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利用

美丽的雪
2008-05-05 08:27 分类:记事  阅读:4276  作者文集

 

今天,若不是老总很意外地找我有事,我还真被蒙在鼓里!以为这趟车程,就是他本人指派的呢。如此大旗招展,我等岂敢延误?故而我才冒着极大的山路坎坷之风险,亲自开车前往出事地点。但实在叫人意想不到的是,老总竟在电话那头表现出并不知晓派车一事!瞧,“传令兵”就坐在身旁的副驾位上,也正听着这通电话。我专门扭头向右乜斜一眼,也就没有必要再说穿了去。原来又是一场瞒了上、蒙了下的小小把戏。我不禁在心里叫苦不迭,但愿有人仅只是这些小小伎俩的琐琐碎碎,而非与敌方互通有无、内外勾结。若那样可真是坏了菜了,将不知会害我们枉费多少周折?

由此,我忽然联想起儿子小时候的些许趣事,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记得儿子六、七岁的时候吧,一个夏天的周末,我正在家里拖地,他气喘吁吁从外边跑回来,告诉我说“有个高年级大男孩,毫无缘由,在校门口揍了他一顿”。我赶紧仔细检查,却未发现儿子身上有脚蹬或手抓痕迹。就再三询问他:

“为啥会发生这种事?是不是你先骂或打了别人?”

儿子回答:“没有的,我就在校院里玩,根本没招他、惹他,是大男孩仗着个子高、年龄大的优势,直接冲过来,用脚踹我心口,还追打别的小朋友”。

“你现在不好好的吗?又没伤着,不碍事的,继续出去玩吧。往后,遇到这种人、这种事,咱尽量避开些就是。”我这样教他。

可儿子就是不依不饶,反反复复强调“自己又没做错事,是大男孩太霸道,平白无故打他;若问题不解决,不仅他不敢再出去玩,院里的其他小朋友,也都不敢再出去玩了”。

我想也是,此类小孩,是得说叨一下。于是,就放下家务,拉着儿子的手,跑了出去。刚好,那孩子并未走远,儿子上前用手一指,说:

“就是他!”

我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问:“刚才是你打了这位小朋友吗?”

“嗯。是。”这个男孩倒是爽快得很,立马老老实实点头承认。

我说:“不能欺负低年级同学!你的力气大,以强欺弱,是不对的。万一失手,后果将非常严重,知道吗?”

小男孩“嗯嗯、是是”乖乖巧巧地继续答应着。我也继续给他说:

 “以后应好好对待小朋友,和他们一块玩,多帮助他们,好不好?”

“好。”看他一副知错即改、特别听话的模样。一点没有反驳,只是一味点头承诺。那意思明摆着一是承认自己打了人不对;二是同意我的说法,今后不再仗大欺小。

我在心里一阵欣慰,让儿子和他拉手言和,一块玩去了。

就在我处理完这事,折返回走,刚好碰到校保安员。因平时我就在学院里住,所以我们很熟识的,他对我说:

“你儿子,诳着呢!在学校院子里闲逛,骂骂这个,骂骂那个。把别人的书本,到处乱扔,人家不和他玩,他就用唾沫吐。有个领头的大男孩说他,他不听,还撵着踢人家,逼得那孩子气不过,推了他一把,这才安生。”

哦,另有真相啊!这小家伙,可他只给我说,是大同学欺负小同学。

看来儿子也学会了撒谎,省去对自己不利的一面。利用大人地娇惯和重视、轻信与爱怜;还利用大人地忙碌而不甚知情,来帮他为自个谋便利、撑台面或是下台阶。这还了得?我急忙喊回儿子,细细盘问根底。不承想,原本这争端还真的由他挑起。

想想那时他才多高的智商水平?曾交给他十元去买冰糕,回来只还我八元。我问他:

“是你弄丢了一元?还是卖东西的人少找一元?应该带回九元才对呢!”

瞧他当场目瞪口呆的样子,十分惊讶、诧异的神色和表情,发愣半天还百思不得其解地问我:

“妈妈,你又没跟着我,咋知道的呢?”

呵呵,这小子,小小年纪,开始长心眼了,耍小聪明,欲找“漏洞”、打“埋伏”来着。

不过,现在想来,还真多亏了这一次又一次地犯错经历,给予了儿子感知是非曲直的不少机会,让他逐渐变得沉稳、大气起来。如今的他早成长为一个心智成熟之人,我们之间曾一起讨论过关于“秘密”的话题,是他说的“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所谓秘密,无非揭晓谜底的时间尚未到来而已”。

仰仗大人的强势,是每个小孩心智成形过程所必经的心历路途,也是他们长大后,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前提。小孩子,哪怕他们想不劳而获,跑去取款机上直接往外掏钱,我觉得都无可厚非,甚至蛮可爱!但成人就大不一样啦,会利用人、好利用事、见缝插针、推波助澜,尽管其表面事情做得精能古怪、玲珑八方,却那般处心、积虑,总为世人所不齿。

近来,不知何故?社会上各式各样的记者同志,真的、假的,格外时兴。走马灯似的,这个前脚走,那个后脚来。或利用了各种报纸、杂志、贴吧、网站等多媒体平台;或利用了上边的大人、外边的牛人,共同施压,弄出许许多多个鸡零狗碎、细枝末节,使我们一向运转良好的秩序,无端忙乱起来,令人应接不暇、不胜繁琐。

然而,看着身边人那异常兴奋的劲头,我真百思不得其解。本来绝非高兴之事,我是说啥也不明白这异样的兴奋点,到底来自何方?不停地“生意来啦,生意来啦”!难不成此事尚有暗地交易?否则的话,还能有什么可做这“生意”之注解呢?

实际上,利用与否,本是小事,也是常事,还是明事。只是这其中的某些用心,想隐藏更是不易。你的话就是你的心声;你的行动便是你的动机;你的脸正写着你的世故;你的认真可是你的手段?是的!任何事物,永远都是表象与本质的一脉相承。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08-05-05 11:54:00

          人生天地间,不容易。做个一官半职,更不容易。陶渊明那样不为五斗米折腰,挂冠而去,弄得老婆孩子跟着讨饭,不好;海瑞那样清廉耿直,人情不通,弄得人人嫌憎,也不好。还是郑板桥圆滑,做人难得糊涂,时人品评良好,后人赞歌一片,留下清名与传奇。其实孔老夫子也很圆滑,他的思想是中庸,中庸其实也就是一种难得糊涂,只不过后代儒家越来越古板不愿承认罢了。做人的艺术,当官的艺术,其实并不是什么俗气的东西,里面满满是人生的哲理。

  • 游客

    评论于:2008-05-05 18:12:00

          醉翁之意不在酒,网顾左右而言他。

  • 游客

    评论于:2010-01-09 08:33:48

          好文章

  • 游客

    评论于:2013-11-23 13:29:38

          好在,被利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遭些误解,何况凡是利用我者,从来不可能有大事。】善利用他人之人,必有城府,未必不成器。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走在春雨中

    下一篇:嗅到你的味

    >>>  返回作者美丽的雪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