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罗帅故居

朱文科
2011-11-10 10:22 分类:游记  阅读:721  作者文集
  十一月初,周末,秋高气爽。我与十多个好友,分乘两台面包车,赶往衡东,瞻仰罗荣桓元帅故居。
  罗帅故居离耒阳不远,距耒阳不过百把公里。经京珠高速,我们从大浦下来,直奔衡东县城。文友彩维已等候多时。彩维君乃县文联、县作协主席,百忙中赶来做导游,我们真是感激。等到他带我们上衡炎高速,方知绕道县城,多走了二十多公里。抵达荣桓镇南湾村时,已是上午11点。一个花园式的建筑群赫然入目。苍松翠柏,绿草茵茵,鲜花亮丽。原来到了罗帅纪念馆。入内,我们先后参观了罗帅生平业绩陈列馆、罗帅办公室、卧室复原陈列室、罗帅铜像广场。里面陈放不少罗帅生前物品、历史文献资料,让我们对罗帅光辉战斗的一生,有了更多了解。肃立巨大的罗帅铜像下,缅怀追思罗帅,我心潮起伏,充满无限敬仰。共和国十大元帅,湖南占三个;十大将军,湖南占六个。这是何等的荣耀。
  从纪念馆出来,直奔南湾村异公享祠。村子建于1914年,坐西朝东,砖木结构,单层二进五开间设外廊,共有大小房屋15间。厅堂、厢房、走廊、天井,错落有致,古朴又大方。门楼正中“罗荣桓故居”的匾额为胡耀邦总书记题写。1915年上半年,十三岁的罗荣桓与家人从新大屋迁居到此,至1927年4月离开家乡,他在这里度过了十二个春秋。他的母校岳英小学,旧址依旧在,原是古戏台和公祠,辛亥革命后,罗父罗国理先生,在此兴办“罗氏高等国民小学堂”。罗荣桓作为第一批学生,在这里读书三年。1926年11月,大学毕业的罗荣桓,回家乡开展农民运动,办农民夜校,组织农民协会。这是他从事革命活动的开端。此后,他参加鄂南暴动,继而参加秋收起义,从此追随毛泽东,终生不渝。他在军队中,一直从事政治领导工作,曾是林彪的搭档,抗击日寇,挥师辽沈,解放平津,身经百战,战功显赫。建国后,历任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院长、第一、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1963年12月16日逝世,终年61岁。1983年,其故居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两年后对外开放,是全国百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2007年,跨入国家3A级旅游景区行列。上个月,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
  踩着罗帅留下的串串足迹,我想: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多半出身地主、富农家庭,受过高等教育,可他们却不安于富足的生活,一个个走向了叛逆的革命之路,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明知前途渺茫,明知随时可能牺牲,他们义无反顾,这需要多大的毅力!这就是信仰的力量,这就是革命的精神。比如罗帅,出身小康家庭,先后读过青岛大学和武昌中山大学,十大元帅,数其学历最高。我们耒阳人伍中豪,罗帅的战友,北大文学院毕业的高材生,选择革命道路后,考入黄埔军校四期。1926年7月参加北伐,次年9月参加秋收起义,失败后,与罗帅一起,随毛泽东上井冈山,先后任红十二军军长、红二十军军长,与黄公略、林彪一起成为朱毛红军三骁将。曾担任红十二军政委的谭震林,多次在一些场合上讲:伍中豪如果不牺牲,他绝对是我们军队中和林彪平起平坐的元帅。
  “男儿沙场百战死,壮士马革裹尸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处处是青山。”与伍中豪相比,罗荣桓是幸运的。他终于打下了江山,建立了新中国,但由于长期革命战争的摧残,健康状况受到极大损害。鉴于他健康每况愈下,毛泽东曾郑重批示,建议他“宜少开会,甚至不开会,只和若干干部谈话及批阅文件,对你身体好些,否则难以持久”。果不其然,1963年12月16日,罗帅不幸病逝,年仅61岁。“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毛泽东写过很多诗词,怀念战友的很少。《吊罗荣桓》这首七律,是毛泽东惟一的一首悼诗,也是他唯一悼念战友的诗。如果说,一个人盖棺可以论定的话,那么,一句“国有疑难可问谁”,足以体现毛对罗的非凡器重。林彪晚节不保后,有人欲把罗帅树为反林彪的先驱,其实,林罗的关系很铁,推心置腹的程度不亚于刘邓。罗荣桓去世后,林彪很悲痛,题词写道:“良师益友”。林彪是连毛都敢顶撞的人,唯独对罗荣桓的批评,他听得进去。毛泽东评价人,往往是天上一句,地下一句,唯独对罗帅,说了一个大长句:“荣桓的品格,用十句话概括:无私利,不专断,抓大事,敢用人,提得起,看得破,算得到,做得完,撇得开,放得下。同我相处这么多年,就是一个罗荣桓,还有一个邓小平。”
  毛泽东对罗帅倚重又敬重,而以罗帅的高尚人格,也确实当之无愧。抗战前期,到处都宣传王明,认为王明比北大图书馆勤杂工毛泽东要伟大,甚至喊“王明万岁”,只有刘少奇、陈云、邓小平、康生、林彪、罗荣桓等几个老毛的“铁粉”,力排众议,坚定地拥护毛泽东为核心领袖。1937年5月16日,延安,35岁的罗荣桓与23岁的红军女干部林月琴结婚。婚前,罗荣桓征求毛泽东的意见,毛极力赞成。林月琴有过极其短暂的婚姻,前夫是红四方面军的干部,结婚一个多月,林月琴去中央党校,前夫参加了西路军。后来,西路军兵败覆没,传说林月琴的前夫在战斗中牺牲了,别人才介绍她跟罗荣桓认识。不料,她的前夫是被国民党抓进了监牢,后被中共营救回延安。林月琴闻讯,不知如何是好。毛泽东约谈林月琴,说一切由她自己决定。林月琴去见前夫,友好地分了手。罗荣桓也去见了面,握了手。此事可见老一辈共产党人的宽广胸怀。据说,罗荣桓临终前,一再嘱咐家人:“我死以后,分给我的房子不要再住了,搬到一般的房子去,不要特殊。”他又对子女说:“我没有遗产留给你们,就留给你们一句话:坚信共产主义这一伟大真理,永远干革命,跟着毛主席走。”罗帅是十大元帅中的“政工元帅”,代表着政工领导在军队中的地位。他资历最浅而学历最高。其为人之公,律己之严,都在子女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延续。2006年,为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罗帅的儿子罗东进中将,发起了“情系长征——开国元勋子女重走长征路”活动,影响很大。可罗东进曾几十年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因为他生下就被寄养在百姓家里,父母都记不起了,他只好年年跟小妹罗宁一起过生日。
  参观完罗帅故居,我们又去了五公里外的锡岩洞。洞内怪石罗列,玲珑剔透,尽管景色独特,我却无法静心。罗帅的高大形象,始终浮现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丹霞之美

    下一篇:南华寺悟禅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