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说余秋雨及其现象

万志敏
2011-09-21 08:47 分类:时评  阅读:1866  作者文集
  
  
  看到网友《鲁迅、余秋雨及其他》一文,很赞同该文对两个体制下鲁迅、余秋雨两人相比较的疑问和思考,与我“心有戚戚焉”。我想就余秋雨现象谈谈看法,以为续貂。
  一为余秋雨其人。接触余秋雨文章差不多二十年了吧,余的文字优点很多,不承认这一点,就低估了广大“余迷”群体的智商。余的文字以文化、游历为基点,善于从各类掌故和资料中爬罗剔抉、抽筋扒骨,然后以文化情感揉以游踪视角为线,洋洋洒洒,连缀成文。视点独到,构思精巧,文风明快,语感温醇。能发人不能思,写人不能述,把一些历史性、学术性、思想性的东西通俗化、唯美化地展现出来。用文字编织了一个个温暖而又魅惑的梦境般的“小窠”,使人沉涵体味,欲罢不能。他的诸多篇什如《一个王朝的背影》、《苏东坡突围》、《抱愧山西》、《青云谱》、《阳关何处》、《问卜中华》、《风雨天一阁》等,确实有一种魅力。
  但余的文章中也确实有“硬伤”,《咬文嚼字》杂志及其他好多人的文章,都对他摘引的史料、资料中错讹之处进行了披露。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据有人说不胜枚举呢。这些都是正常的,当一个人成了家,出了名,在大庭广众中被“聚焦”,引来几声质疑,招来一串“倒彩”,甚至出现几句骂声,不管是学术的、善意的或是恶意的,余应该正确对待,过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散文集一而再,再而三,改头换面地出版,应该订正修改再付梓,篇首或篇末的序与跋中也留一小块地儿,对提出问题的人表示个感谢,无害“名家”风范。可是余对此好像一直讳莫如深,有点死不改过的意思,格外招来无尽的谤毁。
  特别是对于“文革”中参加写作班子,充作了“御用文人”一事,他更是遮遮掩掩,不敢拿出点男人的骨气来,实在匪夷所思。手头就有一本书《庭外“审判”余秋雨》,武汉一名大学教授古远清所著。详细介绍了余、古文笔官司的始末。是则为是,非则为非,即使当年参加了上海的写作班子,也是奉命而为,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可是面对于光远及当年参加写作班子的人的证据,余始终以一种坚硬的姿态,或是故作高深,不予理睬,或是千般掩护,万般遮盖。始起诉,终撤诉,还留下了有些讹人意思的文字尾巴儿。让人感觉,这老余有点不够光明正大了。
  余以文章称名,不是以“道德家”、正人君子传世,本来是个人的私事儿,不必要责之过苛。何况“文革”已在人们的记忆中渐行渐远,即使当年施暴于人者,或亡故或匿迹也基本烟消云散了。你老余现在成了名人,有无数粉丝,还经常在选美、青歌赛中露头露脸,指指点点的。有些人旧事重提,不过是鲁迅说的“像无数个被捏着脖子,提起来的鸭子”般的围观看客样,决没有痛打落水狗,“褫其华衮,示其本相”的意思。因此,老余对远年往事的“不爽快”、对文字“硬伤”的“不痛快”,即使市井引车卖浆者流也颇为“不齿”。
  中国人提倡三立,立德、立功、立言。尤其对文人,特别是知名文人,道德和人格上的要求高了些。历史上写毛笔字的人如过江之鲫,多了去了,有声名的还是“颜筋柳骨”,字好是一方面,“筋”韧“骨”硬也是一方面;历史上当史官的人也颇为不少,班固也曾自吹《后汉书》写得那个好呀,但是还是写《史记》的司马迁不可磨灭。这道理,老余读书多,那有不明白的?因此上,即使我是老余您文章的“资深”粉丝,现在耳根子软了些,立场不够坚定,也想和您捋顺“撇清”了呢。
  二为余秋雨与其他文化明星的比对。“正统”文化、官方文章充斥世间,固然不好,通俗文化、大众文学强势不已,也有毛病。现今中国产生不了真正的“大家”,遑论鲁迅,即使如民国时期邵飘萍、范长江等正直报人也很难一现。余秋雨、易中天、于丹、王立群等人,不过是出版界、电视界包装起来的明星,即使他们在学术思想上有独到之处,也只好把学术思想先“媚俗”化处理后,才得以声名远播的。受众市场的素质决定了这一点。
  我读书少,特别是对外国有声名的作家知之甚少。西方有一批思想家、作家,他们的作品那是穿越时空的,历久弥新的。他们的作品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对人们思想方式的转变、对社会群体行为的迁化是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的,如尼采、萨特等,那是真正的大家。因此老余之流,资质中上,有幸厕身学府,得以专心治学,刚进入登堂入室境界,仍在倡导大众满足于小感小慨,满足于故纸堆中拾拣角料、老酱缸里提取余沥,不承担起纠时弊、导思想、正人心、厚风俗之任,不于当今社会浪潮中树起大纛、激扬风帆,为思想重镇,为时代领军,不亦谬乎?
  话说远了,退而言其次。即使把老余们仅以文化明星论,余与其他明星相比也有所欠缺。金庸以武侠小说行世,在华人世界里风靡多年,但无论毁誉,金庸始终不置一词辩解,颇有武侠中隐逸高士之风。易中天笑熬文化“糨糊”,敢于直言,敢于自嘲,不伪装,不粉饰,不失为一磊落汉子。于丹浅唱低吟,如幼学蒙师,但从不故作高深,得天真之趣。而余行事为人,与其文字中流露出来的气质颇不相类。虽不因人废文,但至少为人诟病,有损形象。
  三为余秋雨与体制。看到一个史料记载,上世纪六十年代,曾有人问毛泽东,假如鲁迅生活在现在会怎么样呢。毛泽东沉默片刻,说,要么不说话,要么在牢里(大意如此)。中国是一个封建社会时间太长的国家,中国又是一个人口众多,不易治理的国家。这些客观因素决定了治世时的“一言堂”,乱世时的“群言汹汹”。在中国历史上那些大动荡时期,既是社会黑暗、民不聊生的时期,也是思想激荡火花、名家灿若星辰的时期,春秋、两晋莫不如此。
  社会体制的周期律依然存在,中国社会对政治体制变革的呼声很高。如果没有大的政治体制变革,像余秋雨这样的明星依然会充塞荧屏,陈列书市,他们以优雅的谈吐、优厚的收入、优裕的生活,招引着人们的眼球,而关乎社稷民生的重大课题仍然呼之待出。这不是余的责任。
  诺贝尔奖的评委们对待凯恩斯理论的态度极有意思:既给高唱赞歌的《凯恩斯革命》作者劳伦斯.克莱因评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也给愤怒声讨“凯恩斯妖魔”的《货币的非国有化》作者弗.哈耶克评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浅薄的人会认为这是笑话,但这实在是中国古代圣贤们“和而不同”理念的翻版。因为在评委们看来,这不是自相矛盾,而是真理的碰撞。这个类似题外话的事例,对我们开创一种新体制下的思维应该具有启发意义。
  那么,我们只有一边欣赏余秋雨大文化散文的韵味,一边赞同那些批评余文的缜密严谨的文字。我们只有一边容忍文化明星的得势,一边等待那些能够改革时代的、伟大的精神架构出现。
  
  
  • 游客

    评论于:2011-09-21 20:59:58

          学习学习。有见地的文字就像绿茶,和白开水不一个味道,耐品。不过白开水也很好,许多人在喝,尤其晚上喝了不失眠。可现在的绿茶饮料,加糖加色还防腐,台湾的统一企业还被发现有塑化剂,哎呦,那早不是绿茶的质地了。我扯的远吧,呵呵。

  • 月朗昌谷

    评论于:2011-09-23 00:32:06

          一边欣赏余秋雨大文化散文的韵味,一边赞同那些批评余文的缜密严谨的文字。我们只有一边容忍文化明星的得势,一边等待那些能够改革时代的、伟大的精神架构出现。 欣赏!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11-09-25 00:54:46

          透彻!痛快!直爽!

  • 游客

    评论于:2011-11-15 17:15:34

          俺可欣赏你看书多记性好,俺也可佩服你文字厚重和沉稳的性格。老千

  • 游客

    评论于:2012-09-02 22:17:19

          你怎拿余和易,于比呢,你还是不了解余。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百年仰望:九原已作鬼犹雄

    下一篇:【我为心折】(十六)奇文奇情铸奇缘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