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问道

朱文科
2011-11-10 10:24 分类:随笔  阅读:813  作者文集
  武当山,武侠世界响当当的一座山。
  
  知道武当山,缘于初中时代痴迷武侠小说。那时,在金庸笔下,这座天下名山,简直就是仙山楼阁。《倚天屠龙记》中,少年张三丰在武当山创立门派,最后成为中国武术史上的不世奇才。由此,多少次在梦里云游武当,多少回对武当心驰神往,多少回在心底发问:武当的奇山秀水,究竟藏着多少玄机?武当的钟灵毓秀,究竟有多深的道行?
  
  那年六月,暑气难耐,我心情糟透了,独自背起行囊,去拜谒武当山。从耒阳乘坐火车,在武汉下车,再转乘旅行社的旅游车。五个小时后,在盘山公路奔驰,扑入眼帘的,是一片翠绿的植被。座座高山,耸入云天,全都披上绿衣衫,让你看不到其他的颜色。绿,成为武当山的主色彩,成了武当山的绿海洋里。这绿哟,不是星星点点的绿,不是某个季节的绿,不是五年十载的绿,而是铺天盖地的绿,是一年四季的绿,是亘古不变的绿。
  
  武当的绿还具有扩张性,每一条河流,每一条山溪,每一个湖泊,无不带着绿色的意象。就连景区观光的旅游车也是绿色的。抬头是绿,俯首是绿,转身,还是绿。看不见水,却闻水响,原来那水也被隐在绿的深处了。绿是生命的原色,绿是人类的良伴。无论哪个地方,只要失去了绿,就会遭到自然的惩罚。且看如今很多地方,绿色遭到严重破坏,它们被钢筋水泥切断了生长,被工业园占领了根基,片面地追求GDP,使美丽的大自然发生了错位,以至洪水泛滥,旱魔频临,沙漠趁虚而入,步步紧逼。无视自然,必然会受到自然的惩罚,毁灭绿色,必然毁灭自己。所幸的是,在武当山,这绿,依然蓬勃,依然繁茂。
  
  登上武当山,我情不自禁想起了老子,想起了他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据说,老子的原话本是“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汉代,为避桓帝的讳,才改为“常”。常也罢,恒也罢,都包含永久的意思。古时,“道”与“天”字相通,是指自然运行法则。“道”是代表抽象的法则、规律,以及实际的规矩,也就是学理上或理论上不可变易的原则性。《左传》上说:“天道远,人道迩。”老子也经常宣讲“道常无为”、“道常无名”、“道法自然”等的观念。可见,“可道”即可法,也就是告诫人们,凡事必须按“天道”运行法则去做,不要违背自然规律。同时,“非恒道”不是永远不变的,即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关系。从老子的“道”中,从武当山的绿中,我们难道还不能悟出人生和社会的一些真谛吗?
  
  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看一眼青黛的山峦,再把视觉投向身边碧绿的风景:太极湖,逍遥谷,宫殿,寺庙,牌坊,无不美仑美奂。多美的山啊,多美的湖,多么大的天然的氧巴,多么大的一块翡翠,这永远在山涧弥漫的腾腾雾气,这千年万年的原始古朴,这鬼斧神工的悬崖峭壁,这远离喧哗的安详静谧,不都是“道“吗?而假若是日,这些东西都给认为破坏了,这美也就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必将是丑,是无边的苦恼和痛悔。但愿这一切不会发生。因为,武当山人是善良质朴的,他们懂得“道法自然”的真谛,一直在不惜余力保护着这座“天下第一仙山”。于是,吸引了远道慕名而来的人们。高山不高,险路不险。你看,蜿蜒盘旋的山路上,拾级而上的他们,伛偻提携,尽管累得腰酸腿疼却乐此不疲。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向武当山的主峰金顶挺进,去探索“道”的真谛。
  
  终于登上了金顶,海拔已有一千六百米。几座宏大的殿宇,像极了的神话的天庭。雾气缭绕,凉意飕飕,阳光紫外线虽然很强,但没有了山下火辣之气。放眼四望,白云穿梭,众山皆小,风夹杂着雾,由涧低涌上,吟唱无言的歌,脚下的巨石曾经轰然而下,又遽然而止,绝非人力所为。清澈的小溪,渗透出一种亘古流淌、无始无终的魅力。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呀。平日,我们在油腻,在喧嚣的生活里泡得太久,心里的尘埃也积淀得太厚,终日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充当着各式各样的角色,承担着各式各样的责任。累,苦,是人生的必然,人生的“道”,如果我们试图追求完美无缺,带来的必定是更加的苦累,更加的无奈。人生一世,当如高山仰止,不可强求,当如溪水潺潺,宠辱皆忘。人在自然面前是多么渺小,人生有许多事又是多么无奈,为什么总要计较那些得失荣辱呢?
  
  倘若张三丰再世,真想成为他的弟子,伴随一生,就在这武当山,就在这满山的绿中,就在这满山的“道”里……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君山听蝉

    下一篇:九月的歌唱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