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夜

何美鸿
2012-03-06 14:31   分类:情思   阅读:1003    作者文集

  仿佛是在忽然里睁开眼,我觉察四下里一片黑暗而阒静。我听见自己匀停的呼吸。亲爱的,我又被自己的灵魂吵醒了。我的梦总不是做不到天亮。无眠就像个调皮而倔强的孩子,经年累月在这样万籁俱静的时刻造访。

  也许我该喝点红酒,你曾说,那样有助于睡眠。可我还没有来得及尝试。其实我从来没有打算真正去尝试。或者我只是怕自己真的会醉,怕自己原本如酲的忧心会梦到天亮都不能醒来;或者,我真正只是怕新炊未熟黄粱梦断的惆怅。

  这刻也许醒来得早了些。其实这刻我只是处在一种半眠半醒的状态。如果明晨不用早起,我想我是喜欢这样黑暗中的寂静的。你知道白昼里总是充满了喧哗,充满了吵嚷。我要一个安静的空间,去除尘世的纷扰,褪去俗事的枷锁,来放飞我如窗外那株悬铃木一样蓬勃茂盛的遐想。

  窗外那株悬铃木此刻正浸润在淅沥的雨水中。三月里的小雨。雨声清脆而有韵律地响着。我知道我将整晚来聆听。真的,我不烦。也许这样的雨声还算不上天籁,但我想这正好可以作为一阕乐音来衬托我黑夜里飘扬的思绪。

  黑夜里的思绪时常不由我做主。前面我就说过我只是处在一种半眠半醒的状态。这刻我的思绪被窗外淅沥的雨声牵引,继而脑海不由自主地攻击起万物相谐相生的巨大命题。是的,你听,窗外那悬铃木的枝叶在雨声的浸润里是多么和谐。黑夜中的阒静和我此刻的内心是多么相谐。世间许多的事物,莫不是在这样的谐和里并存。比如树根与泥土,比如潮汐与海滩,比如蜜蜂与花蕊。比如,一场共赴生死的爱恋与对的时间两个对的人的相遇。

  我遥想曾经起某个同样的不眠之夜。我记得那晚窗外映照进来如水的月光。我爱那样的有月光的夜晚甚于这样的雨夜。这不禁令我感叹,世间许多事物相谐相生,世间许多事物却也注定无法共容。比如那晚的月光与今夕的雨。比如满天阑干的星斗与晨曦。比如苍穹与大地永恒的距离。比如,你日渐淡漠的关注与我深入再无从淡出的记忆。

  世间的事物可以有万种的阻遏与束缚,可是,如果我愿意,一切的不可能都将被打破,它们都将在我停不下来的想象里被重新分化,组合,再生出因缘与际会。比如那晚的月光与今夕的雨。我让它们同一时刻出现在我唯美的生命画卷里。你可否允许我想象,在淋着三月的细雨中同时披戴着如水的月光是怎样美妙的场景?在我的想象里,一切的过往都被我剪贴过来严丝合缝地覆盖在此刻。你可否允许我想象,把我与你别离的结局无限地向过往推移,直到你曾说你会一直陪着我的那一刻?

  黑夜将尽,思绪却难将息。我聆听到窗外的雨声渐渐小了,蔓延的思绪却还任由着这三月的雨和着月光缠绕交织。我想起这是早春。亲爱的,那些惜春伤春的忧愁别绪已在过往的某个春季里透支,这刻我的心境比夜更宁静。我望着熹微的晨光渐渐从窗外映照进来,聆听着窗外不知名的小鸟的鸣叫声,想起春天原是多么美好。我相信,一定曾有某个时刻,某种情境,让我们同气相求,同声相应。我想这已经足够。亲爱的,早安!



上一篇:那个地方在墙壁的地图上

下一篇:无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