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歌唱

朱文科
2011-11-10 10:23 分类:情思  阅读:765  作者文集
  九月来了,燕子从北方飞往南方,衔着缕缕秋阳,沐浴着田野的芬芳。
  
  九月的脚步,铿锵有力,坚定从容。水泥路,汽笛声声,号角悠长而嘹亮。井口边,泉水清清,带去盛夏离去的热烈。田埂上,菊香阵阵,交织中品味苦辣过后的清凉。村庄上空,炊烟袅袅,染上一抹金黄。老槐树的容颜渐渐老去,舞姿依然烂漫轻柔。九月是匆匆的时光,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年轻的心并不是以日历来计算。因为它的成熟,才会志向确定,胜利在握;因为它的坦荡,才会情感灼热,奉献真诚;因为它的深沉,才会朝气蓬勃,奋发向上。
  
  九月的乡村,枫叶一样火红,映得霞光灿烂。阳光拍打稻浪,撒播着希望之歌,散发着秸杆的香甜。山林悄悄诉说着每棵树木的成长,小河轻轻讲解每颗鹅卵石的来源。溪水一路歌唱,宛如老农的循循善诱,激扬的水花在出类拔萃地显露光芒,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恒古的真理。伊甸园的果子成熟了吗?大西北的西瓜、梨子、葡萄,早已悄然鼓胀起来,江南的稻子、麦穗、高梁,东北的玉米、大豆、板粟,默默散发馨香。秋阳下,南瓜正在由绿变黄,又粗又长,也有磨盘似的扁圆。还有绿豆,豆荚也由绿色变成了黑色。菜园里的茄子不知摘过几茬了,可那紫色的花还在开,紫色的茄子还在疯长;辣椒由绿变紫了,由紫变红了,在那绿叶的衬托下,显得那么可爱……年轻人的爱情、老奶奶的歌谣,甚至每条田埂小路都成熟了。
  
  九月的天空,不再是愁眉紧锁的。村庄不再有皴裂的痛苦,也不再有贫穷的暴躁。脸变得甜醉起来,和欢乐一样轻松。每个小伙子的心扉都打开了,所有的窗子统统失眠。爱,如红枫般炽热,大地般深沉。姑娘们花裙子,鲜艳得像蝴蝶。其实,秋天就是大自然的第二个春天,每片落叶都是缤纷的花朵。菊花是黄灿灿的,桂花是香喷喷的,“勿忘我”是蓝幽幽的。残阳醉卧在金色的河里,一半在天边,一半在水里,沸腾的水煮透了后山,也煮熟了马致远的千古绝唱。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的时候,不知道断肠人是否真的在天涯?
  
  九月的笛声,深远悠长。牛儿悠闲地蹒跚在晚霞里,发出欢快的节拍,咀嚼遍地的喜悦和劳动甘甜。风是柔柔的,云是轻轻的,牧童的笛声是清亮亮的。涓涓小曲从牛背上淌出来,流进男人大碗的黄酒里,流进少妇甜甜的心坎里。湖酒把男人的黑脸灌得酡红,情歌把少妇的俏脸灌得酡红。于是,家家户户的静夜,都有女人娇偎在男人宽厚的怀抱里,发出如春的呢喃,展现万般风韵和温情。
  
  九月的大地,流淌着诗歌的河流。如水的夜晚,琴声弥漫在一所所校园,一页页的思念如蝴蝶飞舞,明媚的阳光把绿叶、彩云、浪花定格在记忆的相册。两鬓斑白的乡村老教师站在讲台上,把教鞭舞成绝美的旋律,把多彩的思念与智慧化为彩虹,照亮了爱的天空。蔚蓝天底下,老教师身后的黑板宛如河岸肥沃的黑土地,日日夜夜播种着理想,耕耘着文化。满腔的衷肠,写成一本本美妙的书;青春的热血,编织一首首亮丽的诗;燃烧的蜡烛,照亮一颗颗日趋成熟的童心。九月,总有一份思念在心的深处悄悄生长;九月,总有一个声音在心的深处默默响起;九月,总有一种等待在心的深处快速成熟。
  
  九月,梦也成熟了,一如沉甸甸的稻子般真实,等待着十月的禾镰,骄傲地把它收割。
  • 游客

    评论于:2011-11-10 14:22:32

          九月,把心的感觉唤来了。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武当山问道

    下一篇:丹霞之美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