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出九没

朱文科
2011-11-11 11:04 分类:情思  阅读:811  作者文集
  十出九没是故乡石镜的一道奇特的小溪。
  常读我作品的读者对石镜不会陌生,因为我很多诗文里写过它。这是位于湖南耒阳市东南角与郴州市永兴县交界处的一个多石的偏僻山沟,包括上石、石镜、下石镜、丛木塘四个行政村以及上架村一部分辖区,总面积只有三四平方公里,人口不过四五千。十出九没贯穿全境。
  小溪很怪。小溪从大义乡石镜村第一个泉眼算起,每隔两三百米增加一个泉眼,到上架乡上架村最后一个止,一共是19个泉水眼,其中9个进水眼,10个出水眼,延伸两公里长,故名十出九没。这些泉水眼,谷箩大,圆圆的,竖看,它们摆成长蛇阵;横看,变成了“一”字阵。一年四季涌流不断,清澈可鉴,形成溪流,成为闻名湘南的奇观。更怪的是,这股溪流与四十里外的东湖三龙洞的阴河相通,最后流入一条地下阴河,流向江西去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省里曾经来了支勘察队,寻找地下阴河的流向,却未能如愿。河水到底是隐入地底还是真的到江西了呢,不得而知。这里头有个传奇的故事,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一条孽龙私自下凡作恶,它嫉妒人间一派升平景象,就偷放天河里的水,横流人间,正在天庭巡逻的大鹏鸟看到了,一气之下,便啄瞎了孽龙的双眼,从此,孽龙成了瞎子龙。瞎子龙不但不改恶从善,反而继续危害人间。大鹏鸟就下凡到上架冲黄大伯家,取名黄三保,生下来就会喊爹叫娘,见风就长。为了除掉瞎子龙,黄三宝同其搏斗九天九夜,直打得瞎子龙在石镜一带的山冲钻来钻去,先后九出十进,最后逃到与安仁县交界的东湖境内,黄三宝尾随不舍,瞎子龙就钻进地底,逃到江西南部去了。黄三宝跑到江西,终于捉住了瞎子龙,用神链镇住,禁锢在一个深潭了。而瞎子龙逃跑的线路,就变成很多石洞和一条溪流,石镜成了一块旱涝保收的风水宝地。
  小溪很浅,明澈得可以清晰看到水底的一根草,一粒沙石,一条游鱼。那细沙和卵石就像筛出来的金屑和珍珠,在阳光映照下泛着五彩斑斓的色泽。清清的溪水,潺潺地缓缓地流淌,一路叮咚,像一名青春歌手,唱着婉转美妙的歌儿,弹着清脆悦耳的曲儿,写着静美的诗儿。若是雨天,雨点滴答滴答底落入水中,小溪的脸上就会泛起酒窝儿,荡起笑的涟漪。溪水也是位多情的少女。她时而缠绕山峦,时而亲吻石崖,时而环绕村庄,时而睡在田野宽阔的怀抱。就连那水面的水草,被溪水推着、摇着,悠闲地扭动起纤细的腰肢。溪水更是孩子们的乐园。记得小时候,每到暑假,我总爱常和伙伴们赤条条蹲在溪水里,打水仗,捉螃蟹,摸鹅卵石,黑滑的身子泥鳅般在清纯的水中钻来钻去,撒满了一溪的童话。至今,我还能找到溪水中遗落的童年,还能听到微风捎来水中嬉戏时咯咯的笑。可是,那些滚壮的螃蟹,那些曾经咬过我纤小手指的螃蟹,再也认不出我了。
  小溪很美。两岸有很多石崖石洞,有各种花草树木,更有肥沃的水田,四季多姿多彩,风韵无穷。春天,和风荡漾,柳绿桃红,秧苗青青,草丛中,淡蓝色的“勿忘我”忧戚地开放,草籽花、油菜花竞相斗艳,是一幅迷人的图画。夏天,草木茂盛,天空晴朗,凉风习习。劳作了一天的村人,扛着锄头牵着老水牛,沿着弯弯曲曲的溪岸,蹒跚在返家的青石板路上。夕阳化作一汪金黄的溪水,泛闪着宛若故乡烧荒余烬中闪亮的火光,闪烁在蛙声不断的苍茫暮色里。秋天,两岸的稻子、高粱、玉米,都成熟了,田野一片金黄的世界。到处开满了野花,红、黄、蓝、白、紫,五彩缤纷,像织不完的织锦那么绵延,像无边的晚霞那么耀眼,像高空的长虹那么绚烂。在金风送爽中,溪水变得温顺起来,静悄悄地流着,闪动粼粼的水光,就好似闪动着千万只明亮的眼波,都在凝视秋野的秀色。到了冬天,寒风刺骨,白雪皑皑,万木萧条,昆虫都在冬眠。只有小溪依旧快活地流着,不分季节和寒暖地向前奔着,就像我们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小溪最吸引人的还是每一个进出泉水眼之间的石洞石崖。这里的石很多,有石灰石,有青石,有大理石,以石灰石为主。石崖也是千姿百态,各具神韵,互相映衬。小的像蛤蟆螃蟹,大的像巨兽猛物,有的笔挺峭立,宛如刺向苍穹的尖刀,有的匍匐矮矬,好似憨态可掬的老水牛。石崖上有很多林木修竹,傲风而立,俊伟挺拔。石崖下有很多石洞,大的,小的,深的,浅的。洞中有洞,洞洞相连。洞内怪石嶙峋,景观奇特。最出名的当数位于下石镜境内的铜钱洞,洞府宽广,悬崖巧布,有很多钟乳石,形态惟妙惟肖,可容纳万人。洞底有一条阴河,深不可测,据说就是瞎子龙就是从这里逃往江西的。小溪两岸的石洞成了故乡孩子们的天堂。记得少时我常和村里十几个孩子,借周末放牛打柴割猪草的机会,来到溪岸,从树上折两截树枝当步枪,模仿电影里的镜头,你演鬼子我演八路军,在石洞里打起了地道战,自我陶醉地做着各种各样的打斗动作。我们的表演虽然很蹩脚,可我们却是那么忘我那么投入。那段美好的时光,是值得我终生回味的。
  小溪上多桥,清一色的石板桥,它们记载了故乡先人们一代代走过的足迹。近年来,党和政府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实现村村通水泥路,小溪上开始出现一座座钢筋混凝土建成的拱桥。拱桥连着笔直平坦的水泥路,石板桥接着弯曲狭长的乡间小道,交相辉映。宽阔的拱桥让家乡走上富裕的道路,而古朴的石板桥则向人们诉说着古老的历史和家乡淳朴厚道的民风。
  故乡那蜿蜒流来又蜿蜒流去的脐带样的十出九没呵,你是一本永无结局任我驰骋想象的耐读的书。思念在心上踩出一条湿润的路,你就蜿蜓到我心里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问鼎鼎湖山

    下一篇:寻找蓝墨水的源头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