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陵之茶

朱文科
2011-11-10 10:25 分类:游记  阅读:798  作者文集
  茶陵不远。从耒阳往北,经京珠高速,再往东,转衡炎高速,两小时就到。
  
  茶陵之茶,并非以油茶出名,而以茶叶得名。因为炎帝神农氏“崩葬于茶乡之尾”,炎帝不仅是中华始祖,也是中华茶祖,所谓“陵谷多生茶茗”,唐代陆羽一部《茶经》,便是明证。茶陵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古老的采茶歌,至今传唱民间。茶陵的茶文章做得长久而响亮,有八宝茶,有姜茶,有豆茶,有芝麻茶,有萝卜茶,有盐茶。讲茶,唱茶,种茶,采茶,品茶,自古便是小城一道亮丽的风景。只可惜,近年来,茶陵的茶叶产量大减,茶油产量却有取而代之趋势。茶陵之茶,莫非要换做油茶?
  
  茶陵人爱茶,茶陵人更好客。车到城区,一美丽女子,笑盈盈在等候。美女姓张,也是个才女,在宣传部工作,省作协会员,乃我和郑老师的文友。我们相识多年,平时很少联系,但友谊如茶,常在心中,历久弥新。张姐热情带我们到城区最好的酒店,联系景点门票优惠事宜。随后,彭永强也来了,还带着县文联的主席。彭兄是我在毛泽东文学院的同学,正忙一个大会。在三位主人的陪同下,一行二十六人,兴致勃勃参观了工农兵政府旧址,参观了洣水河畔的南宋古城墙,城墙下的茶陵铁犀,一直到陪我们吃了晚餐,才匆匆离去。
  
  茶陵之城,不大,十平方公里面积,八九万市民;茶城之街,不宽,车流井然有序,一点不拥挤;街旁之房,不高,大多五六层,店铺林立,商业繁华。漫步街头,惊讶的不是热闹,而是不少酒店招牌,耒阳也有。想想,也不奇怪,耒阳茶陵,本是近邻,一样有两千多年悠久历史,一样有两千多年灿烂文化,历史上都曾做过“州”,连耒水和洣水都一样地清澈。耒阳茶陵,还是红色革命的老区,红军的故乡。八十多年前,朱德陈毅在耒阳闹革命,带领一万多耒阳农军,穿安仁,过茶陵,上井冈山,与毛泽东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于是,就有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中国首个县级工农兵政府,湖南著名的将军之乡。耒阳茶陵,一个是唯一以“耒”命名的县市,一个是唯一以“茶”命名的县,从此结下红色的情谊。
  
  茶陵有河,名叫洣水。水绕一山,唤作云阳山。山中多云雾,云雾生好茶。于是,在张姐带领下,进东门,沿一条新修的水泥路,缓缓攀登,去竹树掩映的仙山,寻茶,看茶,访茶。一路上,云遮雾绕,每一座山丘,每一处石岩,让厚厚的绿棉被包裹着,全是朦胧的绿,含羞的绿,梦幻的绿。曲径通幽,林木深深。无论是流泉飞瀑的神龙谷,还是深幽温润的天鹅湖,可以看到奇树古木,可以听到鸟语虫鸣,可以闻到草气花香,唯独不见一株茶树。云阳山的茶树哪里去了?云阳山的茶香哪里去了?问试剑的张良,斯人远去;问观音岩的菩萨,菩萨无语;问古南岳宫的老子,老子静默。寺中老和尚告诉我,好茶不易得,靠缘分,靠运气。他年轻时进山,见过一株千年茶树呢。而今,老子都老了,茶树哪会不老?
  
  于是便释然,便大悟,便想起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无为,而无不为,便想起茶的清苦,叶的清香。其实,生活也罢,友谊也罢,就像一杯清茶,有甜,有酸,也有苦,但它始终充满着香味。这就是茶陵之茶的味道。这就是茶陵之茶的真谛。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北海印象

    下一篇:君山听蝉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