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的楹联

万志敏
2008-08-04 22:48 分类:记事  阅读:2076  作者文集
  成都望江楼有楹联一副:
  
  “引袖拂寒星,古意苍茫,看四壁云山,青来剑外;停琴伫凉月,余怀浩渺,送一篙春水,绿到江南。”
  
  莫名就喜欢这副对联。
  
  “引、拂、看、来”,“停、伫、送、到”极具动感,“袖、星、云山、青”,“琴、月、春水、绿”又鲜明耀眼。“古意苍茫”,“余怀浩渺”,俱从“山”、“水”中着眼,含有无限感慨。这“山”是“大江来从万山中,山势尽随江流东”(明高启《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的山,是“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的山,也是“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的山……这“水”是“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水,是“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争长”的水,也是元杂剧中关云长单刀赴会,击楫中流感慨的“这不是江水,这是五百年流不尽的英雄血”的水……整联动静结合,悲怆与奋发交织,激荡着一股昂扬不屈之意。
  
  不知道撰联人是谁。想象中这人该是一个落魄的文人,青衫长髯,面如古铜,眼光锐捷,身影飘忽,如金庸笔下的桃花岛主黄裳黄老邪,在不经意间露了一手“文”功。这些满腹锦绣、字句珠玑的古文人啊,每于仕途失意之时,寄情山水之间,临风把盏,放眼烟霞,焕发出高洁的光彩。此何人,家居何方。怎么样的锦心绣腹,才能化为满天彩绸,化为云烟文章?让人击节称赏,仰慕不已。
  
  余生也晚,心慕古人。在中国历史上的科举长榜上也不过冷冷地标注着四百多个状元的名字,他们早已灰飞烟灭,成为一串串生硬的符号。而在皇榜的背后,却有无数鲜活的生命用黄灯青卷撑起几根嶙峋的傲骨,用榜下的血泪打熬迷茫的信念,用归乡的潜藏来冷贮灵性的触角,用无定的漂泊来麻木敏感的神经,天光月色下,他们的生命曾经何等的萎缩。一旦遇到高山大泽,川原形胜,一旦遇到快意恩仇之事,慷慨悲歌之情,伫立风尘,登临送目,此时已忘记了帝乡凤阙,忘记了一世功名,他们一挥袖,一凝眸,便有惊人的爆发力,无边才情井喷而出,化为诗词曲谱,化为凝固的血与火,千年之下仍有烫手的温度,逼人的英气。
  
  试作一联,权为续貂:
  
  剑外云山青,寒星一时,天然画图增颜色;
  
  江南春水绿,凉月千年,先生情怀壮壑邱。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难忘《人生》

    下一篇:落泪的理由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