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痛(组诗)

朱文科
2011-11-11 11:06 分类:现代诗  阅读:677  作者文集
  之一:石镜小学
  
  上架人民公社石镜小学
  是我发蒙的地方,曾经
  我在这里,认识个好多新同学
  朗朗读书声,至今浮在我的睫毛上
  
  在这里,我做过好多美梦
  教师记者作家学者
  就是没有想过,有一天
  这里会变成猪圈
  
  在村口,我看到数学老师
  满头白发,蹒跚的步伐
  他混浊的眼神告诉我
  孩子们都到城市做美梦去了
  
  之二:满根
  
  十八岁的满根要去上海打工
  临走,他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撕成一朵朵白云
  
  堂叔说:孩子你真懂事
  上大学又如何
  毕业了,还不是打工的命
  
  满根走后,村东新楼刚刚建成
  新楼的主人是他初中同学
  那年高中没读,去了深圳
  
  之三:驼背的三叔
  
  上小学时,常常路过你家门口!
  常常看见你匆忙的驼背身影
  也常常听见常年不断的咳嗽
  
  三婶走的时候,我还没出生
  我只记得三婶的名字
  只记得她常在你的嘴边缠绕
  
  因为驼背,你成天弯腰
  收破烂,捡煤块,也逮泥鳅
  好几回,我肚饿了,偷吃了几条
  
  平常日子,你上山砍柴
  重重的木柴背在你背上
  压得更加驼下去
  
  终于,你驼大了儿子
  驼出小山村头个大学生
  驼出我们这代七零后
  
  今年清明,我去给母亲扫墓
  经过一座乱草丛生的坟地
  我知道,这一定是你的窝
  它多像你弓型的驼背
  是乡村世世代代难以愈合的伤口
  
  之四:无家可归的鱼
  
  夕阳只穿花裤衩,躲在池塘里
  轻轻拨开水草,一条产卵的鱼
  跃在发情期,脊背光裸
  天要黑了,找不到家的方位
  
  鱼儿当然不会知道
  打鱼草的那个孩子
  早已到广东打工了
  空荡的村庄,停止发育
  月光在圆圆缺缺中没了引力
  
  之五:文奶奶
  
  文奶奶七十有三,守寡好早
  文奶奶没有儿子,两个女儿嫁在青岛
  
  文奶奶好想吃低保,开煤矿的邻居
  一家四口都尝到低保的味道
  
  文奶奶年年打报告
  村支书说:等吧,村里指标太少
  
  文奶奶好纳闷:三岁的小孩都能吃
  凭啥总轮我不到?
  
  之六:我要回到乡村
  
  都说落叶归根,我还年轻
  只想抓住村口老槐树的根
  像抓住童年的猫的白胡须
  躲在乡村沉默一些日子
  
  我要回到乡村,去抚摸
  老槐树张开的叶脉
  树根那些解不开的疙瘩
  常被我们几个伙伴
  当成土豆或者马铃薯
  
  这些土豆或者马铃薯
  滋润了乡村的岁月
  滋润了我眼中的河流
  滋润了田埂的喇叭花
  是紫色的,不是绿色的
  
  之七:快要消失的村庄
  
  水井还在,破败的是老屋
  野菊花藏在荒草丛中
  没人理会她的孤独
  
  屋檐下,犁耙锈迹如门锁
  黄叶纷飞,一位八旬老妪
  成天捧着发黄的族谱
  
  村里人快让城市吸空了
  不再有炊烟,蛙声远去
  田野一垄垄瘦成皮包骨
  
  昔日热闹的小学,只剩几个学生
  他们读着和城里孩子一样的书
  却弄不懂什么是城乡差距贫富悬殊
  
  村庄一个接一个在消失
  我真担心,过不了多久
  再也回不到故土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河流的秘密(组诗)

    下一篇:无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