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说上坟

罗飞
2002-09-23 09:58 分类:记事  阅读:1267  作者文集
  
  
  在老家,民间上坟扫墓的时间是农历二月初二。到了这天,乡下的田野里,或独行,或三五成群,或聚在一起,到处见到挎着供香篮子、篮子上放着白纸、鞭炮的上坟人。
  上坟的仪式很简单,先要找着自家的坟头,这两天因为搞平坟火化,过去那种高高地土堆坟茔已经很难见到;加上好多坟是在别人家的地里,年年犁地、耩地把坟头平了又平。上代的坟还好找,隔代的老坟,大多在外地的荒坡野岗,年深日久,或遇自然破坏,或遇人为改造,不少已难找到正确的位置。又加之坟多建在先生看过风水较好的地方,而这样的好地方,是通常不会只有一家建坟地的,常常是个坟场,要在隐隐约约的土堆中,辨出自家的老坟的准确位置,还真是个技术活。之所以对找坟这项拉杂说这么多,是因为我本家的一个二娘(伯母),有年独自辛辛苦苦跑了几十里到老坟地上坟,回来一问方位,却是上错了坟,把别人家的坟上了,成了村人的笑柄。
  找着坟头之后,接下来是修坟,把坟头重新隆起来,坟前放上一块大石,做地下人的脚蹬石。此石也算是给坟做个标记,便于提醒过路者这是一个坟头,也便于来年上坟寻找。
  接着是正式的上坟仪式。在坟上插上几根树枝,然后便挂白纸条。这些白纸条通常宽一公分左右,长三四十公分。上坟者一般都会将其挂得密密麻麻,让整个坟头显得白花花的。不知挂白纸的风俗起于何时、何地,寓有何意。每年二月二后的一段时间,整个乡间随处可见白纸条飞舞。有的白纸就挂在房子地墙角下或院子里,因为那里可能是某家的老坟所在。乡下人久已习惯,并不觉得恐怖。
  然后就是在坟前燃香,摆供香(香供)。我们这儿大多是一碗馍,一碗油炸果子。或者再加一碗油炸红薯面疙瘩或花角,一碗水果。接着点纸箔、纸钱,磕头、放鞭炮。上坟完毕。
  上坟者,有声势大的,几十上百个人共上一个老坟;也有茕茕独立的上坟者,独上一个同样茕茕独立的坟。儿孙多的好处,在二月二这天才算最明显地展现出来。那些在坟头说笑的大人,嬉戏的孩子,充分证明了某一家族的人鼎昌盛。
  乡人重视同宗之情,说和谁是较近的同宗,常用“我和某某是上一个老坟的”。同上一个老坟,成了凝结同宗亲情的纽带。
  父亲曾对我说,越是在外当官大的,对上坟越重视。我留意了下乡里那几个在外面有些作为的人,确实每年二月二必开着小车,举家回来上坟。在中国传统的命理文化中,坟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个埋葬祖先的土丘,而是还深含着风水、命理学的玄机。比如,说一个人发迹,便说那个人“祖坟冒青烟了”。越是事业发达的人,越在思想着重视并倚赖祖坟的风水。那么每年的上坟,对于这些人,通常还带有守护风水的深意。
  年少的时候,对上坟颇不以为然。而后读《论语》,至“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一句,不禁恍然大悟。上坟是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却表达了人们对祖先的崇敬与追念。这种形式里不但有中国的孝道,还有祖先崇拜及“根”情结。上坟这种“礼”,潜在地凝结了国人的意志和精神,能够促使“民德归厚”。孔子之所以对“礼”推崇备致,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并不厌其烦地在祭祀、丧葬等场合推行各种烦琐的礼节,是为了让践行礼的人或者身在“礼”中的人,为礼的华美或肃穆所震撼,进而对礼的内涵有更多的吸取、重视和神会,从而在人们思想中凝结出一种孝义的精神。后人对礼的繁琐、铺张、奢华、机械多有误解,有谁能理解这种仪式的本身的意义及孔子经营“礼“的苦心呢?明白了这些,就会知道上坟其实是一件顶有意义的事。
  二月二,我们回家上坟。
  
  2012年农历二月二凌晨
  • 游客

    评论于:2002-09-23 18:11:33

          中!

  • 春水

    评论于:2012-03-02 20:47:45

          说“礼”透彻,绝妙好“辞”!

  • 春水

    评论于:2012-03-02 20:48:42

          说“礼”透彻,绝妙好“辞”!

  • 春水

    评论于:2012-03-02 20:49:13

          说“礼”透彻,绝妙好“辞”!

  • 青纱

    评论于:2012-08-17 16:20:54

          可见各地的风俗不同,我们这里是农历大年初三和清明上坟,二月二上坟还是第一次听说,又长见识了。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随手写嵩县】乡野拾零(伊河水村、童子庄)

    下一篇:天池山記(天池山筆會作品)

    >>>  返回作者罗飞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