到家里,媳妇大出血,有命没命还在两可,三个孩子照护不住,扔了两个,只剩下这个女儿猫娃一样活了下来……说着,老马媳妇走进屋里,拾馍拿面,准备做饭。我说,嫂子,不在家吃饭了,老马知道你在家忙,把饭安排在玉璋家了。我看了看这个五十余岁身材微胖、面容红黑的大嫂,尽管她一再挽留吃饭,我们还是就势走出了她家。
  走到村部,在村会计玉璋家门口,太阳地下,搬了几只小凳坐下,与老马、老杨继续攀谈。得知,火神庙村一百一十余户,如今迁到县城、乡所在地二十多户,村如今剩八十余户,今年家家种袋料,青壮劳力四十余人全部正月十五前外出打工,枣皮(山茱萸树,一种中药材)树群众加强了管理,年前有的已除杂、扩穴。黄柏树近两百八十余户,今年种袋料二十余户,总量减少,但青壮劳力一百四十余人全部外出打工,以内蒙最多,经济树管理也得到加强。整体上这两个村除憨傻呆痴户外,家家有项目,人人有事干,今年收入有望比去年提高,人均收入估计在四千元至六千元左右。
  说着说着,玉璋老伴把饭做好了,滚得粘稠的玉米糁夹大米粥,烙的面饼,还炒的鸡蛋和腌肉。吃得很香,我向做饭的大嫂说,太麻烦了,不好意思。饭后,我对老杨说,从这西幢河下去到黄柏树有多远。老杨说,不远,七八里路,半个小时就到了。我说,那咱步行去黄柏树吧,去年这河涨水大,沿路还能再看看。老杨说,好。
  我和老马、老杨顺河而下,时而走河道,时而过土坡,走得出汗了,就坐在河石上歇歇。这条西幢河汇集了沿路各山头流下的大水,去年为害很大。把沿线打集体时整修的堰坝冲毁殆尽,河道上群众栽的杨树林全部冲走,还有山茱萸、核桃等经济树也不同程度受损。
  老杨指着几十米高的山坡上十几年前栽的电杆说,真出了憨力了呀,那时领着三拨人向山上运电杆,妇女老人们在前边除杂修路,劳力们自带干粮,饥了一口馍,渴了喝捧水,上面的人用绳拉,下面的人用力推,我们村和火神庙的劳力从街上栽电杆一直栽了五十里,栽到村里。现在想想,再让干这活,人也组织不起来了,活也干不动了哇。我笑笑说,那是电通了,电不通,你照干不误。别的不说,零六年我到乡里,第一件难活硬活就是修你和老马这两村的“村村通”道路,钱没钱,料没料,连料场都找不来个地方,把山嘴炸了弄料场,乡领导、乡干部、村干部借钱贷款赊水泥,托亲戚找朋友拉工队,一公里路基础除外,光板面花费二十三万五,上级补贴九万多,那么苦那么难,不是也把全市最艰巨的路修成了么?谁让咱托生在这地方呢!回头想想,真不值,花这么大的投资,不如把群众全迁到街上住哩。群众只是一个“住下不嫌坡陡”,舍不了穷家烂地儿。
  老马也说,唉,穷家难舍,祖祖辈辈都这样过来了。吃苦人不能怕苦吃。我上小学时,家里兄弟姐妹多,在街上天天为公社食堂劈柴,一斤柴伙三厘钱,就这过星期天,还要为家里买上点灯的油,吃饭的盐。当兵走没带家里一分钱,年年还要为家里寄钱。当兵回来,书记、乡长找我让我干村长,架电、架桥、通水、修路、通电话、通闭路电视,硬是把别人不敢想的事儿干出来了,我和老杨是全乡最出力的村干部呀。
  我说,呵,谁教你俩都是革命军人出身呢,扎根山区不怕难,有本事嘛。
  说着走着,已近黄柏树村河口,渐见有人家院落出现。大约有十几户人家,都散居河岸高地。见有一户盖的钢筋水泥的平房,但靠外的一间房已被冲垮,墙基下冲刷了一大溜子。我问老杨,老杨说,这户人去年第一次发水时,还没事儿,第二次发水就不行了。现在人迁到邻县乔端街上做生意了。那边土墙的一户是孙金松家,也快冲到了,家里有一个二十多岁的憨孩子,小孩子在街上上小六,老婆前两年日子过不下跑了。金松是个老实人,日子过得很艰难。
  我说,走,咱去看看。我们走上了土岸,看见孙金松家只有三间土坯房,上铺石棉瓦,好象是新盖的,靠右山墙另搭了间低矮的坯房。老杨说,金松去地干活了,他的憨儿子就在小坯房里卧着,有时还要用根绳拴着。我们走近小坯房,掀起化肥袋子织成的门帘,便听见“嗷,嗷”的叫声。我看见一个蓬松的脑袋从地铺上转了过来,因久居室内苍白而怪戾的一张年青的面孔,斜着眼瞪着我们,一双经常舔得发红的手还在嘴里舔着,身上盖着和门帘一样的化肥袋子“棉被”。身边有好多烂棉絮。老杨说,这孩子五岁时被他憨小叔扯着两条腿摔了一下,就成“二蛋”了,民政上每次救济,都有他家的面和被子,这孩子不盖被子,总是把被子撕烂。没有办法,就一年四季盖块化肥袋子。他家这三间土坯房还是用乡发的救济款,村里帮忙照呼着盖起来的。
  我问老杨,这家享受“低保”没有。老杨说,三口人都享受了,年年其他的救济都有他家的,没办法,唉,心疼不过来。
  我们默默地走出孙金松家。
  顺路而下,看见有三户的房屋建得极其洋气,特意走进一户去看,只见院落收拾得汤清水利的,十几个竹筐里正晾晒着新采下的香菇,屋里有电脑、冰箱等一应时新的物什。其余户的房屋虽不时新,但都还看得过去。
  出了西幢河口,就到了黄柏树村部。这个村部是零七年盖的,两层十间,看上去,还比较时新。在村部坐下,我对老马、老杨说,过年来,一直萦记着来你们俩的村看看,经常忙,忙在应酬开会等繁杂事务上,只有下来多看,才能多接“地气儿”。今年以来,乡里先后大大小小开了七八次会议,除了重点工程外,重点安排群众增收问题。今天看了看,感触很多。我想和两位老哥探讨几个问题。一是关于灾情。灾情重在道路、吃水上,这要靠上级项目支持,但小堰小堤的修复还要靠村里,道路问题年前已与市交通局张局长说过,近期邀请他带着公路局项目上的人来看,他年前也答应来看了。要紧的是火神庙村和黄柏树西幢河、下号的住房困难群众,乡里已在街西建设安置小区,整合所有项目资金让受灾群众以最低价到街上住。要动员群众,迁出不宜居住的地方。从长远看这两个村要全部迁出。老房子只是收秋时或种香菇时的临时用房。二是群众收入问题。主要还要靠种香菇和管理枣皮、栗子等经济树,不要小看这些东西,只要管理好,每户一年收入万儿八千不成问题。青壮年必须组织动员外出打工,转变不离乡土的观念。目前打工还是投资小,收效快的挣钱门路。另外,乡里今年要牵头组织民间能人、经纪人成立食用菌、山茱萸、土特产等专业合作社,与市场对接,打通销售渠道,减少二道贩子、三道贩子,让群众直接受益。三是移风移俗。在婚丧嫁娶等方面,继续简办,减少行情待客开支。你们一年行情要花上上万元,一般群众要花五六千元,这个数字相当惊人。娶嫁仪式不办不行,其他名目要取消。节支也是增收,算好这笔帐。四是其他工作,计生、防火、稳定等也要继续做好。
  最后,我拿出三百元钱交给老杨,让他转交给孙金松。我抱着不安和惶愧的心情对老杨说,金松家的事情主要靠村里多帮助,有什么问题要及时对我说。让他的小孩子好好读书,闲了有空时我到学校看他。
  从村路上走出黄柏树,翻山越岭后,我和老马、老杨又步行了四五里,看看了黄柏树被大水冲惨了的三公里道路。大多数半幅路板悬着,路基淘空严重。有三处桥涵除了一层薄薄的板面用密密的木桩顶着外,下面全部淘空。
  我把视线从沟底抬向天空,天空瓦蓝深邃,高远难问。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根基在基层。中国地广人多,地区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性差异很大。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如果农民群体上解决不了生计问题,整体的发展将是一句空话。这其中,百分之四十五的农村劳动者,不管是原地刨食,还是外出务工,他们仅创造了不到八分之一的国民生产总值,如果他们不能养家糊口,比较稳定的解决家庭温饱、医疗、教育等生计问题,这个社会结构的坚固性、稳定性和长远走向是很令人置疑的。作为一个基层工作者,守土有责,如何与这块土地贴得更紧,如何把民生组织得更有效,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深远追问和时时惕励的大课题。
  我把视线转向近处,老马和老杨正站在断板路面上说着话儿,他们的头发已见白,脸上印着细细的皱纹,困难和努力对他们来言,既是过去时,还是进行时,在这方天地外还有好多诸如体制、规划、指令、举措、动员、落实类的东西在等着,他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但这些东西会影响着这方天地的未来和走向。
  山坡向阳处的山茱萸树已开出了淡黄的花儿,偶而一株两株心薏树也缀满了白花,路旁的小溪发出了“嗒,嗒”的轻微流音。
  春天毕竟到了,虽然她仅仅是个季节,我想。

  2011.03.18
  
  
  • 游客

    评论于:2011-08-01 03:01:38

          真是一位深入百姓体察民情的父母官。

  • 游客

    评论于:2011-08-01 03:03:13

          老同学为你感到骄傲!

  • 游客

    评论于:2011-08-01 08:18:00

          我们也该到白河看看了,经济上帮不上忙,向有关部门呼吁一下,向外界宣传一下白河人民生产自救的精神还是可以的。

  • 伏牛狼

    评论于:2011-08-01 10:33:41

          花落花开又一年,和大雪小雪又一年都是物候意义上的季节,其实“山中日月长,岁寒不知年”也因该是真实写照的。这两个村,是深山区发展的缩影;有幸不只一次到过这里。没去一次都是内心无法平静,感动自己的是这里的山水和淳朴厚道的山民!读如此动情的文字,“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根基在基层。中国地广人多,地区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性差异很大。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如果农民群体上解决不了生计问题,整体的发展将是一句空话。”如斯想下去,“这方天地的走向和未来”应该随着政策和导向一直很好的走下去……“山路弯弯”弯出另一番天地,时代不正轰轰烈烈向前隆隆挺进吗?希望在路上,路在脚下……

  • 伏牛狼

    评论于:2011-08-01 10:34:34

          花落花开又一年,和大雪小雪又一年都是物候意义上的季节,其实“山中日月长,岁寒不知年”也因该是真实写照的。这两个村,是深山区发展的缩影;有幸不只一次到过这里。每去一次都是内心无法平静,感动自己的是这里的山水和淳朴厚道的山民!读如此动情的文字,“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根基在基层。中国地广人多,地区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性差异很大。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如果农民群体上解决不了生计问题,整体的发展将是一句空话。”如斯想下去,“这方天地的走向和未来”应该随着政策和导向一直很好的走下去……“山路弯弯”弯出另一番天地,时代不正轰轰烈烈向前隆隆挺进吗?希望在路上,路在脚下……

  • 千雨荷

    评论于:2011-08-16 21:20:14

          白河,你倾尽全部身心与它,才使夏天的白河清爽,春天的白河灿烂,秋天的白河多彩,冬天的白河妖娆。白河因有你,更具有美好的明天。


  • 共6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树根里的春天

    下一篇:江山也要伟人扶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