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浸润的童年(组诗)

朱文科
2011-11-11 11:14 分类:现代诗  阅读:821  作者文集
  之一:朱家湾
  
  墙上残留的水迹,至今飘荡家族气息
  陈旧老钟早已停摆,集体开工的时光
  永远定格在我家的木格儿窗上
  
  青砖绿瓦,见证了一代代悲欢离合
  蓝天白云,笑纳了多少炊烟
  村庄如今空荡
  牌楼上“紫阳第”三个斑驳大字
  依然坚守百年老湾
  
  离村出走的后人,在异乡是否会记起
  朱家湾的根,也是池塘鱼儿的根
  
  之二:煤油灯
  
  煤油灯是童年的色彩
  一片金黄,宛如二月的油菜花
  藏着母亲的目光
  
  做作业的我,思想爱开小差
  常常趁母亲累睡在桌面
  偷偷与煤油灯捉迷藏
  
  后来,我不再调皮,灯下的母亲
  开始胃痛,一夜夜厉害
  额头流的汗,像煤油一样
  
  我开始盼自己快快长大
  身子却不争气,长高的速度
  追不上母亲瘦的速度
  
  终于,一九八九年正月二十一日
  母亲完成最后的旅行,从此
  我和母亲,就永远隔着煤油灯的距离
  
  而我竟然就在那时
  突然长大了
  再也回不到童年
  
  之三:石镜小学
  
  地不大,只有两亩
  苗不多,两百勉强
  是这村的,也是那村的
  统统承包给了五个教书匠
  
  教书匠学名先生,也叫老师
  一天天摇头晃脑,只为着把
  禾苗们的空白填满
  
  月光常常跌落在祖父的咳嗽里
  奶名常常迷失在村口的石头上
  只有屋顶的炊烟
  懂得那山坡的分量
  
  之四:追花蝴蝶的女孩
  
  我常常做梦
  梦里有个碧绿的大草坪
  坪上有个追花蝴蝶的女孩
  女孩像花蝴蝶一样美丽
  女孩像花蝴蝶一样可爱
  
  蝶儿飞呀飞
  飞到我家门口
  我轻轻捉住藏起来
  女孩追呀追
  追到我面前
  她羞怯怯地问
  看到一只花蝴蝶了吗
  我回答:没有啊你猜猜
  
  女孩嫣然一笑
  请问你手心里是什么
  我傻乎乎把手掌打开
  花蝴蝶却飞走了
  几时不见了追花蝴蝶的女孩
  
  之五:小纸船
  
  我把思念折叠
  折叠成一只小纸船
  轻轻放在河面
  小纸船漂啊漂
  忘了来时的路,仰望蓝天
  一群大雁,半条河流的倒悬
  而我,一直站在船头
  童年的那轮钩月
  羞得躲在水底晃荡
  无情的浪花,打湿了双眸
  却打不湿最初的向往
  只有,只有两岸的杨柳
  哼起了母亲的摇篮曲
  
  之六:童年
  
  田埂上的野菊花
  是不是还在散播嫩黄的情话?
  溪岸的柳树枝
  何时开放新芽?
  儿时的白云
  什么时候被风沙硬化?
  村前的泉井
  能不能找到过年的糍粑?
  南飞的燕子在一路低鸣:
  不想寄人篱下!不想寄人篱下!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没有名字的记忆(组诗)

    下一篇:父亲去了一趟乡村(外二首)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