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天堂里有豌豆花吗(外一首)

朱文科
2011-11-11 11:12   分类:现代诗   阅读:702    作者文集
  母亲。您是否真的去了天堂
  ??我看不见坟头,只看到一片草荒
  ??
  ??这个季节,蛙声爱骚扰村庄
  ??而您是醒着的
  ??那满山青绿是醒着的
  ??只有童年的蝈蝈
  ??常常被豌豆花香迷醉
  ??它叫着,找不到归途
  ??宛如每个黄昏,您坐在村口
  ??呼唤我的奶名,一遍又一遍
  ??生怕晚归的儿子,迷失方向
  ??
  ??童年是没有饥饿的。母亲
  ??哪怕您喝的是开水
  ??吐到我嘴里的也会是米饭
  ??记得那个暑假,我闹着要套四大名著
  ??您天天抢在黎明的前头
  ??翻山越岭去挑煤,来回四十里
  ??一担一担,换来二十七元八毛钱
  ??换来一套厚厚的书
  ??
  ??这帐我一直是记着的,母亲
  ??这钱我一直是想还的,母亲
  ??可是,当我领到第一笔稿费
  ??您早已找不到回家的路
  ??母亲,天堂里有豌豆花吗
  ??母亲,您也有迷醉的时候吗
  ??
  ??只有,只有村前的小溪
  ??是阳光永远拽不回的方向
  
  《煤油灯》
  
  煤油灯是童年的色彩
  一片金黄,宛如二月的油菜花
  藏着母亲的目光
  
  做作业的我,思想爱开小差
  常常趁母亲累睡在桌面
  偷偷与煤油灯捉迷藏
  
  后来,我不再调皮,灯下的母亲
  开始胃痛,一夜夜厉害
  额头流的汗,像煤油一样
  
  我开始盼自己快快长大
  身子却不争气,长高的速度
  追不上母亲瘦的速度
  
  终于,一九八九年正月二十一日
  母亲完成最后的旅行,从此
  我和母亲,就永远隔着煤油灯的距离
  
  而我竟然就在那时
  突然长大了
  再也回不到童年

上一篇:父亲去了一趟乡村(外二首)

下一篇:年货(组诗)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