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某文

赵静端
2011-10-11 17:01 分类:记事  阅读:1244  作者文集
  吊某文
  ----文字:飞花
  
  同村之邻某某,时年七十有六,辛卯年9月6日殁于吊,其瞠目之状甚惨甚凄。似有未诉之诉,未言之言难以瞑目也。
  忆其生平,为人耿直无奸,好雷言雷语,硬骨无所畏惧,然逆运流年,毕生潦倒无据,虽生逢盛世,亦困顿不减,祖业无以为继。其家也,仅土墙瓦房三间,年久失修,屋顶窟窿参差绵连,星雨雷电皆可直欺。环顾其室,徒有四壁,唯正室一席之地可略避风雨,容窄床斜放也。室内因逢连阴,积水若洼,破败之景不忍逼视。国至小康,民至殷富,而其人至于此,甚痛甚衰也。
  老人膝下双子双女,理当秉享天伦,颐养天年,然子女各营其家,致其晚景凄凄,无所依也。前溯若年,因生活颠沛拮据之故而致疾,后为病腿所累,奔走皆倚杖跛行,浮世凄冷无人所牵,困势日积,渐若危卵高垒,其躯为诸事郁结,后神智渐混沌不清,性渐暴戾,后致间歇性疯魔。偶有性起则举杖破口骂街,睥睨人情。此中原委,盖亲身遭逢困厄所起,绝非空穴来风也。邻人久处,扼腕怜痛外,见怪不怪也。
  众之惑者,非其亡也。其子女皆非四壁如洗者也,何不举众人之力为其父修葺老屋,尽人子之孝耶?至若生身之父非病老天年而死,其品其行皆为人耻笑矣。退而观之,纵无人耻笑,已亦为人父人母,竟欲以何品率其子嗣也?推若效已,百年后岂非大谬于天下,滑稽于天下也。
  村言皆传其长子,烦伺其父,反屡嫌拖累,其父恶其行,曾以疯魔之杖戳之数之,其竟以掌反掴其父,或果有虐父如是,则类此子者,与物类何异也?于父于母亦虚设也。其幼子者,外出余杭打工,闻噩讯而星夜奔丧,不甚哀号。出嫁有两女,本交替归家服伺,近天逢不绝之秋雨,偶一意之疏,致其父缢绳而亡,人耶?命耶?
  悲哉,儿女成群而老父落孤如是,人丁兴旺而家道亦破败如是,实人为也。父母因无所养而西去,后纵家境复振,亦遭人不齿矣。神理昭昭,贫贱之家何无善报?天意朗朗,戚戚之命何无善终?或曰:非天也,皆人也!呜呼哀哉!
  2011.09.06晚
  • 雅米

    评论于:2011-10-12 02:10:42

          我只看了篇头篇尾,文学功底的确好的紧。我曾经小的时候看文言三国看的多了,也习惯用这种半文半白的文字写,可惜,这种东西现在很多人看不懂了,自我欣赏即可。问好作者,问好。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04-24 19:36:30

          哀伤惋惜愤愤之情溢于言表。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心如莲花开

    下一篇:天殇 ---冰雹记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