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粹的骄傲

万志敏
2008-08-04 23:10 分类:时评  阅读:310  作者文集
  
  
  作为一个中国人是自豪的,有名古语叫做“相形见绌”,一对比就比出许多优势来,四大发明不必多说了,我们的国脚不行,但足球却源出我国古代用毛皮缝制的毬,《红楼梦》中蹴毱(打不出原字)那劳什子就是这玩艺儿;一秒钟几千万次运算的计算机有什么了不起,它祖先还是百十个圆珠儿的算盘。兵马佣早出国露脸去了,而日本的和服是活生生的三国时吴服,更引人注目者,一股“掘宝热”风靡一时,报摘:
  
  “北宋时济南刘家铺广告堪为世界上第一张广告,中心有白兔捣药图案,配以商店名称,经营项目,产品质量等,图文并茂,内容完整,比西方一四七三年英国出现的第一张广告要早八百年。”
  
  老外来了,请吧,长城、故宫、颐和园,还是敦煌、龙门、大雁塔,中华民族确实使外国人大饱了眼福,羡得眼红。“家有敝帚,享以千金”,何况这震人心目的国粹,更应修葺造缮,大加宣扬,很有必要,远洋示威,以震环寰。
  
  一时,炎黄子孙,华夏贵胄,无不以粹而欣喜,这实在是无可指责的,我们的祖先确实伟大,替后代争足了面子,这谓之中国人群体的自豪处。
  
  但似乎我们没有对比宇宙飞船、集约农业、三A革命、软科学的研究等,落后是要挨打的这谁也知道,但“君子之泽竭三世而斩”,祖宗的荣耀并不是一剂灵妙的膏药,可以医治百病,历史的剪刀总有一天要剪断这根国粹的辫子,那时我们的后代既失去了远祖煊赫的国粹,又没有父辈丰厚的遗业,拿不出东西和洋哥们夸比,不大哭大骂才怪呢,这谓之中国人群体的沉重。
  
  自豪是事实,沉重是必然,但沉重的本身不正是一副重担,是我们这代中国人肩负的重任。
  
  
  
  (1987.09.写。语文报1988.02.今日整理,想笑,少年时的心怀,觉得天地都是自己的,立此存照)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奥运随感之一:“在乎”与“耐烦”

    下一篇:闲话手抄书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