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的黑蔷薇

朱文科
2012-03-06 17:05 分类:游记  阅读:911  作者文集
  江南多古镇。古镇如蔷薇花,朵朵盛开于山野,于河岸,于田园。这些花儿,或乳白,或金黄,或粉红,紫黑,风姿各异。乌镇,却是最黑亮的一朵,别具风情万种。
  来到乌镇时,正是梅雨季节。柔柔的风,细细的雨,盈盈的女子,小桥流水人家,一幅美极了的水墨画。作家彭学明在《一墨乌镇》里说过:“乌镇的底色是墨色的。”确实,进入乌镇,仿佛置身于历史与现实交错的空间,有种与历史时空不期而遇的感觉,一股氤氲厚重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黑色的瓦房上,“乌镇”两个匾字,闪着黑色的光,映照着它的古朴,安详,清秀。它睡得太幸福了,太香甜了,沉在晨雾里,迟迟不肯醒来。步入大门,万千垂柳,郁郁葱葱,染了墨一般,在微风中飘动绿意。三三两两的乌篷船,倚靠在码头上,船夫大多是中老年,黝黑的脸庞,仿佛屋顶的瓦片,饱经风霜,安定平和。这份浑厚的凝重,曾经沉淀多少历史往事。
  一弯小桥,闯入眼帘。桥上雕花木栏,左右连结,历经千年,屹立不倒。桥下有水栅栏,乃古时水路进出关卡。传说踏走双桥,必须男左女右,走一遍桥,须分左右两半,走此桥便可左右逢源。逢源双桥,由此而来。难怪乌镇自古人杰地灵,古代曾出过六十四名进士,一百六十一名举人。现代文学大师茅盾,生于斯长于斯,为它增添了几分显赫。突然,一蓬舟瘦瘦而来,船夫摇着撸,咿呀咿呀作响。我分明看见童年的沈雁冰,欢跳在水乡交响曲,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在烟雨弥漫中,搜索悠悠岁月,演绎过的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林家铺子》里的林大娘、林小姐、寿生,以及《子夜》、《春蚕》里的人物,都活跃在其中。
  江南之美,美在小桥流水的韵致。而乌镇偏偏多桥。从应家桥到财神湾,不足七百米的河面,横卧八座古石桥。卖鱼桥,浮澜桥,白娘子桥,宫桥,姐妹桥……,每一座桥,犹如蔷薇花的花瓣,滴滴翠翠,招招摇摇,善解人意。站在桥上,眺望乌镇,是一幅水墨画。高高的屋檐,黑黑的窗棂,窄窄的街道,幽幽的水巷,瘦瘦的乌篷船。烟起雾路,草长莺飞,垂柳依依,水阁逶迤。桥,连接河两岸,连接历史,连接未来。一座桥一段历史,一座桥一个故事,一座桥一幅诗画。一边是民居栉比,一边是翠田绿树。近百座小桥,不仅支撑起一个古镇,也沉淀了古镇的文化,承载中华民族的智慧与历史。
  青砖白瓦,古旧长廊,乌蓬摇曳,青石板悠悠。氤氲的水气,朦胧了古街。游人越来越多,步伐越来越响,乌镇终于醒来,露出水的温柔,水的灵动,水的诱惑。打着小花伞的女子,款款而来,蔷薇一样多情又芬芳。那芊芊细手,抚弄小镇的前世今生,也指向小镇的未来。雨滴顺着廊檐在空中跳跃,表演着飞檐走壁的轻功,然后滴碎在河面,漾起一圈圈波纹。一朵朵蔷薇花,紫黑的蔷薇花,鲜活地开放。三五成群的村姑,在河边洗衣,朗朗的笑声,不由想起了古代“浣纱女”。一不留神,就会穿越到春秋战国,穿越到吴疆越界,让人迷失在历史与现实交错的时空里。桥下的水是乌镇水灵灵的眼,水上的桥是乌镇弯弯的蛾眉。乌镇,宛若一朵千年不谢的蔷薇花,美丽,圣洁,柔情。有花儿的世界总是美的,何况是更让人久久留恋,不舍离去。
  乌镇是一朵紫黑的蔷薇,蔷薇是多情的,浪漫的。在这里,你才能找到戴望舒笔下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遇到“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也只有在这里,你才能走进徐志摩笔下“寻梦?撑一只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的意境。我想,戴望舒和徐志摩一定来过乌镇的,才会写出乌镇一样缠绵悱恻的诗。这两个诗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钟情一朵“丁香”,一个不爱自己的女子,后者游离于几朵“蔷薇”,不会在不爱自己的女人身上浪费时间。亲爱的读者,有机会请去乌镇,看看乌镇的水,过过乌镇的桥,坐坐乌镇的乌篷船,没准能碰到一场艳遇。当然,至于你遇到是“丁香”,还是“蔷薇”,那要看你的造化了。
  • 青纱

    评论于:2012-03-07 12:05:49

          美丽的乌镇,美好的梦想,来这里寻梦,即使寻不着,也会留下一生的回忆,好文笔。

  • 游客

    评论于:2013-02-04 13:54:38

          有图么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春天来了

    下一篇:延安的窑洞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