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货(组诗)

朱文科
2011-11-11 11:11 分类:现代诗  阅读:772  作者文集
  之一:茶油
  
  六十开外的姑父,送来十斤茶油
  “今年是个好年成,多收了两担,
  送点给城里亲戚们尝尝新。”
  
  姑父说这话时,市场上的茶油
  已涨到五十元一公斤。
  
  之二:坛子菜
  
  父亲要下乡,临走说:如今过年
  油腻太重,我要带些坛子菜把胃开。
  
  父亲跑遍了村里十几户人家,
  却空手归来,只好从城里市场
  买了咸豆角一大袋。
  
  看父亲失望的样子,我笑了:
  您以为还是过去,缺肉少鱼的年代
  富裕起的乡亲,早不稀罕坛子菜!
  
  之三:土鸡
  
  土鸡住在乡下
  整天爱啄泥巴
  身子又黑又瘦
  比不上洋鸡肥大
  
  可是,小年未到
  土鸡就开始紧俏
  身价一涨再涨
  
  最土的才是最甜的
  最朴素的才是最值钱的
  这是大嫂的感悟
  她为买土鸡,昨日去了老家
  
  之四:湖子酒
  
  并不是酒长了胡子
  并不是酿酒的糯米长了胡子
  并不是喝酒的主人长了胡子
  
  是因为酒的质地是水色的
  是因为酿酒的方式是古朴的
  是因为酒香的日子是月般透亮的
  
  不只是耒阳的特产
  不只是春节的美食
  不只是生活的香味
  
  之五:冬笋
  
  从地底一冒出来
  乡村就热闹起来
  大红春联从城里赶来
  进入销售旺季
  
  屋檐下的火红辣椒
  终于在冬笋尖尖的惊叫里
  读出了年的味道
  
  之六:年味
  
  春节是酸的,那是躲在衣柜的家伙嫉妒新衣
  春节是甜的,那是冲天炮搭载的欢笑
  春节是咸的,那是白雪在一点一点释放精华
  春节是辣的,那是鸡鸭们与茶油的相恋的火花
  春节是苦的,那是冬月移情别恋二月的柳芽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母亲,天堂里有豌豆花吗(外一首)

    下一篇:河流的秘密(组诗)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