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响起(外一首)

明月居士
2011-11-23 13:18 分类:现代诗  阅读:1711  作者文集
  向西,有嘶鸣的野马等我驯服
  有嘶鸣的野马等我驯服,向西
  
  
  一路向西,我手中的马鞭已经折断
  我手中的马鞭已经折断,一路向西
  
  
  我看见,岩石的内部有一匹马
  我看见,山顶的树上有一匹马
  
  
  一匹马挣脱缰绳冲进北边的谷口
  一匹马越过悬崖跳上南边的山冈
  
  
  成群结队的马,正奋蹄趟过北方的河床
  北方的河床上,正经历一场肆无忌惮的践踏
  
  
  一匹马正从我的身体中走出
  我从容骑上马背,一路西行
  
  
  2011。11。22。夜23点43分
  
  
  
  《零下10度》
  
  
  零下10度,太阳的耳朵冻得通红
  我在山坡上呼喊太阳的名字,也被冻得通红
  雪花叫嚷着,他们这些孩子
  他们看见,所有的房子都在零下10度
  
  
  我从房子里走出,环顾四野
  我看见,树木僵直的身子也在零下10度
  
  
  2011。11。23。凌晨00。12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3 17:07:53

          这俩诗让我顿觉新鲜,好久没见这样的诗歌了,明月也好久不写这样的诗。我在品味。因为这种诗,只能品,不能说。云徘徊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3 17:46:05

          如好酒一壶。总强

  • 伏牛狼

    评论于:2011-11-23 20:30:13

          气象万千的诗歌意象,在“西风响起”的时候,总有“零下10度”的清醒,于是诗歌进入了更高的境界。继续欣赏,需要慢慢品味……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6 22:55:45

          扫花网不要流传拍马风好不好!既然都说好,我倒真想看看究竟好在哪里?妙在哪里?请高手或作者自己分析分析诗的妙处,说实话,在我看来,在故弄玄虚,玩文字游戏而已!无聊!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6 23:30:47

          我喜欢这样的好诗!而不喜欢扫花网推荐的不少所谓的“好诗”。如果“好诗”好到不少人都不知道它究竟在表达什么?或者总是那么生涩难懂,那么好诗再好,也就成了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所以,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我真的希望扫花网的大编辑们,多推荐一些“送煤工”这一类让大家都能明白、相对浅显易懂的好诗。即使这首诗也有那么一点点欠缺或者遗憾,但我也总觉得远比那玩弄文字游戏、曲高和寡的所谓“好诗”强百倍!如果你们总是很有雅兴曲高和寡,让人不知所云为乐,那也请你们多做些诗的剖析,让我们这些普通人也能明白你们这些大作的妙处。同时也真诚希望在这洁净的文学之地,少一些恶意奉承的溜须拍马。拜托!!! 无翼鸟!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6 23:31:45

          我不喜欢扫花网推荐的不少所谓的“好诗”。如果“好诗”好到不少人都不知道它究竟在表达什么?或者总是那么生涩难懂,那么好诗再好,也就成了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所以,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我真的希望扫花网的大编辑们,多推荐一些“送煤工”这一类让大家都能明白、相对浅显易懂的好诗。即使这首诗也有那么一点点欠缺或者遗憾,但我也总觉得远比那玩弄文字游戏、曲高和寡的所谓“好诗”强百倍!如果你们总是很有雅兴曲高和寡,让人不知所云为乐,那也请你们多做些诗的剖析,让我们这些普通人也能明白你们这些大作的妙处。同时也真诚希望在这洁净的文学之地,少一些恶意奉承的溜须拍马。拜托!!! 无翼鸟!

  • 罗飞

    评论于:2011-11-27 09:33:00

          这首诗属朦胧诗,诗人把自己的感受不直白表达,而用些象征性的意象表达出来,反而耐品,耐读,给人美的感受。中国古代朦胧诗的鼻祖就是那首“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诗究竟在表达什么,爱情?事业?或者心中一时的感受?人们不明白它究竟在写什么,但能感受到它的美,它的象征,它的寓意,并且随时能将现实和诗境结合起来。(如果说这是首爱情诗,且不是这么含蓄的表达,而是写成那种“我的爱兮在山巅,欲望从之道路艰”之类大白话诗,美感就会大打折扣。诗歌嘛,就是把普通的生活经过艺术加工让人感受其美,表现其手艺,就象把普通的食材经过精心烹制后更让人享受美味一样。)后来出了个朦胧诗的大诗人李商隐,李商隐名诗《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至今无人知道其究竟写的是什么,但却是千年传颂的名篇。作者的这首西风,首先在韵律、节奏、意境上达到完美的结合,给人充分的美感,且不说其写的什么,已经给人美的感受了。就象那首《忐忑》,无词,无意,但旋律却击人心。然后我们观其意,这首诗,透着作者对不羁的追求,征服者的豪气,同样可以用来象征很多东西,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味和感受。作者自己究竟象表达什么,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诗发表出来,就属于大众。我们诗着套一种意象来看,比如油菜花,明年春天,大坪可能就是满山遍野的油菜了,作为大坪乡的行政长官,引导群众种了万亩油菜花,究竟明年效果如何,作者有自己的隐忧“手中马鞭已经折断”,足见心情之急迫;“有嘶鸣的野马等我驯服”,油菜花生长并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比如干旱,严寒,都可能导致油菜效果,所以对这不羁的油菜花,也是要象马一样驯服的;“向西”“一路向西”,这些词不断出现,向西是不能停下来的;“我看见,岩石的内部有一匹马。我看见,山顶的树上有一匹马”“一匹马挣脱缰绳冲进北边的谷口,一匹马越过悬崖跳上南边的山冈”,大坪油菜已经露头了吧; “成群结队的马,正奋蹄趟过北方的河床。北方的河床上,正经历一场肆无忌惮的践踏”,长势密密匝匝,哦,铺天盖地的油菜就要盛开了。“一匹马正从我的身体中走出。我从容骑上马背,一路西行”,沉着与自信。

  • 罗飞

    评论于:2011-11-27 09:48:40

          无论作者想要表达什么,在一种心境下,就会有这种心境下的印痕。至于和煤工那首诗孰优孰劣的问题,都是扫花推荐作品(煤工一首还上了扫花红榜),其实是两种风格的问题。你不能要求扫花所推的全是煤工这类传统的诗,也不能全是这类象征意味浓厚的诗。无论哪种风格,只要作品好,都会推,只不过现在写那种传统诗的人太少了,写得好的又太少了。至于你说的“恶意奉承的溜须拍马”,在扫花根本不存在,一切靠写作实力说话,只是您一直对作者身份念念不忘,就有问题了。象那个和尚背女人过河的故事:老和尚和小和尚一起过河,见一女人过不了河,老和尚就背那女人过了河。过河后走了老远,小和尚仍忿忿:师傅呀,咱们出家人怎么能背女人。老和尚说,我早都放下了,你还没放下吗?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7 10:27:41

          西风响起,是有特定的指向,不能光看到是“季风”;而那两匹马生动了塬上的风景。无论西风怎样响起,“零下10度”的寒冷,足以让诗歌者清醒。冬天来了,西风紧了,“春天还会遥远吗”不是寓言的设问,太阳的“耳朵”能听见走出这房子树木僵直的动静——仔细再听听。

  • 赵静端

    评论于:2011-11-27 18:32:31

          先不说这首诗,先说说诗,那些实指也好,虚指也罢,豪放也好,婉约也罢,朦胧也好,铿锵也罢,这都城是一种表现方式,可以言志、抒情,可以吟咏,可以放歌,可以托怀,可以表意,可以冷眼向洋,冷嘲热讽,可以呼号呐喊、推波助澜。众类众妙,各有千秋,每个人眼光和爱好不同,对诗的派系有分歧,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大力褒扬自己所爱的同时却声嘶力竭地贬低别的派系。诗之万端,犹人之形形色色,犹万类植物小草,每一种生命都值的我们尊敬,都值的我们欣赏。因为他们一样活的独一无二,活的有自己的骄傲。我们可以交流,可以研讨,但决不是否定。每一类诗都有他存在的理由和空间。不欣赏不等于他没内容,不等于是无病呻吟。我相信凡是为文之人,每一首诗都有作者自己的指向,而这种指向,有的能让人轻易走进去,而有的不一定让所有人的都能走进去。授众的多寡和诗之好坏并无关系。所以,针对一首诗,我们可以解读文本本身,也可以绕过文本本身而欣赏和学习其中的技巧。

  • 赵静端

    评论于:2011-11-27 18:45:05

          说到这二首诗,窃以为是一种西式的表达方式。反复,颠倒,回环,重复都只为一个目的,强化和加重诗意的本身,让某种情绪澎湃、磅礴、对冲。就本诗而言,应该是陶公的两句,“猛志固常在和有志不获骋”是这两种思想的激烈冲撞和博弈。外部环境和内部环境的冲突、外在条件与内在条件的冲突,权力大小与整体气候的冲突,这都是诗本身所要表达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尾句从容一词让作者的率性和本性磊落而出。所以,本人以为,这首诗不是像楼上同志所说的不知所云。若真要说不知所云的话,那也意味着自己的知识量积淀不够。 第二首诗的尾句显然是有问题的,“树木僵直的身子也在零下10度 ”树木之所以来年会回春发芽,就是因为在冬天,它的体液不会冻,而是保持一种相对的休眠,所以,它自身应该不会零下10度。以上个见,欢迎探讨,飞花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7 21:33:20

          看见这首诗让我看见诗歌的末路,没有信仰的年代,诗语无从,技巧横生,美无所适从,期待新一轮的...... 这首诗让我语无伦次,次语无伦,语次无伦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8 21:20:07

          飞花把这首诗歌诠释的非常完美,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 游客

    评论于:2011-11-28 21:50:33

          作者说“树木僵直的身子也在零下10度”,应该理解为“我从房子里走出”看那些树木的心态。引申开去,也许就是对这个世界的内心看法。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11-11-29 18:38:26

          风的节奏,酒的浓度,猎猎成韵。


  • 共1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放歌5A嵩县(春晚简版)

    下一篇:西风响起(外一首)

    >>>  返回作者明月居士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