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赵静端
2012-02-10 08:3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90  作者文集
  流年
  
  打篮球、斗地主、喝酒或者茶
  消磨的都是等长的光阴
  窗外或人群外的雪花,都在纷飞中
  变成过去,包括渐渐冷下来的炉火
  渐渐凋零的爆竹声
  
  赢或者输,都不是寥落的心境
  几杯小酒小菜,惬意的
  是指间挥斥方酋的感觉。
  指点一杯酒的归属或掐定
  一把牌的生死八字,这有些
  超出易经夸张
  
  一个写意的传球,有技惊四座的余韵
  奔跑的脚步,使得不惑之年的白发
  回到最初的河流。有人壁上观
  有人如坐针毡。飞奔的篮球没有醉酒
  那些掌声,像零星绽放的迎春花
  点缀着那记妙传的风向
  
  比分轮番胶着,多么像我们身后的拼搏
  很多时候,你上不上场
  各有各的精彩。客场或主场
  看客或宾客,甩出一把牌
  投出一个球,你不用左右结局
  也不用看透或点透,最后的结局
  2012.02.09
  • 游客

    评论于:2012-02-10 21:03:59

          酋字采错了,晕。遒。花

  • 烈日秋霜

    评论于:2012-02-12 21:40:53

          岁月深深深几许?一赌输赢自是有神韵。写意自在,写实自得,交错纵横处,挥洒见真情。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春意》

    下一篇:烟花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