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上

王海洋
2011-12-05 18:18 分类:记事  阅读:927  作者文集
  恒娱、冰皓、宇龙是我们七五班的三名男生,三个鬼精灵、捣乱虫,每个老师提起都头疼,但似乎也无可奈何。
  恒娱是个乐天派,看来家庭条件很好,一副玩世不恭游戏人生的姿态,四四方方的脸上常挂着挑衅似的微笑,这笑是他的招牌、旗帜和标志。课堂上老是嬉皮笑脸,笑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白里透红的脸常笑成一朵花。
  冰皓,个矮,头小,头发蓬乱地斜贴在前额,一双充满狐疑的眼睛总是机警地扫视四周,像探照灯一样时时在搜寻自己的目标。
  宇龙,平头,精瘦而有神,面色微黄,瘦削的脸上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语文课上,三人串通似的,专门气我,老是严肃不起来。三人的座位在班上呈三角形排列,三人就是三角形的三个角,课上只要我言归正传,切入正题,讲得滔滔不绝声情并茂的时候,三角形的三个“角”就动起来了。恒娱歪歪斜斜坐在凳子上,凳子一脚着地,以凳子的一腿为轴,他把自己的身子旋转得像个陀螺,全班学生瞩目,我严厉地指着他,示意他认真听讲。冰皓一看便乐了,指着恒娱大声说:“老师,他像猴。”全班爆笑,我手指冰皓怒斥:“多嘴!”宇龙见缝插针:“老师,他是公猴,不是母猴。”全班哄笑,我也被气笑了,课堂乱成了一锅粥。三人就这样你说我接,似怕话语掉落地上,唯恐课堂不乱。
  我爱看书,一天早读在学生如潮的读书声中,我抽出胳肢窝下奥地利茨威格写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开始看。当我巡回在教室时,三个机灵鬼便探头探脑直瞅我书的封面,可能他们窥见了醒目的书名和书名下烛光里静思的少女的画面,于是他们三个像破获天大的机密一样,相视挤眉弄眼一笑:“黄书”,“黄书”,“黄书”,三人连珠炮似的一唱一和,不怀好意,“哈哈哈……嘎嘎嘎……”如潮起伏的读书声中,我听得有点刺耳。很生气,想解释,但我又觉难为情。因为书中的确有情爱描写的细节,但这些描写绝不露骨和污秽,委婉而含蓄,是人性人情的自然流露,它显示了作者高超的语言艺术,彰显着不朽的文学价值,它是文学名著。但我能这样解释吗?那会越解释越糊涂的,无奈只有咂嘴垂头作罢。
  又一次早读,我捧着钟建乐的小说散文集《生命的浪漫》在读,三个鬼精灵又从“浪漫”一词想象开去,添油加醋了:“浪漫”,“浪漫”“浪漫”,三人依次念叨,“黄书”,“黄书”,“黄书”,三人一唱一和,最后又“嘎、嘎、嘎”夸张的笑起来了。我懒得解释,只恨他们烦人,无聊极了。
  更多时候,课堂上三个捣乱鬼扭头以目示意,互通暗号,我知道他们“居心叵测”,紧接着三双眼睛齐刷刷地开始盯着我,我动,他们的目光随之而动,聚光灯似的如影随形,如魅如魑,幽灵一样,那束束强光常常灼得我皮肤发痒,发烫,躲之不及。这时我坚持不看他们三个人的眼睛,我故作镇静地讲课,我知道我不能上当,为了全班学生。但是我低估了他们的忍耐力,通过眼睛的余光我发现他们一直在坚持,还不时伴以漫画似的鬼脸,向我挑战,并且还均以夸张的咳嗽声开始“挑衅”,我有点恼怒了,但不幸的是我失败了,我还是被他们逗笑了,全班随之成了笑声的海洋,他们的“阴谋”得逞。
  一个回合刚刚结束,他们马不停蹄开始了第二回合,仍想把我逗笑,企图把课堂搞个底翻天,“这还怎么上课呢?”我真的被激恼了,不由分说,我发疯似的怒斥三个捣乱鬼,但他们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游戏中,津津有味,意犹未尽,咧着嘴笑着,似为自己的胜利欢呼庆贺。我越发恼了,却不知怎么,此时厉声批评中我竟忍不住眼泪直在眼眶打转,眼角湿润,瞬间我感到管不住三个调皮鬼的委屈和在学生面前满眼含泪的羞赧,学生似乎看出了我眼睛的异样,全班霎时静下来了。
  下课后,可能班长及时报告了班主任,三个捣乱鬼应是吃了批评。随后他们三人追着我的屁股致歉:“老师,再气你,我不是人”恒娱说。“老师,再气你,我也不是人。”冰皓顺着溜。“老师,再气你,我也不是人。”宇龙不甘落后。我一时诧异,吃惊地望着他们满脸的严肃和真诚,幼稚和天真,不禁笑了:“谁要你们辱骂自己!老师原谅你们。”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的道歉,似一股冷风袭过心头,刺得我心生疼生疼,我的心湿漉漉的。
  这三个小顽童啊,有时真有呼风唤雨“搅得周天寒彻”和“大闹天宫”的本领,他们总想从我身上演绎一些黄金时代流金岁月的“奇闻异事”,不免让我好烦好无奈。但平心而论,这仨小子不笨,都挺聪明和懂事,课堂上大部分时间也挺安分,总体而言课堂上我还是能控制局势的,大多时候在“传道授业解惑”中我还总是能挥洒自如的。这三人也常有认真听讲和记笔记、读书、练习的时候,每当这时我又会忘掉他们的不是,一个班级又和谐如诗,明媚如春。七五班曾经两次在大型考试中语文成绩夺得全级(共六班)第一,令我欣慰。有时想想,毕竟是学生嘛,活泼调皮总比一潭死水好吧,满腹不快瞬间便如云消散。
  酸甜人生,苦乐年华,教书的日子本也如此。平静无痕的水面,偶也会风生水起,荡起层层涟漪,水波潋滟;偶或狂飙漫卷,波澜壮阔,谁说这不是风景呢?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吧。
  2011-12-5
  • 游客

    评论于:2013-07-24 18:43:07

          这样的美女在钟建乐长篇小说(春眠)里有细全长广抒描!

  • 游客

    评论于:2013-07-24 18:45:31

          女老师好色道!

  • 潇湘客

    评论于:2013-12-31 11:05:25

          王老师是不是在大章三中执教过啊,教授语文?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从鸟巢中醒来

    下一篇:幸福,何处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